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问心路 (上)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2309字
  • 2022-01-10 09:09:15

当林范跨过石碑林后,是一条弯弯长长的小径路,山腰上竹林密布,清脆的水滴声断断续续。走到尽头并见到了一湾清水池,细小的水滴自山崖滴落,汇聚在水池中,听闻水滴声,心头说不出的宁静。

水池边上立着一个高大古朴的石碑,刻有“问心路”三个苍劲有力的古体字,林范眼神凝视,身心说不出的宁静安详。

想来这就是第三关了,“问心路”从字面理解,那就是对心性的考核了,这蹬临山顶又怎么能考核心性呢?

难道石阶上有玄机不成?

林范抬眼望去,上山的石阶上已有好几位在登临了,最远的那人都快要走到山顶了,离的太远看不清面容,依稀像是冷艳女子叶以玫。

视线从山巅往下移,山路回旋如同“之”字,总算找到了圆脸少年邱岩的影子,这家伙离山顶也不远了。

这最先观察到的是天空没有降下字符,他们每个人踏山动作都不太艰难,只是会偶尔停顿下,距离太远看真切这些人的考核状况。

当视线拉回到眼前时,离自己最近距离的一位考生登山,在拐上去时,总算观察道他的侧脸了。

那人的眼神有些迷路,又有些空洞,上山的动作像是机械似的。

他停顿住了,刚好侧脸对着不远处的林范,手掌在乱爪东西,面孔变得狰狞,口中不断的发出“杀,杀,杀……”

林范看的真切,这人像是入了魔一般,直至一盏茶功夫才平复情绪,血红而又噬人的眼睛慢慢变得迷离,而后又再次蹬山。

“果然山路有问题,看着像是着了迷魂阵。”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落入清池的清脆响声让人身心舒泰,渐渐的,林范心境像是被洗礼了一般,杂念敛去,心境越发的平和,像是入定,内心闪动的念头变得镜花水月,如电如雾,梦幻泡影。

身体不自觉的踏上台阶,缓慢如同机械行走,“水滴声有问题!”脑海中刚闪过这一念头,又被按压下来,慢慢的眼神变得迷离。

……

“大半夜的,谁啊?还让不让睡觉了?”林范听到院落外时不时有敲门的响声,火气很重的冲着屋外叫骂道。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窍门声,“是陈家的小王八羔子吧!前两天捣蛋没给抓着,今天非要掀你一层皮不可。”林范不耐烦的从被窝里起来,身上披了件外衣就往外屋外走去。

村上的几个游手好闲的小年青没事就爱瞎捣乱,不是去田里偷地瓜,就是偷鸡鸭的,让人不省心啊。这不,这几天没事就大半夜来敲门,吵醒了屋主人就跑,好多邻居都反映此事,都商议着这几个小年轻再这样,就将他们赶出村去。

此刻林范已经身临迷阵,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记忆里的自己是这村上土生土长的人,独门独户的他快步跑到院落里,猛地的开门,手中扁担都做好了要打人的动作。

门一开,竟然倒着一个人,顺着门户的开启,那人半个身体向门口倒去。

林范急忙闪身让开,那人一下倒在了地上,借着月光看,那是个年轻人,衣服凌乱,嘴角留着血,昏迷不醒的躺着。

林范鼓着勇气,将手伸在对方鼻息处,“还好,有气息!”稍微松了口气。

探身门外观察四周,院落外没啥动静,瞧见对方身上带着伤,又是三更半夜的,没准不是个好人。

想不管吧,但是这人半个身子在院落内,林范叹了口气,俯下身子:“醒醒,醒醒。”试着唤醒对方,见没反应,于是拍拍对方脸颊,“诶,醒醒!”

见那人依然昏迷不醒,夜晚也是天寒地冷,于是林范就想先挪到里屋再说,

扶着那人的腋下拖着进来。

刚将其拖到院落内,就见那人怀里掉落一个羊皮包裹在地,包裹中一本书籍散落出来。

林范捡起一看:“《太清仙诀》,这是修仙功法吗?”眼神闪烁不定,既有兴奋又有忐忑。

老早就听人说修仙可以长生,传说自己所住的山脉中就有仙人存在,难道这人是一位仙人?

安奈不住好奇,翻开书籍,开篇就写到: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青……

此书最后一页有段批注:此法须配合我派祖传法门才可修炼,且此法未得宗门许可不可私自外授他人修炼。

林范看后心头兴奋不已……这果然是修仙的功法,但光有功法,没有相应的法门也没法修行。

这“不可私自外授他人修炼”说明这人没有传授功法的权利,求他传授这条路估计是走不通了,那如何可以修炼呢?

林范心头急切,这好比看到了一座金山,但就是没法开采。

瞧见羊皮包裹中还有一本书籍,林范急忙翻看,这是那人的日记本,记录了自己修行心得,以及平时所见所闻,林范看的如痴如醉,这上面偶尔透露出修炼功法配合的法门,他看的速度飞快,也担心那人会醒来,虽然是无意间掉落包裹给林范看到,但观看私人物品是大忌,看到最后几页写到这人下山游历,然而在游历中卷入纷争被魔道追杀。

林范看完日记本后,陷入了沉思:“他是被魔头追杀才逃到这的,想来他身上的伤应该也是那魔头造成的,日记上说魔道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这魔头会不会就在附近寻找此人?”

想到此,忍不住心头一颤,这要是魔头找上门来,那自己绝对要惨死。

“要救此人吗?”林范心头犹豫不决,眼睛看着那人,闪烁不定,“还是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将此人拖到没人的地方,省的自己给摊上了麻烦,一不小心卷入其中被魔头灭杀了。”

“或者直接将此人给杀了,私吞了这修仙功法!”林范心头又闪过这个邪恶的念头……修仙的诱惑很大啊,可以长生呐!谁不想?

至于为啥要杀,而不是救人后求人教仙法,原因有三:其一,不知道此人心性如何,而且《太清仙诀》秘籍的批注中明确写到不能私授他人功法,求人学法这条路基本走不通,再说求人哪有直接拿走来的干脆,且这人还不一定能救的活呢。

其二,这人对头是魔头,万一寻上门来,自己和那人都得死。

其三,私吞了功法,而没有杀了那人,林范都担心最后要被那人找上门来灭了自己,仙家手段能掐指会算的,想找他一个凡人,林范觉得还是很简单的。

是杀,还是救,或者不管不顾连秘籍都不要直接拖此人到没人的地方?

问心已然开始,第三关的考核正悄然在进行中,在迷阵中,当事人忘了考核,忘了前尘往事,在秘境的加持下只能顺着本心行事。

林范深陷其中,这一刻他脑中的念头无数,三种选择在打架,心头起伏不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