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都是人精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2157字
  • 2022-01-01 01:24:17

天地威压来的快,去的也快,绿光一收敛,三人如释大放,像是被人掐住脖子没法呼吸的那种虚弱,正大口的喘息,惊恐的凝视着光影人。

光影人眼中没有眼前的这些人,仰头望天,发出无声的叹息声,一个跨步就飞升到百米高空,再一步已经不见踪迹。

林范目瞪口呆望着天空,这要多强大的实力啊,属于神仙般的人物了吧!

林范低声问粉衣女子,“他是你的主人吗?”

粉衣女子没有回应他,而林范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这一刻在他心底深处埋下一颗强者之心。

嘉一和尚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抬手擦去额头的豆大汗水:“阿弥陀佛,吓死小僧了。这……这种望一眼就有窒息的死亡感,得有多高的境界。”

赵魏红后怕的说道:“上古炼气士,果真手段诡异。他(她)是怎样的存在。”

肖欢后背已经湿了一片:“或许这是他(她)的一缕执念。”

境界越高越深感受到那光影人实力有多么强大,林范只是通过光影人的行为动作觉得实力强,而嘉一和尚三人境界高深,又深刻感受那压胜,感触更深远。

……

光影人神识展开,蔓延至整个朝圣秘境,脑海中浮现出一道道画面,光影人再次走动,来到了一处无人谷,手臂一辉,密密麻麻的禁制浮现,转而消失,走入其内,依稀能看出石头切成的堡垒只剩下一座废墟。

光影人站立着久久不语,继而走过了朝圣秘境的各个禁忌之地,唯有留下无声的叹息,身体慢慢光化在红尘中。

这一刻界石碑震动,朝圣秘境像是无形的波纹席卷过,卷起灵气浪纹。

一位灰色儒衫老者,抬眼望天,面带疑惑。

……

一位鹰钩鼻中年人正单手打杀鳄龙,漫不经心的摘下妖丹,要是林范在,一定惊呼……高人啊,害的自己和楚小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鳄龙,竟然这么轻松被干掉了。

中年人擦拭了下手掌,抬头望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

光影人的举动过后,在秘境中几位实力极为强大的人物或多或少感应到了危险的信号。

……

林范出声道:“竹子动了。”

三人都是一惊,竹子还在原地,在光影人离开后,发出“嗡嗡”的响声,竹子一弹起,在空中翻转数圈,飞向肖欢。

肖欢见状,不惊反喜,身体前倾抬手就去接那竹子。

赵魏红亦是急忙出手抢夺。

嘉一和尚双脚蹬地,整个人飞扑向竹子,势必要一把抢先夺得。

竹子一个闪烁,躲过赵魏红和嘉一和尚,腾一下加速投入肖欢手边。

肖欢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忍不住得意想……看来竹子有自主意识,这是要选我当它主人了。

“啊——”

肖欢发出一声惨叫,伸出的手臂一下给竹子打折成90度无力下挂,竹子又一个弹跳,这一击打在了肖欢的脑袋上,直接将他打落在地,闷哼一声,差点憋气过去。

竹子又一个翻转,想要打胸膛,看的肖欢眼珠子都要跳出眼眶了,这一击要是锤实,就要去掉半条命,千钧一发之际,肖欢使出了平生最快的身法。

身体一仆,懒驴打滚险之又险的躲避过去,唯独速度太慢的小腿给竹子敲实。

肖欢毫无人社的抱腿痛叫,单脚跳在殿堂内乱窜。

竹子势头一转,瞄准了赵魏红,他心头“咯噔”一下,转身就跑,而嘉一和尚此时也已经转身逃跑。

咻~

竹子像是一只利箭,捅嘉一和尚后背,和尚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还没稳下身体,竹子在他程亮的脑瓜子上来了一下。

“嗷~”和尚抱头嗷嗷直叫,满世界逃窜,竹子像是认定了是他刚刚侵犯自己,一股脑的招呼和尚,和尚逃出殿堂外,竹子直追不舍。

林范还没反应过来,殿堂发出阵阵响声,跟着那根绿竹子从天而降,绿色光球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痛着所有人的眼帘。

绿光冲破殿堂,殿堂建筑物浮空而起,墙壁、梁柱等主体建筑物统统随之而起,一下就在林范眼中成为黑点,继而不见踪迹。

众人互相观望,殿堂哪还是啥殿堂,此刻就是光秃秃的平面上,唯有几张案台还在。

嘉一和尚哭丧着脸蹲在后院的田垄里抱头防守自己的光亮的闹袋瓜子,一下松开手臂还有些不敢,疑惑的抬头观看为啥竹子没打自己了。

众人松了口气,戒备的看着其他人,他们或多或少得到了些宝贝,此刻殿宇不见了,他们要防备有人杀人越货。

林范本能的靠近嘉一和尚,大师是自己的福星呐,每次见到他,自己总能逢凶化吉。

“大师,竹子飞走了。”林范提醒道。

嘉一和尚苦着一张脸,圆润的脑门上肿起好几个包,尴尬的摸摸脑袋“小僧省的,这竹子邪门的很呐。”

长叹一口气,嘉一和尚道:“小僧一定礼佛少了,最近诸事不顺诶!”

林范靠近供奉竹子的案台时,脑海中的郁金香骨花跳动了下,像是感应到什么东西。

此刻有人在,林范不好开口询问粉衣女子,等了片刻,粉衣女子终于出声了:“再靠近一下那案台。”

林范再次假装无意间靠近案台,粉衣女子沉吟片刻后:“案台左边的桌脚有状况,将其拿来看看。”

案台是不知名的木制物,随着之前竹子的大发神威,案台已经残缺了一只桌脚,正斜着塌在地。

林范入手想将其翻过身来,没成想还有些分量,比一般木制都要重,这少说也有好几百斤重。

赵魏鸿投来疑惑的目光:“小兄弟,你这是要做什么?”

林范回头笑着说:“我就想掰块木头做纪念,这案台供奉了这么多年的竹子,想来也能带着些灵性,我带回家好膜拜膜拜,权当图个兆头。”

“说来让赵先生见笑了,我也想给自己增强一下强者之心的信念!”

林范将那整根桌脚掰下,扮憨厚样的笑笑。

赵魏鸿笑道:“小兄弟真是个秒人。”

“那我也凑个热闹吧!”赵魏鸿说着就上前折下一只桌脚。

“林施主这说法挺新奇的,小僧也拿一块。”嘉一和尚上前也给自己折了一个桌脚。

肖欢默默的过来折了书本大小的一块桌板塞入怀。

林范有些无语的看着三人……都是人精啊,都担心自己不识货给错过了宝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