第24章 八奇技之一风后奇门

诸葛青的意识进入内景,再一次给自己卜了一卦。

这个过程只在几个呼吸间完成。

“下下吉……”

诸葛青盯着王也,露出一种想要认命又不甘心的表情,只见他沉声道:“或许真的如你所说,我的确逃不掉这一败的命运。”

“或许这一败真的会击碎我所有的尊严……”

“但有些东西对一个术士来说比尊严更重要,那就是真相!”

诸葛青睁开眼,眼中充斥着普通人看不到的蓝光,场上可能只有同为术士的王也可以看到。

王也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

就听诸葛青语气坚定的说道:“就算要败,我也一定要知道究竟是败给怎样的力量!”

“奇门显像心法!”

双目两道精光冲向云霄。

这一幕,在座的观众看的一清二楚。

“我没有眼花吧?”

“那是一种什么力量?!”

“这场比试简直超神了!”

“奇怪,我咋不觉得?虽然刚才改变地貌的那招挺狠,可他们的攻击节奏也太慢了,打打停停的……”

“你懂个屁,人家是这是在斗法,还是斗的旗鼓相当啊!”

“……”

耳边听到众人的议论,带着黑色圆帽的诸葛白泪水止不住地从双眼中流出。

“旗鼓相当?”

不要开玩笑了!!

这些外行人看不懂,但他也是一名术士,场上的变化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哥哥诸葛青,站在坤土位使用的土河车被站在其他位置用出的土河车压制……

站在离火位使用的赤练竟然被木属性法术克制……

用木去克火,这不是旗鼓相当。

而且他的哥哥一直被碾压!

诸葛白真的很想大喊一声,让哥哥诸葛青停下来,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他不想看到哥哥惨败的样子!!

可惜诸葛青听不到他的心声。

恐怕即便听到也不会在意。

因为对于现在的诸葛青,搞清楚王也到底使用什么样的能力才是他目前最在乎的事情。

他不是不能接受失败,而是不能接受自己失败的莫名其妙,连对方用什么样的力量击败他都找不到。

这奇门显像心法,能够让他看到更接近事物本质的东西。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逼迫王也使用那种力量……

诸葛青开始极速奔跑。

“兑字——黑珫!”

正当诸葛青准备发动法术,然而意外发生,法术竟然没有被发动。

用不出来?

不管了!左右是个败!

拼……

一瞬间,诸葛青的身影出现在王也身后三米的位置。

诸葛青一脸难以置信,根本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自己整个人眼前一花,再然后就出现在这个位置。

整个人就像被瞬移了一样。

回头对着王也大喊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王也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沾了一滴鲜红的血液。

“膻中大穴受制,这样应该就够了吧……”

诸葛青低着头,难怪他没有使用出法术,原来是这个样子。

“我,认输……”

最终,诸葛青认输了。

王也明显松了口气,嘴角洋溢起一丝笑容:“呼~这就对了嘛……”

如今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超出他的算计,简单的斗了一场,大家谁都没有什么损失。

最关键的是他并没有暴露,回到武当山还可以继续混吃等死。

就在王也准备欢喜的离开时,突然察觉到背后一股恐怖的能量。

那种能量他无比熟悉,王也猛地看向诸葛青,“诸葛青,快停下!别算了!”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噗——!”

诸葛青口吐鲜血,体内的生机快速下滑,身体摇晃了两下,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王也一把抓住诸葛青的衣领,大吼道:“我叫你停下!听见没……”

诸葛青用尽全力甩开王也,艰难的站着,擦了一下嘴角,道:“只是想试着卜算一下大概就招惹如此严重的后果,嘿嘿,你用的这个术法果然了不得呀……”

“我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这场失败对我的意义很大,我就算死也不要败得如此莫名其妙!”

王也:(ꐦ°᷄д°᷅)

“你踏妈的……”

王也突然想到了啥,立马捂住自己的嘴,转身向天空拜了一下。

口中念念有词:“各位祖师爷在上,弟子不该口出秽语,罪过罪过!”

“唉…都逼的出家人说脏话了,我该说你什么才好呢?”

“算了,我本来就不应该来,既然来了,清静的日子就算到头了,这可能就是我的报应吧!”

“诸葛青,你看好了!”

王也一脚用力踏在地上,一个巨大的蓝色奇门局在诸葛青的眼中若隐若现。

诸葛青运转奇门显像心法,看着王也脚下的奇门局。

“这一局不过是普通的五行……”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王也脚下的五行奇门局竟然转了起来!

“怎么可能?!”

诸葛青的三观侧底崩塌。

众所周知,术士的奇门局往往都是根据天时地利进行摆阵,如果将奇门局比喻成天地固定的规则,术士只有使用权没有修改权。

王也道:“诸葛青,看清楚了吧?身在这奇门局中,我即是方位,我既即是吉凶。”

“时间、空间,四盘的生克都由我来制定!”

“在这奇门局中,我就是主宰。”

诸葛青泄气般的嘀咕道:“原来如此,败了,侧底败了……”

“王也道长,我认输!”

“胜者——王也!”

“什么呀?完全没有看懂!”

“就是就是,感觉莫名其妙!”

“不过瘾啊!”

由于在他们这些观众的眼中看不到奇门局,尽管刚开始的几轮法术攻击很牛逼,可是打打停停,最后不知道唠嗑几句话诸葛青就认输了。

就感觉很草率!

术士的比斗他们果然看不懂。

林墨同样看不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猜测。

“完全看不到的奇门局,可以自由操控五行法术攻击,术士的手段果然更加偏向修仙者使用的法术。”

不得不承认,他心动了。

看来要找个机会好好了解一番。

林墨奉承任何手段都有迹可循,看不到不代表就不存在。

看似凭空出现的东西,其实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些痕迹。

距离太远,如果让他亲自站在奇门局中,或许会有所发现。

张楚岚苦笑道:“不管是诸葛青还是王也道长都太厉害了,我宁愿和张灵玉对战也不想遇到他们。”

“晚了,明天就是你对战王也道长,现在看来胜算不大啊。”徐四感觉有些头疼。

最讨厌这种术士啦。

明天的张楚岚有危险了!

林墨开玩笑道:“实在不行,你们可以让冯宝宝今晚将他埋了。”

徐四顿时眼前一亮,“有道理!”

徐三黑着脸:“喂喂喂,你们可不要搞事情!不能败坏公司形象!”

林墨看了眼时间,感觉差不多就告辞,准备进行他那场的比赛。

比起他这场,观众明显没有诸葛青和王也那场的人多。

“儿子,这边!”

林妈朝着林墨招了招手。

林墨走过去就看到林爸一直耷拉着脸,背着一个大木箱,目光幽怨的盯着他。

“……”

林妈摸着他的脑袋,慈爱道:“你这孩子成天丢三落四,这么重要的比赛竟然连武器都没有带。”

“放心,老妈都给你带来啦。”

说着眼神示意林爸,林爸将背上的木箱放下,从里面拿出两样东西。

林墨看着这两样东西,嘴角微微抽搐,一把桃木武器和一尊木雕。

林妈道:“我儿快过去吧,就等你一个人了。”

此时,邓有福已经上场,明显已经等候多时。

林墨打招呼道:“有福大哥,让你久等了。”

“不碍事。”

邓有福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道:“还要多谢你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要不然这场比赛我就只能认输了。”

他也很无奈,关键时刻仙家闹脾气了,他哄了半天才勉强哄好。

那位不就是被老婆从家里赶了出来,至于将脾气发到他的身上吗?!

“选手入场,比赛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