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王二狗的惊人猜测

忽然,王二狗像是想起什么,嘴角露出一丝讽刺。

嘀咕道:“切,我还真是被这个小姑娘气糊涂了,居然忘了看她炁的颜色。被攻击了这么多下,我的身上应该残留她不少的炁。”

他自创的流彩虹,其实还有另一种用法。

得到对方炁的样本,可以分析出对手的整体性格。

并且将会以一种颜色呈现。

苍蓝色是冷静,黑色是寂静。

红色、黄色、白色、绿色……

各种颜色都有自己的性格。

他抬起一只手,“那么,让我看看她是什么颜色的炁。”

然而,看到冯宝宝的炁,王二狗的表情定住,口中不停嘀咕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透明,竟然是透明的炁!”

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流彩虹没有对冯宝宝起作用,这种透明色的炁,即便是老天师也无法做到。

那是内心没有一点杂质,灵魂绝对纯洁之人才会出现的透明色。

换一种说法可以称呼为返璞归真。

就算是龙虎山的那位老天师张之维,他依旧能在对方的炁中察觉到微弱的颜色。

王二狗抬起头,只见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在他眼前快速放大。

“啊……”

惨叫一声,王二狗再次扑街。

躺在地上的王二狗,这次再也没有站起来,他已经不想反抗了。

他的脑海中突然回忆起,自己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完全没有颜色的透明之炁。

几年前,他为了完善流彩虹而选择周游世界,到处采集各种各样人的炁进行分析……

有一次他花了好大的关系进入到一个完全封闭的小国家,那里的法律没有死刑,但在他眼中比起死刑来说更加难以接受。

他们会彻底摧毁罪犯的脑叶白质,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犯人临刑前那绝望的眼神。

彻底的绝望,那之后他们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而不管犯人临刑前炁的颜色是什么样子,在临刑后他们的炁都会变成无色化,透明化……

或许在那些人眼中,他们只不过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手术。

可是在他这个异人看来,他们那是直接破坏了犯人的灵魂。

尊重、荣誉、曾经的记忆,辛苦积攒下来的知识与技艺,生而为人最宝贵的一切都会消失,连畜牲也不如的苟活着……

就像对灵魂进行格式化。

那是他见过最残忍的刑罚。

王二狗苦涩道:“我输了,冯宝宝……”

“胜者——冯宝宝!”

在裁判宣布结果后,冯宝宝悠哉悠哉的向着离场方向走去。

“打完收工!”

经过地上躺着的王二狗时,王二狗突然叫住了她。

“冯宝宝……”

冯宝宝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沉默片刻,王二狗道:“没,没事了……”

注视着冯宝宝离去的背影,王二狗想到如果这个小姑娘的灵魂真的被清洗过,她肯定不会记得。

看她的情况,身体完全没有被破坏,灵魂好像也没有。

在不伤及一个人的情况下清理灵魂,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事么?

他不知道。

困惑,王二狗此时非常困惑。

他见过那些被清理记忆的犯人绝大多数都变成了白痴,那种感觉没见过的人是无法想象,前一刻还在惊恐绝望的犯人,下一秒就变得目光呆泄,说话、走路、就连简单的睁眼都不会。

亵渎,那是对灵魂的亵渎!

王二狗最后是被战云搀扶着离开比武场。

“第二轮第三组全部结束,下面有请第四组选手做准备……”

“希对战贾正亮!”

“唐文龙对战张杰!”

“邓有福对战吕旺!”

“张楚岚对战单士童!”

“念到名字的选手准备上场!”

林墨调笑道:“这次又让你混过去了。”

张楚岚嘿嘿一笑,若无其事的向着他的比赛场走去。

林墨目光飘向一边,不远处一个胖子靠在护栏上,安静的观看着比赛。

似乎注意到林墨在看他,回头冲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林墨连忙转移目光,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不争气的产生一丝心动。

靠!

ヽ(ຶ▮ຶ)ノ!!!

他发誓(四),他的取向绝对没问题!

先是对一个大婶心动,但至少人家是女性。

可这个男胖子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某位侦探曾经说过,排除一切不可能,那么剩下的结果不管多荒唐那都是真相。

林墨摸着下巴:“排除我取向有问题,那么真相只有一个,绝对是那个男的有问题。”

“莫非是某种勾引人的能力?”

这个世界的异能五花八门,吸星大法都能出现,觉醒某些奇形怪状的能力也不是不可能。

林墨敏感的注意到,那个胖子周围的几个人目光都会下意识的看向那个胖子。

更为关键的是那些人都是同性。

甚至已经有人过去搭讪了。

果然,不是他的问题。

林墨没有多想,毕竟能在这里出现的都是异人。

异人觉醒一些奇怪的能力很合理。

估计那个胖子可能觉醒一个类似迷惑,偏向魅力的能力。

如果这个能力放在一个女人身上,那她将会是下一个祸国殃民的妲己。

可是这种能力放在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胖子的身上,就显得不伦不类。

林墨的目光偏向右侧。

尽量让自己的目光远离那个勾人的胖子。

他可不想被掰弯。

“咦……那个人是风正豪?”

林墨看过他的资料,准确来说他看过十佬的资料。

十佬之一,风正豪。

天下集团(天下会)的董事长也是创建者,拥有八奇技之一的拘灵遣将,实力深不可测。

“没想到他也会来看张楚岚的比赛……”林墨转念一想就知道,身为十佬之一的他,在意的可能不是张楚岚,而是张楚岚的炁体源流。

话说就连二壮都没有在哪都通查到多少关于炁体源流的消息,到现在林墨都不清楚张楚岚那所谓的炁体源流到底是个啥。

是单纯的能力,还是功法?

他没有好奇的询问张楚岚,这种近乎底牌的东西,关系再好都不要询问。

更何况他们才认识几天。

……

“老爹,老姐!”一头白发的少年风星潼调侃道:“我说你们还真是给面子,老爹你竟然亲自来看张楚岚的比试。”

风星潼的老姐风沙燕双手掐腰看着场上,道:“哼哼……你也赢了?”

“哈!马马虎虎吧……”风星潼笑道:“主要是人家不想跟我计较。”

随后,风星潼看着周围,比起其他三个场地,这里的人数显然多了不少。

风星潼惊讶道:“我去,这么多观众?我还以为张小光没什么人气呢。”

风沙燕嘴角上扬,“怎么会?张楚岚现在的人气可高呢。”

“大家现在都盼望着单士童替天行道,好好收拾一下这个不摇碧莲的张楚岚……”

风星潼:“额……”

“哈哈哈……谁这么有才,不摇碧莲?哈哈……”风星潼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风沙燕撇了一眼他,道:“切,你这都没有注意到?不知道是谁给他起的绰号,已经传开了,说张楚岚是一个毫不动摇走上无耻之路的家伙。”

另一边,我们的始作俑者萧火火咬牙看着场上的张楚岚:“青符神,单士童,这次靠你了!一定要在比试中狠狠修理这个不摇碧莲!”

他已经可以幻想到单士童血虐张楚岚的场景,他已经等不及了。

“单士童!”

“单士童!听到请迅速入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怎么回事?”

“单士童人呢?”

想要看张楚岚倒霉的人可不止萧火火,看到单士童没有出现,观众席上产生了一丝躁动。

张楚岚装模作样地掏出一根烟,放在嘴边点了起来。

“呼~”

这种感觉,真是爽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