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问心路(中)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2218字
  • 2022-01-10 09:10:54

林范双手蒙在脸上使劲的搓揉几下,坚定了信念,决定救人,“我林范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还是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说法。”

有了这个念头后,心念一下畅达,快速的走出院门,简单扫除那人留下的痕迹,然后快速关上门户,在将此人拖到里屋,查看伤后。

经过一夜的照料,那人总算苏醒,人说不出的虚弱,在林范的搀扶下坐起身,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扫眼了四周,颤颤巍巍的开头道:“是你救的我?”

林范道:“是的,昨夜你晕倒在我家门口了。我给你稍微包扎了下伤口,你人感觉怎么样,有好些了?”

“我心脉被恶人震碎,恐怕命不久矣。咳,咳……”那年轻人说道此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哇”的吐了口鲜血,喘息声才平复下来。

林范连忙给他送上毛巾,擦拭嘴边的血,“这都咳血了,你怎么样,我去请大夫给你诊治。”

那年轻人摇摇手,道:“不用,我这伤回天乏力。”

他见到床头边上的羊皮裹物,心中了然,“想必你已经看到了我的两本书籍。”

林范急忙解释道:“不要误会,昨天抬你进屋时,你怀里不小心掉落两本书籍,我好奇翻看了下,其他都没动,而书本我也原封不动的放在你床头了。”

“无妨,你没有起贪念给私吞下来,说明心性很不错。”

林范听到此处心头一阵喜悦“难道,这人之前是在考验我,这是要收我做弟子了?”

“先生,你能收我做弟子吗?只要能修仙,什么苦我都能吃。”

“按理说你救了我,我应该要报答你,但是我派有门规,不能得到师门许可,我不能私自传授修行法门给你。而且我命不久矣,也无法向本派给你申请了。”

“先生,就不能破例传授我一回吗?我学了仙法也好给您向贵门派通风报信。”

“想来你也看了我写的日记了,我的对头实力强大,背后的魔门势力极为强大,我不能给我门派招来灭顶之灾,所以这个通风报信就免了。”

“先生,小子真的是诚心想要修仙,请您成全我。”林范说着就想磕头请求。

那人制止了,叹了口气,缓缓摇头:“门规不可破,而且你的资质也不符合我派的要求。”

林范大失所望,心头的种种希望都给熄灭了。

那人沉吟了下:“我对头强大,估计会寻上门来。为了避免连累到你,等我死后,你救我之事要闭口不谈,要死守这个秘密,听明白了吗?”

见林范点点头,那人又拿起那个羊皮裹物,艰难的起身,走到蜡烛前,将两本书放到火烛上点燃。

林范大惊:“先生,您这是做什么?你要烧毁这修行功法啊!”

那人道:“师门功法不能外流出去。”

心中的欲望在迷阵的加持下不断的变大,幻境中的林范忍不住再次喊道:“先生!”

那人眼神犀利的望着林范,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跟着又是不断的咳嗽。

林范眼睁睁看着书本慢慢被烧成灰,脑中有闪过要上前抢夺书本,但脑海中的理性一直克制着。

突然那人喷出一口鲜血,跟着边咳嗽边咳血,突然笔挺的倒在地上,手中燃烧的书本也掉落在地。

林范急忙上前查探,那人已经咽息而死,林范急忙扑灭了火,但书本已经给烧毁了三分之一。

他看了看书本,又看看了看那人,陷入了沉思。

那人死了,按理说这书本也顺理成章的归自己所有,但是林范高兴不起来。

要修炼秘籍吗?还是将这功法秘籍给烧毁了?

如果是高尚的君子应该是要将秘籍毁去,或者将其和那人一起安葬了。

但林范不是迂腐之人,既然老天没有让功法秘籍给完全销毁,那他就可以去修炼功法。

门规是那人的门规,那人要遵守门规要毁灭功法,也做了。

我林范不是他门派之人,可以不用遵守。

当他有了这个想法,也这样做了后,突然大雾沸腾,笼罩而下,林范只感觉天旋地转,意识一下回归。

定眼一看自己正在踏石阶,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路径了,刚刚发生的种种记忆在脑海浮现,同时耳边中响起一道声音:“坚守本心,却又不迂腐,得1分!”

林范心头一喜,已经7分了,离9分又近了一步,同时暗叹问心路的可怕,他之前完全没发现自己深陷迷阵,在其中半点投机取巧不得。

……

烟雾再起,第二个迷阵起来了,这一次他化身为修仙门派的弟子,下山游历红尘,在一处秘境中抢到了宝贝,被魔派追杀,逃到一个小村中,昏迷在一户农家院落外,敲门求救。

如果林范清醒的话,不难发现,这就是第一个幻境中的情形,只是角色给调换了下,他变成了那个受伤的年青人。

农户救了他,将其放到床上包扎伤口,这一次林范被那农户给救活了,同时林范醒来发现了床头的羊皮裹物,知道对方翻看了里面的书籍。

几番聊天下来,那人诚心想要拜师,对修仙之心很诚恳,之前也没其贪念杀人越货。

但他拒绝了,没师门首肯,不得私自外传功法。而那人没有任何不满之意,想用诚心感动林范,每天都好吃好喝伺候着他。

但是他身上被魔派下了追踪印记,越早走越好,一连修养了2天,总算稳固住了伤势。

第二天那人在饭里下毒,林范当场就给他识破的毒计,稍微用手段就逼问出缘由来。

原来对方恼恨林范不知恩图报,他就想要修仙,林范明明有能力帮他的,却拒绝了,所以恶从胆边生,想暗中投毒暗害他。

但之前救林范是真心的,当时也没想过杀人越货,而且请求林范教他修仙也是诚心诚意的。

林范明了了此事后,陷入沉思。这有些难办,要是对方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一剑了结了对方就是。

问题是对方当时救人不管本心也好,行为也好,都是善意,不夹杂半分功力心,应该要记一恩。

但是对方想杀他也是对方当时的本心、本意,这实打实要记一仇,按着林范的本性肯定是杀而后快。

杀,还是不杀,又是一个问心之题。

“仙长,饶命!仙长,饶命!小的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小的再也不敢了……饶命。”那人跪在地上“咚咚……”一边磕头一边求饶,眼泪鼻涕滚滚而下。

在迷阵加持下,幻境中的总总思绪都是本能的顺着本心行事,林范稍微一考虑,剑起刀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