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术士的正确打开方式

“王也道长,你有些操之过急了吧?!”

诸葛青这时说道:“我从不小看我的对手,也请道长不要小看我。我的拳脚功夫确实不如你,不过道长不会以为单凭这套熟练的太极功夫就能在我使出法术之前胜我吧?”

“你会的还真多,那就试试我这招云掌!”

王也再次冲上前,一掌拍在诸葛青的胸口。

“艮字——昆仑!”

王也惊异道:“竟然打不动?”

“唉……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王也毫无防备的向后方走去。

诸葛青眯成一条缝的双目中露出一丝温怒,感觉王也这种举动压根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坤字——水弹!”

感受到背后的风声,王也不紧不慢的躲闪着,并且拉开距离。

林墨看到这里疑惑道:“奇怪,王也道长为什么要拉开距离?”

和术士对战,一旦拉开距离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他怎么都没想到王也竟然会主动与诸葛青拉开距离,在林墨看来这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除非,这位王也道长有自信……

张楚岚看到林墨一愣:“你那场比赛结束了?”

林墨摇头道:“没有,我那场比赛推迟半个小时。”

“哈?”

“啥情况?”

林墨摊手解释道:“我的对手邓有福说他的蛇仙和他闹脾气了,并且请求我能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

张楚岚道:“你答应啦?”

“不是,你傻呀!邓有福唯一的手段就是请仙上身,没有这一招我都能吊打他。你要是不同意,他就只能认输,你怎么能同意呢?”

林墨嘴角抽了抽,他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谁能想到他们茅山老祖今早亲自坐飞机赶了过来,并且霸气的替他答应了下来。

还说茅山弟子绝不趁人之危。

他能怎么办?

这不,他离开前亲眼看到老天师赶过去来迎接王之灵老祖……

两位茅山老祖和林爸林妈都来了,要知道他们可是茅山明面上的全部战力。

全部来给他掠阵。

用林爸的话来说,他们茅山沉默了这么久,是时候露面了。

说实话,林墨心里非常感动。

同时也有一股不小的压力。

他们是孤独一注将宝压在他的身上,林墨也知道,如果他这一次无法拿到第一名取得通天箓,他们将会彻底脸上无光。

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豪赌。

赌林墨能赢……

同时,他也从林爸口中隐匿的得知,他爷爷的死因可能与王家有关。

茅山一直没有放弃调查杀害他爷爷林正德的凶手,只是苦于线索太少,这些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然而他们最近得到一条消息,在他爷爷下山的那段时间,王家曾有过一次秘密行动。

至于如何得到的消息,林爸没有告诉他,只不过林墨知道这个过程一定不简单。

查了十几年都没发现线索,最近突然就得到线索啦?!

都过去那么久,就算当时有线索也查不到的。

这个王家,是十佬会之一。

十佬指的并不是十个人,而是十个异人界强大的势力。

王家就是其中之一,王蔼就是王家在十佬的代表,同时也是现在王家的家主。

本来茅山当年有机会成为十佬之一,可惜十佬会建立的那年,茅山已经逐渐没落。

林墨回过神,道:“不说我了,看你这样子是赢了?”

张楚岚抓了抓头,“侥幸,侥幸而已。”

……

不提林墨和张楚岚这边,场上诸葛青已经施展出术士的手段。

土、水、火,各种属性的攻击层出不穷。

看的观众大呼过瘾。

一根巨大的岩石锥从王也脚下破土而出,一时大意下,王也的手背划出一道细微的血痕。

诸葛青停下攻击,道:“王也道长,你到底是有多看不起我?”

王也道:“此话何来?”

“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一名术士吧!”

王也没有否认,诸葛青接着说道:“一般人管咱们术士叫做奇人又或者半仙,他们觉得术士的攻击手段太过匪夷所思。”

“可是他们不知道,术士才是最讲道理的人……”

“术士讲究天行之礼,那是常人所不了解的一套世界运转的隐藏规则,正因为了解这一点,术士才能钻它的空子,甚至借助天地之力进行攻击。”

“或许在外人看来,术士是全知全能的,但在术士的眼中,自己只不过遵循这套天地隐藏的道理,在对的时间,对的位置,使用对的力量……”

“这就是所谓的逢凶避吉。”

诸葛青说着,一步一步走向王也:“王道长,之前你的对局我都有看,你的每一步都很合理啊!”

“虽然你没用过术法,但仔细看就会发现没事的站位每次都抢在当时的吉位上,一次可能是巧合,二次可能是意外,可每次都是这样就不得不让我怀疑王道长术士的身份。”

王也:“……”

“啧!讨厌!不能和你这种人做朋友!一点秘密都没有!”

王也低头叹气道:“哎……我是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能在你施展出遁甲前胜了你,看来是我犯二了!”

“诸葛青……”

“你败过么?”

诸葛青道:“如果不算以前和族中长辈切磋的话,并没有。”

“那你觉得你能接受自己的失败么?”王也沉默道:“我是指那种彻底否定你之前人生的惨败。”

诸葛青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那种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既然大家都是术士,都是讲理的人,就没有必要像其它人斗得那么辛苦……”

王也淡然道:“诸葛青,我给你时间……”

诸葛青:“……”

他自然明白王也的意思,给他时间布下他最强的奇门阵,在他诸葛青最擅长的招数下击败他。

由于距离太远,加上王也和诸葛青对话的声音并不大,导致在林墨等人眼中他们站在场上一动不动。

张楚岚道:“声音太小,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林墨道:“看着吧,总要有个结局。”

场上。

诸葛青紧闭双目,一时间冷汗从他额头上流下,双手握拳,全身在轻微的颤抖。

“诸葛青!术士就要顺势而为,我没有半点侮辱你的意思,这话我只说一次,回去吧,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诸葛青低着头,道:“谢谢你……”

“我刚才给自己卜了一卦,只得到四字的标语……”

“飞蛾扑火!”

“坤字——土河车!”

诸葛青手捏剑指,从土地中钻出一条形似巨蛇的岩石攻向王也。

王也轻声念道:“坤字——土河车!”

话音刚落,一条更大的岩石巨蛇在王也脚下升起,诸葛青召唤出在的岩石巨蛇像是以卵击石的撞在上面。

一下子就被击溃。

王也不再多言,他已经将该说的话都说尽了,何须在此多言。

当下控制着土河车攻向诸葛青。

诸葛青一边躲闪,心中暗道:“踏在巽位却使用坤字法?居然远胜过我所用的法术?!”

“离字——赤练!”

一条火龙呼啸着从诸葛青的手中飞出,笔直的冲向站在土河车上的王也。

“巽字——香檀功德!”

数十根长短不一的木条在土河车顶端长出,组成一张保护网,抵挡在王也的面前。

火龙撞到木头上,轻易就被数根木条组成的木墙挡了下来。

诸葛青震惊道:“不可能!你使用的不是奇门法术!”

就算再强的奇门法术使用者,也不可能不遵循相生相克之理。

火克木,一旦木被火点燃,会加大火的攻势。

可王也刚才所使用的手段却反其道而行之。

用木来克制他的火。

此时的诸葛青已经失去再战的念头,王也的手段,超乎他的认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