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摇碧莲张楚岚

“哎哟,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刘放啊!”

“我关龄儿!”

“我张才啊!”

刘放尴尬道:“您忘了,去年我们闹的有点出圈儿,公司用心良苦,为了我们能够茁壮成长,能够走上正途。您和四哥不辞辛劳,来对淘气的我们进行爱的教育。”

“对呀对呀!”张才接着道:“一开始我们还不服,可是后来我们连服软的机会都没有了……”

冯宝宝想了想,一拍手:“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徐四最后把你们锁在集装箱扔到海里,他说按照当时的洋流,你们最终会飘向日本。”

关龄儿尬笑道:“我们这不是飘一半儿又游回来了嘛。”

“主要是舍不得祖国母亲,舍不得您与四哥啊……”

林墨看到这一幕,有种想笑的冲动。

身为裁判的复德道长,看着场上的选手唠起闲嗑,喊道:“喂,小桃园儿,你们还打不打?”

“就是,你们要是不打,我们还要打下一场呢。”

“打嘛?打嘛?”关龄儿对着裁判生气道:“这是我姐,我能动手么?孙贼(子)!这么想打,要不你下来咱们练练?”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小桃园三人对视一眼,齐声开口道:“道爷,我们认输,愉快的认输!”

裁判只能无奈宣布。

“甲花鹿,胜者——冯宝宝!”

就这样,罗天大醮的第一场比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

接下来的比赛,林墨看得非常认真,一点细节都不想错过。

只因为一个人,张灵玉。

龙虎山天师府的高功,最有希望夺得第一的种子选手。

张灵玉一身白色宽松道袍,一上场就成为场上焦点。

以一敌三,轻松取胜。

看着对方的战斗方式,他的目光变得格外凝重。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目前为止张灵玉透露出来的手段不多,攻防一体的金光咒,还有稳扎稳打的战斗意识,已经远超场上大部分异人。

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

“雷法,不好对付……”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有几个人让林墨微微注意,不过都没有展现出超过张灵玉的程度。

“下一场比赛是张楚岚……”

“那个炁体源流的传人?”

林墨嘀咕道:“外界传的神乎其神,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请乙白虎的选手迅速入场!”

三名选手已经准备就位,只剩下一个张楚岚没有出现。

“哼!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出现?莫非是胆小不敢来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炁体源流的继承人,张楚岚!”

“话说,你们谁知道炁体源流到底是一种什么功夫?为什么大家都在议论?”

一名选手摇头道:“不清楚,不过有一件事咱们算是达成共识了吧……”

“没错,三人联手,先淘汰那个张楚岚!”

在裁判的呼喊声和吃瓜观众们盼望中,微低着头,身披黑披风的张楚岚出现了。

张楚岚淡然的抬起头,语气平淡却暗藏杀机的说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爷爷,当年天下异人负了您老,今天孙子来向他们复仇了!”

一股强烈的逼格扑面而来。

另外三名选手瞬间被震慑住。

“好强的气势!”

“不愧是炁体源流的传人。”

“他那是啥意思?什么叫天下人负了他爷爷?”

“不知道,但听上去像是什么很牛逼的陈年旧事!”

一名大汉走上前,道:“张楚岚,现在整个异人界都在传你的炁体源流,今天就让我们见识见识。”

“没错,别怪我们联手欺负你。”另一名紫发男子说道:“谁让你现在风头太过呢。”

“来吧,我萧火火来打头阵。”

一头绿发的萧火火瞬间战意四起,能够和传说中八奇技之一炁体源流的传人切磋,此乃荣幸。

“哈哈哈哈……”

突然,张楚岚大笑了起来。

萧火火诧异道:“你笑什么?”

张楚岚一脸不屑道:“打算以多取胜的蝼蚁,也配让我使出炁体源流?可笑!”

“什么?你竟然说我们是蝼蚁!”萧火火怒了。

“难道不是吗?”张楚岚继续大声讽刺道:“在我眼里你们就是蝼蚁,知道自己终生与强者的境界无缘,所以只能凑在一起彼此依靠软弱的力量,勉强苟活在这世上。”

“没想到我张楚岚的初战,竟然是尔等这些蝼蚁。”

“来吧,想要见识炁体源流,你们还不配!”

“我要干翻的是天下会会长,是十佬,是天下所有强者!”

张楚岚说到这里,手指朝着天空竖起了食指。

“我要干翻的——是这苍穹!”

话音刚落,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

“卧槽,简直就像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

“何等的气势!何等的狂妄!”

“我们之间的逼格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张楚岚低声道:“即使赢弱,依然向前,才会有那么一丝变强的可能。你们,已经放弃了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甘为蝼蚁的你们就一起爬过来,我会给予你们蝼蚁身份相匹的可悲失败!”

三人相互看着对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要上吗?”

“你……你先?”

忽然,萧火火拦住准备进攻的两人,说道:“两位,抱歉,请让我单挑张楚岚。”

“张楚岚,你骂醒了我。”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胜利,而是为了印证我与强者之间的差距。”

萧火火苦笑道:“谢谢你,唤醒了我的初衷,所以我要维护身为挑战者的尊严。”

“张楚岚,我要和你单挑!”

“你要单挑?”

张楚岚冷笑一声,“这么光荣的身份是没有任何代价就能得到的?”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请不要侮辱我,更不要侮辱炁体源流!”

萧火火握紧拳头,坐下了,他竟然坐下了。

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张楚岚道:“如果想挑战我,请证明你是三人中最强的,去证明自己,证明自己配得上对战炁体源流!”

张楚岚指着三人,“那个人是你?还是你?”

“那就让我看看,你们之中到底是谁配得上炁体源流的洗礼。”

“是我!”

“是我!”

“一定是我!”

三人瞬间被张楚岚说的热血沸腾,原本已经统一战线的三人立马分开,很快就打了起来。

观众席上。

林墨表情古怪,他是应该说张楚岚狡诈,还是他们脑袋不好使。

此子有大帝之资!

三挑一,明明对他很不利的局势,硬生生的被他逆转。

不管他们之中谁分出胜负,到最后都是一挑一。

这番算计,林墨打满分。

只是林墨不知道,张楚岚接下来的举动会让他刷新三观。

场上经过十多分钟的战斗,总算分出了胜负。

萧火火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看着被他打趴的两人,道:“张楚岚……我拿到了,挑战者的资格!”

张楚岚语气平淡道:“把你的炁调整回最佳状态,现在的你,我是不会出手的。”

萧火火听后大为感动,这才是真正强者应有的心态。

当下盘坐在地上,开始恢复损耗的炁。

“张楚岚,谢谢你……”

确认萧火火进入打坐状态,张楚岚缓缓站起来,脱下黑披风,对着高台上的裁判说道:“呃……裁判,我现在抽他不犯规吧……”

高台上的复德道长一脸阴沉道:“不犯……不过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张楚岚,我现在很想抽你。”

萧火火体内运行的炁一下子散了,对着张楚岚大喊道:“不是,你不是说等我缓过来再动手么?你的强者尊严呢?”

张楚岚笑眯眯道:“强者尊严?那玩意儿能值多少钱?”

“不过是一些崇尚暴力之人,死要面子的说词罢了。”

“真正的尊严与强弱无关,那是更珍贵的东西,我才不会在这种廉价的场合中拿出来呢。”

说完,张楚岚抬起一脚,踢在萧火火的胸口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