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重回1988
  • 老老的松树
  • 2467字
  • 2021-12-20 17:04:03

陈涛躺在床上,胳膊上打着吊针,整个人显得很憔悴!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说不定,今天,就是他生命的终结。

胃癌晚期!

他从没想到,自己会死于癌症!

死他不怕!

怕的是,死了,上亿的资产留给谁?

要是老婆还在!

要是女儿还在!

他不至于躺在病床上,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眼泪顺着鼻沟流下!

三十年前的一幕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年轻时的他浑蛋至极,不知家为何物,整天和一帮赌友混迹于赌场、风月场,将女儿和贫困的家扔给妻子。

一天,外地来了几个赌友!

他为了面子,冒充大款!

将妻子好不容易筹措来为女儿治哮喘的钱用来款待赌友!

恰好那天!

女儿哮喘病发作,上班归来的妻子要带她去医院,可是,翻遍了所有地方,没有找到筹措来的钱。

她知道,钱被自己偷走了!

女儿的病不能拖!

无奈之下,她抱着女儿青青,朝着厂财务室奔去!

会计李子涛对她垂涎已久!

趁着这个机会,将魔爪伸向她!

她被强暴了!

还在女儿青青面前!

完事后,她拿着从李子涛处支取的20元工资,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医院!

可是,耽误太久!

青青没了生命!

死了!

她彻底崩溃了!

当时。

陈涛要是在妻子身边,她绝对会咬死他!

善良的她没有去找他,也不想去找。

她抱着青青回了家,将陈涛喝剩下的半瓶白酒洒在房间里。

一根火柴划起了亮光!

她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慢慢的躺在青青旁边。

“青青,别怕,妈妈陪你!”

“从今天起,我们的世界没有饥饿,没有恐惧、没有欺辱!”

“青青,下辈子一定要投胎一个好人家!”

“青青,我可怜的孩子!”

.......

火焰朝着她和孩子的尸体席卷而来!

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鼻沟缓缓滑下!

.......

.......

一个医生拿着病历走进病房。

陈涛试着坐起来。

医生赶紧道:“陈总,别起来,你身体很弱!”

陈涛重新躺下。

“陈总,半个小时后,就要给您做手术,术前要签字!请问您还有亲人吗?”

他摇摇头:“胡大夫,我没有亲人,一个也没有,关于这次手术,我已经写好了委托书,全权委托给了我的助理!”

“那好,陈总,您休息!”

半个小时后,陈涛被缓缓推进了手术室!

........

........

“干杯!”

陈涛猛然睁开眼睛,一张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脸很熟悉,可是,想不起名字!

他快速扫视了一眼周围环境。

这是一个乌烟瘴气的酒店包间。

装修风格近于八十年代。

桌子上杯盘狼藉,五六个男女围坐在一起,觥筹交错.....

这个场景......

“涛子,喝一个!”

一个脸上有个大疤瘌的中年男子端着一杯酒来到陈涛跟前:“涛子,谢谢你的款待,记住,下次来上江,哥哥全程陪伴,一条龙.......”

陈涛脑子一片混乱。

他双手抱着脑袋!

这是哪?

我不是在医院吗?

他再次盯着眼前熟悉的人!

忽然记起。

他们正是他用给女儿治病的钱款待的赌友!

他确定,他重生了!

“涛子,谢谢款待,喝一个!”对方将一只手搭在陈涛的肩膀上。

陈涛盯着大疤瘌,大声喊道:“喝你妈个逼!”

一把将餐桌掀了个底朝天!

汤汤水水洒了他们一身。

在坐的人大惊。

“涛子,你有病啊!”

.....

陈涛眼睛里爆射出骇人的光芒!

他记得很清楚!

今天是1988年3月1日。

就是今天,他失去了老婆,失去了女儿!

糟糕!

陈涛快速朝着外面冲去。

“陈涛,钱还没付呢!”

“你说的,今天这顿饭你请!”

.......

陈涛听到后,快速的揣了一下口袋,掏出一沓老币!

二十五元,一分不少!

真他娘幸运,没提前付账,钱还在!

雨很大,路很滑!

陈涛摔了好几个跟头,手被擦破了,也不觉得疼!

他要赶紧回家,看老婆和女儿在不在!

老天!

你为什么要今天重生?

早两天不行吗?

一天也行啊!

要是今天来不急挽回前世的遗憾!

那他就陪妻子和女儿一起死!

不,要死也得先将那个狗日的会计弄死再说!

赶紧跑,赶紧跑!

这是老天给自己的机会!

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当他跑到房子门口,傻眼了!

破旧的木门上挂着一把金黄的锁,家里没人。

他赶紧去袜子厂!

妻子徐秀敏是袜子厂的一名临时工!

干着正式工两倍的工作却拿着不足正式工四分之一的工资!

他终于跑到正阳县袜子厂。

在路上,他没有碰见妻子,说明,妻子还在厂子!

快点,千万别被那个老浑蛋占了便宜。

前世,妻子死后。

当他查出,妻子的死与袜子厂会计李子涛有关后,他以最残忍的方式让李子涛死于非命。

依旧是熟悉的场景。

他来不及敲门,一脚踹过去。

破旧的木门被踹开了!

一个秃顶男人正将一双咸猪手伸向面前的女人!

这个女人正是妻子徐秀敏。

门突然被踹开,李子涛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是陈涛。

一张恐惧的脸瞬间变得扭曲。

废物!

即使你来,老子也要得到她!

陈涛绝对不允许李子涛的咸猪手再次伸向妻子。

他快速的走到这个老浑蛋跟前,双手搂住对方的脖子,一膝盖顶在对方的裆部。

只听一声惨叫。

老浑蛋抱着裆部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徐秀敏傻眼了,呆立当场。

她没想到,陈涛会来。

时间很紧。

前世,正是因为李子涛和妻子办了个事,耽误了女儿的病,导致女儿惨死!

所以,不能耽误时间。

陈涛一把抱起昏迷的女儿,对徐秀敏道:“赶紧走,时间很紧!”

“钱,可是钱......”徐秀敏驻足不前。

“你借的钱我没花,赶紧走!”

徐秀敏听见陈涛身上有钱,赶紧跟在他屁股后面狂奔。

去医院及时,青青得救了。

前世的悲惨命运在这世没有重演。

回去的路上,徐秀敏抱着孩子在前面走,陈涛跟在后面。

陈涛多次想抱孩子,都被徐秀敏拒绝。

孩子,是她的命!

为了孩子,她宁愿失去一切,包括她的贞操!

这次,要是青青真的没了,她也不会活着。

回到家,徐秀敏将青青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单。

她在青青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露出无限的母爱。

“你看一下青青,我给你拿衣服!”

“嗯!”

徐秀敏很美。

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披肩长发,五官端正,鼻梁高挑,尤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将整张脸衬托的更加清纯。

再次见到妻子,陈涛说不出的激动。

前世,自己浑蛋无比,将这么漂亮的妻子,扔在家里而出去鬼混,真是暴殄天物。

前世,他见过无数美女,主动追求他的美女也不在少数,可从没有一个样貌比得过徐秀敏。

陈涛正盯着的时候,徐秀敏将两件衣服放在他手里,冷冷的道:“赶紧穿上吧,要是感冒了,就没法陪你那些赌友去疯了!”

要是以前,徐秀敏说了这话,他肯定大耳光子抽过去。

这次,他没有反驳,只是低着头道:“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埋藏在陈涛内心三十多年的道歉,今天,终于说了出来!

徐秀敏惊讶了!

一向稍不如意就对她拳脚相加的男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