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庙中风雨夜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3409字
  • 2021-12-23 18:51:46

和平镇,住有两三千人,周边十几个村,世代居住,算是朝圣秘境的桃源地。

三天后楚小沐和林范终于来到和平小镇,两人脸上都是风尘仆仆。

林范一脸疲惫,回想这几天,碰到了几次危险的事情,最惊险的是他们走进了一处湖泊,方圆十里内动物全无,有鳄龙爬出,楚小沐根本不敌那鳄龙……

看着小镇来来往往的人流,林范都感觉莫名的亲切。

在客栈中,林范清爽的泡了一个澡,一扫风尘,走下楼,见楚小沐在桌前吃着客栈的招牌菜。

“楚姑娘,你打算何时走?”林范坐在她对面。

“吃完就走,等我捉到了魔红蛛,就来小镇找你。”楚小沐说道。

“好的,那我在哪里等你呢?”

楚小沐说道:“我在你身上做了印记,只要你还在小镇,我就能找到你。”

看着楚小沐离开客栈,林范心中有些离别的伤感,当他要续住时,傻眼了,发现钱袋居然不见了,这一刻他更想念楚姑娘了。

他来到街上,一圈下来也没挣钱的门路,眼看黑云压低,总算在下雨前来到了一座废旧的庙宇。

庙中供奉着土地公,估计是地处偏远,没什么香火,墙壁都有一边坍塌了,所幸屋瓦不漏雨。

篝火前,林范默默的修炼起道院的功法【金水心法】,这世界太危险了,必须要自保。

经过这些天的历险,他急切的想要突破到到周通境,这世界比他想象中要危险的多,来到这陌生的世界林范太没安全感了,内心焦虑的迫切想要自保。

他捏捏拳头暗自立誓要成为蜕凡者,至少面对危险要有一定防抗的实力。

林范深思熟虑后,只有考入玄白学宫才是最好的途径。而只有到了周通境才有把握考上玄白学宫,作为现代人的他很清楚,只有好的平台才能更快的提升自己,他对玄白学宫的入学势在必得。

星星的能量一直没法补充,和楚小沐在一起的那几天,尝试让星星吸收打猎来的野兽,识海中的星星一点反应的都没。

林范猜测可能是野兽太弱小的缘故,他想系统爸爸既然出现了,总不可能每次都要吃龙来补充能量吧,不然太鸡肋了。

他手里的印章,也是个宝贝,他给楚小沐看过,这是儒家法宝,内部的浩然正气已经耗空,需要儒家高人再次封入浩然正气就能使用了。

楚小沐还告诉他说,底部雕刻的“静”字是融入了儒家符文,长期携带有助于凝神静气。

屋外雨水哗啦啦的响着,寒风阵阵,两扇庙门被人推开,林范睁眼一看,进来之人,手中撑着油纸伞,这是一位年轻书生。

“小兄弟,我能借个火烘烤下吗?”书生走近,指着自己被雨打湿的蓝衫说道。

“你随意就好。”林范道。

书生将书箱放下,从中拿出一条毛巾擦拭,脱掉外衣架起放篝火边上烤。

林范见书生又走到他面前,手里提着一头兔子,林范疑惑的看着他。

书生露出阳光的笑容:“我在来的路上抓了这个,自己厨艺实在不敢恭维,不知道小兄弟会不会处理?”

林范本来肚子就有些饿了,见到那兔子又肥又大:“我做吃的还行,就是没有锅碗瓢盆。”

“这些我有。”书生利落的从书箱中拿出了小型的锅碗瓢盆以及菜刀。

见林范一脸的懵逼,书生笑道:“出门在外总要备些,你别看我这些器具齐全,但平时只会水煮了吃。”

林范也不多言,兔子拿到手,三下五除二,剥皮去内脏等一套流程下来,兔子肉已经在锅里煮了。

“兄弟,盐有带吗?”林范刚问出口,书生立马从书箱中拿盐来。

“这要是能去去腥就好了。”庙宇条件艰苦,原主身上也不会带些玩样,作为现代人对吃还是有要求的,这儿味精酱油没有,姜蒜辣椒也没有,林范于是感慨道。

“这个行吗?”书生殷勤的递来紫苏,闻着烧开的兔肉,书生忍不住咽咽口水,“这还是我做研究药草时剩下的。”

林范投以赞许的眼神,捣鼓完后香味更浓。

入夜雨下的更猛,庙宇残垣,秋风刮来寒冷有些切肤。

而林范和书生正端着碗筷美滋滋享受兔肉汤,一口滚滚热汤吞入腹全身倍感舒爽。

“兄台,好手艺,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能喝上一碗汤,真是幸福。”书生一脸满足感。

“手中缺少些调料,不然更美味。”林范说道。

这时,外面闯进来一人,摘下蓑衣竟是一个年轻道士,自顾自的在一角坐下,想来也是避雨的。

林范和书生对视了一眼,也不多说话了,认真对付食物。

吱嘎一声大门又被人打开了,这时进来是三个人,揭下蓑衣后,其中一中年人一脸的凶横,另外一个中年人老鼠眼,最后那位是个青年人。

那青年人甩了甩衣服,抱怨道:“这鬼天气,就不适合出行。老大,这破庙好像也不怎么挡风啊。”

横肉中年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带头走到里面。

见到篝火前架着的锅,闻着香味,青年人立马走近:“真香,这里面煮着什么吃的,快给老子也盛一碗来。”

林范和书生没有理会对方这无理的要求,自顾自的吃肉喝汤。

“他么的,老子说话没听到吗?”青年人抬脚就要踢书生,幸好老鼠眼的中年人拉住了,“别多事,我们办正事要紧。”

“天冷,老子就想喝口汤,怎么啦?”青年人梗上了。

“兄台,我这朋友江湖腔惯了,别往心里去,我们出钱买你架上的食物,应该行吧?”老鼠眼中年人口气中带着些许强制性。

“我说老贾,你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兄弟我就是拿走了,他们还敢放个屁?”青年人嗤之以鼻。

书生冷哼了一声走到边角去,自顾自的收拾碗筷。

青年人拿起勺子就给自己盛了一碗汤,想给横肉中年人也盛汤的,但见汤已经见底,肉也没剩几块。

青年人见老鼠眼中年人要给书生碎银,立马喝止道:“老贾你给什么钱,这都快没有汤了。”

“你有没有食物,有的话赶快拿出来。”青年人见到林范在边上悠闲吃肉,火气就冒上来,对着林范要求道。

“想要吃的,自己去打猎,我这没有吃的。”林范没好气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青年人拿起空碗就往林范身上砸去。

林范头一撇,轻松躲过去。

“嘿,你还敢给小爷躲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赖八爷是什么人。”青年人火气冒上来,上前一巴掌就要往林范脑门盖过来。

林范抬手将其挡开,对方手掌的力道果真不小,原主本是天生神力,但一招架就感觉吃不住力,林范就地一滚躲过对方的攻击。

没看出来青年人还是个武道高手,林范初步估计对方实力在自己之上。

青年人抬脚快速扫来,林范匆忙中用双臂招架。

“碰——”

林范倒退数步,胸口气血翻滚,返观青年人面若无事,他想要更进一步时,横肉中年人喝止了。

林范暗骂一声,自认倒霉,退到角落里。

青年人骂骂咧咧的,在篝火前掏出硬邦邦的干粮啃食。

这三人像是江湖人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林范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在默默打坐修养。

“你,过来。”青年人转头看向林范和读书人这边,见二人注视过来,手指着书生说道,“说的就是你,书呆子。”

青年人道:“这火快不够了,快给老子捡些柴火过来。”

书生本不待见,但转念一想,也就顺着青年人的意,走到后堂了,没多久就扛来了一捆柴火,放到篝火边上。

青年人皱眉道:“书呆子就是书呆子,老子要干的木柴,你拿这些潮湿的能好烧的?”

说着一脚就踹在了书生的脚腕上,书生一个踉跄扑走到角落里,手捂着脚腕揉揉,奇怪的是眼中居然没有怨气,自顾自的坐下休息。

林范离的近,瞧着那青年人分明还没踢实,书生就自行踉跄扑走的。

林范暗暗吐槽道:“这也是个隐藏实力的主。”

年轻道士一直都冷眼旁观,在角落里打坐休息,只有在那三人刚进庙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戾气。

“小道士,你倒是沉住气,见到了我兄弟三人进来,依然无动于衷。”横肉中年人开口说道。

年轻道士冷哼一声。

青年人冷笑道:“老大,我一看这小子也是个敬酒不吃的主。”

老鼠眼中年人道:“小道士,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拿的,既然我兄弟三人追上来了,你还是乖乖的拿出的好,要是丢了性命就可惜咯。”

“怎么,三位想抢夺?”年轻道士冷笑道,“有些时候,贪婪会送命的。”

青年人忍不住笑道:“嘿,你小子口气倒不小。”

说话间三人默契的成品字将年轻道士围在角落里,青年人率先攻击,手掌握虎形拳,拳影重重,罡风带过在空中响起噼啪声,年轻道士道士手掌迎风而上,单手就将青年人的拳击挡住,几招过后青年人居然没能在他单手中讨好。

“一起上。”横肉中年和老鼠眼中年一起加入了战斗,年轻道士冷哼一声,右手抽出一把长剑,剑光、拳影来回打的不开开胶。

几个回合,三人不占上风,反而被道士打伤老鼠眼中年人。

正当年轻道士又将青年人的手臂割出一道长伤口时,后背的木墙突然被破开洞,一道剑光从中串出,年轻道士大惊抬剑格挡,但是迎面而来的一掌一下击中了他胸口,年轻道士被这道强大力量击飞出去。

林范看的仔细,偷袭之人是一虬髯客,阴险的躲避在庙外的墙边,时机把握的准狠且快。

年轻道士倒地后,喷了口血,立马自己怀中抛出一件物,丢到高空。

虬髯客和那三位江湖人士,眼睛立马被那东西给吸引住,四人撇下年轻道士,纷纷跑去抢夺空中的东西。

没等林范看明白,那东西在抢夺中被抛到了林范的脚下,一看是一节血红色的莲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