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药宝血莲藕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2330字
  • 2021-12-24 19:27:57

虬髯客想去拿,那三个江湖人和他争夺,而年轻道士一直在喘气,艰难的坐起,在运功疗伤,看来是受伤很重。

一时间林范这边居然没人来抢夺,想了下林范没去拿那莲藕,反而退后了些距离。

一盏茶时间,三江湖人士一下死了两个,也就横肉中年勉强站立那,而虬髯客身上中了好几刀,浑身都是血。

虬髯客将横肉中年逼退后,飞步向林范走来,眼看要拿到莲藕了,一块石头飞出将莲藕撞向林范脚下。

这石头是年轻道士丢出去的:“不能让他拿到,不然我们大家今晚都活不成了。”

年轻道士见林范无动于衷的样子,解释道:“他叫屠血,正被官府追杀,他不会让人走漏了风声的。”

横肉中年说道:“没错,他拿到了血莲藕,那我们这些人都得被灭口。”

虬髯客眼睛一瞪如同牛眼,凶神恶煞,用沙哑的嗓音说道:“小子,你要拦我?”

林范看的明白这虬髯客武功了得,十个林范都不是他对手,青年道士的话让他半信半疑,、脑海中在快速分析如何处理此事。

见到林范在迟疑,虬髯客一个箭步长剑斜劈下来,林范立马用脚将莲藕踢向横肉中年。

“还不去夺取,给他卷宝贝跑了。”林范招架了两下后,五脏震荡,心头大惊,急忙出声道,果然虬髯客掉头去追杀横肉中年。

林范挪移到断墙边上,视情况随时溜走,他吁了口气回头看,书生早就不见人影,转头看横肉中年已经被他杀害,手握莲藕的他没有停手的意思,转过头来提剑杀向青年道士。

“道友,还不来帮忙,等我也被杀害了,下个就是你了。”青年道士受伤后实力大减,在虬髯客的攻势下,又添加了几道剑伤,正慢慢的向着林范这边靠近。

林范心头暗骂:“姥姥的,老子来这世界还没几天,怎么天天都是在走钢丝,还让不让人活了。”

又自怨自艾运气不好,啥地方不好选偏偏来这庙宇躲雨。

脑海中回忆下原主的战斗方式,硬着头皮冲上去,得益于原主勤奋习武,林范本能的使出招式和青年道士总算能勉强牵制住虬髯客。

趁着青年道士以伤换伤争取到的先机时,林范逮住机会,使出吃奶的力气抱死对方身体,然后用力撞在柱子上,他早就盯准柱子上嵌入的断刀刃,

虬髯客或许受伤过重,身体一下没挣扎开,被林范推着后退,“噗呲”一声,后背被刀刃穿透,一下遭到重创,他做梦都没想到会会中了林范的暗算,喉咙中“咯咯……”的响。

林范身体还是死死抱住对方,而虬髯客不知哪里的力量右手反拿长剑,眼看要倒刺林范后背时,青年道士奋力一击将虬髯客的那只手臂折了,只是低估了虬髯客要刺杀的决心,长剑只是偏移了距离,硬用上臂的力量往下捅。

林范听到风声,眼神带着疯狂的狠劲,不退走,反而闪电般的俯身单手握住快要刺来的长剑剑身,剑刃锋利、森冷,林范指缝间鲜血直冒,一息间就血液将手臂都流湿。

林范握着剑身像是拿着剑柄,抬手一划,这一刻速度奇快,都使出了平生最大力量,“哧”一声在虬髯客喉咙出割开一道长长口子,剑身夹杂着林范和虬髯客的鲜血,虬髯客气绝而死。

林范丢掉长剑后,大口的喘息,整个人虚脱的跌坐在地上,满手掌都是血液,而年轻道士也好不到哪去,一条手臂无力的垂落看着是脱臼了全身都是血,要多狼狈就多狼狈。

“总算死透了。”

年轻道士擦拭嘴角的血迹,总算有力气站起来:“是啊,这还多亏了少侠的果敢,不然真杀不死屠血。”

“自保而已。”林范摆摆手,自己也是危机关头心头一热。

年轻道士长剑一辉将手臂长的血藕斩下三分之一抛给林范:“少侠,这一小节血藕给你。”

林范抬手接住,好奇的看着手中的血藕:“道长,这长着和莲藕很像,是什么宝贝,你们为啥要抢的你死我活?”

年轻道士哈哈笑道:“当然是好东西,这叫血莲藕,有洗髓的功效,你好生收着。”

“少侠,后会有期。”年轻道士将另外半截血莲藕小心包裹后藏入怀,向林范打了个稽首,冒着大雨就离开了。

林范撑着身体,将4具尸首丢到庙宇外,虬髯客身上没有武功秘籍,这让林范有些失落,但另外三具尸体上收刮了一百多两银子,让林范小开心了下。

这是林范第一次杀人,事后心中忐忑,疲惫袭来昏昏沉沉睡了一夜,也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都是和死亡有关。

林范第二天是被噩梦惊醒的,擦了擦额头汗水,爬起来一看,篝火上居然架着锅,浓郁的香气自其中飘过来。

林范一头雾水,这庙宇昨晚确定除了自己没人了,肚子咕咕的叫,林范爬起来将锅盖掀开,里面是排骨炖莲藕汤,林咽了咽口水:“我靠,这香味绝了。”

林范食指大动,将昨晚的碗筷找来,给自己盛了一碗,进嘴喝了一口,皱起了眉毛:“盐放多了,紫苏味道太浓了。”

“小兄弟,你醒了?”

林范回头一看是那书生,“你昨晚不是跑了吗?”

“昨天打的那么凶,我就躲到外面的角落里了。这不,刚把外面的尸体给埋了,我这汤炖的可还入口?”书生拍拍手上的泥土渣,殷勤的问道。

“盐多了,要加水再炖炖。”林范也没在意书生的行为,倒水,勺子搅拌锅底,瞧见莲藕本身有红有白的,便问道:“兄弟,你这红色莲藕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是镇上买的?”

“其他食材确实镇上买的,唯独这红色莲藕是庙中的。”书生笑着说道。

林范摇勺子的动作一下凝固,“血莲藕?你炖了我的血莲藕——”林范的声音一下调高。

“对啊,我看你放在边上的血莲藕,我就拿来炖了。”书生一脸无辜的表情。

“……”林范一想,准是自己翻身睡觉的时候从怀中掉落了。

无语啊,这可是宝贝啊,能这样炖着吃吗?

“和血莲藕放在一起的还有一钱袋,我拿了些买肉了。”书生补充道。

“……”

“好像植草类的宝贝也没规定不能炖着吃吧,指不定我是被仙侠小说给误导了。唉,不管了。”林范心里一嘀咕,心情大好。

“兄弟,来,给你盛一碗,这血莲藕昨天我可是拼命得来的,昨晚你请我吃了兔肉,今天我回请你吃血莲藕。”

“原来昨天他们打斗起来是为了这东西啊,血莲藕吃着确实比一般莲藕要好吃很多。”书生垒起衣袖,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林范刚吃完,浑身发烫,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像是躁动的猴子。

“坐好,静心,抱元归一,运行功法。”耳边传来书生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