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溪边惊变

  • 彼岸星主
  • 白凉辰
  • 3099字
  • 2021-12-26 10:00:10

当天晚上他们就在小溪边扎营,林范和小厮抬着伤员进入一个帐篷,其他人或三人或两人一个帐篷,小厮挺不愿意和林范一个帐篷,但除了他们两能照顾伤员,其他人都不会做这粗活。

篝火三三两两的点着,炊烟袅袅,静寂的山林中唯独他们在吃喝声音,没人过多的聊天。

那失踪的两人没找到,压抑在所有人心头,牺牲不可怕,无故失踪就有些诡异。

又是一个赤月当空的夜晚,所有人汇聚一起,领队王军早已经吩咐下属在周边安置好阵法,夜晚自然有人守夜。

林范这边小厮不敢进帐篷,林范从内走出,“去,给我们也领一份伙食。”

小厮弱弱的说道:“你为什么不去。”

“你心里没点数?”林范脸色一沉,一个巴掌直接扇过去。

小厮害他不浅啊,知道那峡谷很危险,这家伙居然拉他下水,其心可诛。

林范御劲境圆满,和一个小混混的武力值简直是天差地别。

小厮虽然早在防备他,但林范的速度太快,小厮身体还没反应不过来就挨了一记五条面。

知道遇到硬茬,小厮灰溜溜的跑去领取伙食回来,林范靠在山石上,望着对面的溪水涓涓而流,遍布的青绿色青苔装饰如同溪水的衣裳,林范已经有所感觉这和之前走过所见到环境有所变化了。

他之前来这溪水取水过,当时这边的溪水没那么多青苔,周边的树木也不怎茂盛。

难道和这里的灵气有关?君作说天地灵气浓郁之地草被潜移默化下都能成精。

林范抬头望着血红的夜,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大哥,食物打来了。”小厮恭敬的端过来一碗糜肉汤和2个干馒头。

林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在里面吐口水?”

小厮脸色一变,肉皮僵硬的干笑道:“没……没,大哥说笑了,小的怎么敢呢。”

林范玩味的看着他,然后指指帐篷内的伤员说道:“送到里面给大人吃。”

“是……是,小的马上去”小厮额头冷汗直流,自己的小动作原来早就被他看破了。

秋寒天,食物可以储存一两天,林范打猎到的飞狐肉还有小半只,他打算全部烤了作为干粮用。

林范坐在空地上远远看到王军一伙人正围在一处看地图,那十位赏金猎人各自散落,互相间没有过多的交流,有几位参与了讨论地图上的行走线路。

林范见到那戴黑斗笠人最特立独行,一幅满不关心样,之前队伍中有人诡异失踪的事情,好像一点没在他心头留下阴影。

他正在小溪边上喝着皮囊内的酒,由于戴着黑斗笠,只能看到尖尖下巴。

当天晚上林范不敢深睡,又有帐篷内小厮和伤员的呼噜声震天响,后半夜林范就醒了,出了帐篷,见到两个守夜人后点头示意。

在平地上林范默默修炼【金水心法】,嗦嗦声虽然很轻,但他惊觉的睁开眼,看到有一道黑影闪过,

林范立马起身观察,周围的帐篷没有动静,守夜人很平静的坐着,林范还以为自己的错觉,他回身发现,那戴斗笠人已经在他边上。

林范道:“前辈,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戴斗笠人道:“你也察觉到了?”

林范说道:“听到了一点点动静,好像有道影子闪过。”

“守护阵法没有发出警报。”守夜人听到二人这样讲,脸色一下凝重,警觉的观察四周的守护阵法,手中的武器紧握在手,随时攻击。

“啊——”林范边上的帐篷发出惨叫声。

林范和戴斗笠人立马掀开帘子,还没等看清,里面冲出一个光上身的男子。

两位守夜人立马出手将其拦截下来,光膀子男人摔倒在地一下就被制伏,只见他嘴里啊啊声不断。

所有人都被这声惨叫惊醒,领队王军第一个冲过来,见到被制伏的居然是小厮。

此刻的他上半身都是手挠的血痕,全身都是一道道鲜红血痕,其后背匍匐着一条巴掌长的虫子,正咬着他不放。

小厮之前是被突然起来的虫子吓疯了,才一下用最原始的惨叫缓解恐慌,此刻被一摔总算清醒了,急忙求救道:“啊……大……啊大人,快救救我,好痛,好痒,快痒死我了……”

说着又要用手去抓后背的大虫,手臂上下摆动就是勾不到大虫,又急又怕,

他感觉全身奇痒无比,双手又来回抓挠,那个痛苦样,真叫一个惨!

守夜人拿起长刀要去挑大虫,戴斗笠人一下抓住他手臂,道:“都别动,这是伮血虫,你将其一除去,他也要跟着死去。”

另外一只手指指小厮,接着解释道,“这虫只要被咬住宿主就非要吸收足够的血液不可,这期间不能拔出,也不能杀死,不然它的牙齿会注入毒液到宿主体内,见毒必死。”

小厮一听心头更慌了,跪地磕头道:“大人,救救我……救我。”

领队王军也神情凝重,世间还有这样神奇的虫子,这附近是否还有这类虫子,人群一阵骚动。

“那遇到这种虫子,就没法了吗?”领队王军问道。

戴斗笠人道:“那也不是,只要吸够了血液自然会脱离,那时候除掉就行了。”

众人松了口气,开始打趣道:“小子,这条虫子个头又不大,你就等着被吸够了,自然就好。”

大伙哄堂大笑,小厮挠着痒,哭丧着脸。

“老项和小赵怎么没看到。”人群中有人说道。

“会不会在帐篷内没睡醒来。”

“我去帐篷看过了,他们没在。”

“去看看”领队王军立马杀过去,以前朝圣秘境的赤月来临从来没有这样诡异和危险,众人心头又是沉重的压块大石。

即使有人夜起上厕所也不会出阵法外,所以搜索范围就那么大,一圈下来后立马有人发现了异常。

“老大,小赵在这里。”一人高声喊道。

领队王军赶过去,地上躺着一个青年,俯下身一摸颈部动脉,松了口气道:“还活着。”

林范见这里是存放单轮车的地方,青年在单轮车边上,月色圆而赤红,明亮的月光清晰的见到青年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单车上怎么涂了一层绿皮?”有人叫道。

林范瞳孔收缩了下:“是青苔。车子被青苔依附了。”

“嗯?”王军要来一个火把,拿近一照,还真是青苔,跟着又惊声道:“我们的储备食物呢?”

“我们就放到车上的。”一人叫道,难以置信的望着空车内的青苔。

“老大,老项在这儿。”另外一辆车边有人喊叫道。

林范跑去一看,这车内也空无一物,同时也长满了青苔,其内一个中年人躺在单车上,全身衣服破烂,青苔在他身上到处都是。

勃颈处也是有脉搏,就是如此诡异场景,让大伙寒毛倒竖。

领队王军阴沉着脸:“先将他们安置下,太体虚了,不宜现在唤醒。”

“这青苔在动。”林范看到车上有青苔蠕动,慢慢成球。

所有人都知道这突如出现的青苔很诡异,但是也没细想,在红雾禁区互通下,任何诡异都有可能。

林范刚一说完,青苔突然弹跳起来飞向他胸口,林范【游龙步】使出,身体已经退到一边。

林范像是触怒了青苔,车上的青苔纷纷投射向林范,小的指甲盖那么小,大的有拳头大。

林范看着头皮发麻,身体闪躲,但是青苔太多,又离的近,眼看躲不过去了,林范冷汗直流。

“我靠,这是什么鬼。”青苔如此诡异林范哪敢给它们依附。

危机关头,面前兀的出现一席黑布,将前面的如同泼墨的青苔通通挡下。

这哪是黑布,分明是戴斗笠人的外衣,是他出手将林范救下。

林范正打算上去道谢,怀里的飞狐肉脯因为刚才的剧烈动作掉落在地,还没等他低头去拿,地上的青苔像是飞蛾扑火飞射过去将肉铺淹没在其中。

在众人的眼皮底下,不到十息时间,两三斤的肉铺就没有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倒吸口凉气,领队王军说道:“我们的储备粮食估计就是这样不见了的。”

王军揉揉眉头道:“老项,身上都是青苔,我想应该是他藏有粮食所以给青苔盯上。”接下来没有粮食,这会出危险。

戴斗笠人推测道:“这两人都没生命危险,说明这诡异青苔不吃活人,但是我们也不要大意。”

没人知道的是,此刻溪水边的青苔慢慢冒出来,溪水如同是青苔的泉水,青苔涌现融通青绿色的油漆,慢慢覆盖陆地,

“快跑……”林范是第一个发现的,来不及多想,抬脚就跑。

其他一下反应过来,纷纷逃跑,青苔汹涌如同潮水,还是有没反应过来的人被青苔追上,如同过迁的蚂蚁爬满全身一下淹没住。

青苔不吃活人,却可以将活人全部覆盖住窒息而死。

“不要拎贵重东西,给老子丢掉,快,快跑。”有大佬在催促着,

林范回头看,那几个被青苔覆盖住的人,正在拼命挣扎,腿脚抬动间都是青苔,人如同掉入了胶水中,被粘住,动作迟缓。

当林范第二次回头时,前后不过一两分钟,被青苔覆盖的地面上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