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脱胎换骨

不大的小城因背靠伏日山脉而得名伏日城,传言,昔日此城乃是半神伏日的族居地,只因他被人斩落于伏日山脉,他的后裔才渐渐迁离了此地,而此城也逐渐成为了诸多外来修士的落脚定居之地!

近几日伏日城无法平静,有好几片惊世雷云一直笼罩于不远处的伏日山脉,动不动就是一次惊世的雷鸣暴轰,搞得伏日城上下人心惶惶!

这是一座不大的城池少有高人,始终没能有个权威的说法稳定人心!

“又来了,小心!”

远处传来亮光,有人大声预警,同时趴在了地上捂住了耳朵!

“轰!”

惊世的雷鸣暴轰产生了强劲的气浪横扫天地削平了伏日山脉,一座座巨峰破碎,一个个丘陵被直接抹平!强劲的震动传入伏日城终于将那顽固的城墙震塌!

“那里到底怎么了?”

惊恐之余所有人都很好奇,都知道这种情况绝非正常!

只是,没人敢去查验罢了!

这一天惊世的雷鸣暴轰尤为频繁,一直持续到深夜才逐渐收敛!

翌日,山脉雷云散去天地放晴,伏日城上下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总有人不甘平庸!

赵山就是代表,他有强烈的求知欲望,当即开始组织人员要入山脉查探,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临近中午一群人这才出发浩浩荡荡,其中有男有女但也不乏老少。

只可惜,伏日山脉本就不大,本来就少有猛兽凶禽,如今又遭到惊世雷鸣暴轰,早已满目疮痍难见活物!

苦寻两日难有收获,这群人也只能怎么来怎么回去,不过,在队伍最后却悄悄的混入了一个年轻女孩,她很平庸,平静,话不多,默默的跟在最后难引关注!

“好了,多谢各位给我赵某人面子,这几日多谢大家,今晚赵家酒楼我等你们一醉方休,当然,也可带上亲朋好友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来到城前,赵山向众人抱拳道谢,他就是这次入山脉探险的组织者,在伏日城打拼几十年小有名气与威望,在城内更是开起了赵家酒楼!更是伏日城人选出的荣耀城主,为人非常沉稳干练,大小之事大家都喜欢找他商量寻求意见!

“好的,晚上一定见!”有人抱拳回礼!

很快,大家便相继回家,在城门口竟剩下了那个女孩!

她很迷茫,灵动的双眸写满了好奇,盯着破败的城门左看右看,尤其是城内来往的行人更是吸引了她更多的目光驻留!

终于,她迈步入城,行走在人群之中平淡平庸难引关注,这种感觉让她非常惬意与舒服!

街道上商铺琳琅满目,穿插在人群之中,她能时常听到有人在议论伏日山脉的见闻,尤其是那里的惨状得到了极大的夸张描述!

“嘿,姑娘,我见过你,你也去了吧!”忽然,那说话的少年瞅向发现了她这里伸手呼唤,而后又不禁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叫敖姬,刚搬来的,我还不认识你呢!”她回道。

“你也跟赵叔去了吧”那少年一脸狐疑!

“去了!”敖姬点头而后又道:“你真的非常厉害呢!”

“当然!”闻言,那少年脑袋一抬,便瞬间多了几分底气!

这个话题没有持续多久,一个中年女子的一声吆喝便叫走了那个少年,看那模样应该是喊他回家吃饭!

提及吃,敖姬的肚皮不禁打鼓,她几日未有进食,早已饥肠辘辘饥饿难耐双腿打软!

即使街道两旁有不少白面馒头,小餐馆中有不少喷香熟肉,可是,不懂人间规矩,她实在不敢主动索取,只能漫无目的的迈步向前!

太阳越升越高,街道上行人也越来越少,敖姬一边走到也不忘留意周边积累学习人们交流交往的谈吐经验!

终于,她再次止步,舔了舔嘴角露出喜色,前面有一层三层小楼正是赵家酒楼,那四个烫金色大字她不会认错!

怀着微笑,敖姬开始在周边漫无目的的来回走动徘徊,默默等待晚上那场宴会的到来!

她已经准备好了,要大吃特吃吃穷这个赵家酒楼!

可是,徘徊在街道上一边忍受烈日炙烤,一边忍受着饥饿折磨,敖姬越加虚弱脸色也越加苍白,终于一脚踩空栽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一种温暖的感觉涌遍全身,敖姬适时警觉,伸出手便抓住了那只右手,那手很是苍白消瘦无力,不过却异常温暖,它的主人更是和蔼亲善!

那是一个中年女子,身上仿佛有疾,脸色很是苍白身子尤为消瘦,看着都非常憔悴!

“傻孩子饿了就进来嘛,难道不给你吃不成?这倒好晕倒了吧!”女子笑了,言语中却仿佛有些责备!

敖姬低头看了看女子的左手,尤其是手中的那只白瓷碗,仿佛她刚刚就是在喂她喝汤被制止了!

“咕……”

这时,敖姬的肚皮竟再次打鼓在这幽静的房间内很是响亮,惹人发笑!

女子噗呲一笑道:“饿了吧!等着,姨马上回来!”

放下汤,女子跑着离开,仅留下敖姬暗暗失神!她不傻,对人类称谓更是有过研究,知道姨是一种敬语!

敖姬真的很饿,端起那碗清汤便一饮而尽,这可是万年老参汤,正好可以滋补她这虚弱的身体!

片刻后,女子归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孩,在他手中端着餐盘正是四菜一汤!

敖姬不禁皱眉,这四菜一汤可不够吃呀!

“这是我儿子,叫赵天,你还是她抱回来的呢!看你们年纪相仿应该聊得来噢!”赵姨介绍着当即给赵天使了个眼色。

尴尬一笑,赵天只得上前将餐盘放下便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望着眼前母子,敖姬面色真挚:“谢谢,放心,我不白吃,我知道规矩得等价交换!”

“啊?”赵姨一阵奇怪刚想说话,只见敖姬直接下地光着脚丫对着桌上饭菜便大快朵颐,全然不顾其他让赵氏母子一脸尴尬!

无奈一笑,赵氏母子只得默默离开关紧了房门!

“姨,还有吗?”没多久屋内传来声音,她口中食粮未咽有些吐字不清!

“不够吗?”赵姨很吃惊,赵天更是一脸意外,他们还等在门外没有离开!

“姨,我绝不白吃,我知道规矩!”

从屋内探出脑袋,望着赵氏母子敖姬目光认真,然而,当目光右移看到天色才知她一觉到底睡了多久,此时天色已黑夜色已晚,那饭局恐怕要错过了!

“傻孩子,说什么话呢,你要吃姨就给你去做!”赵姨笑着刚想离开却被敖姬适时拉住!

“不用做了,姨,你知道赵家酒楼在哪里吗?”敖姬急道。

“你是要去赴宴吗?”赵天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怎么了?”敖姬很好奇!

“我要告诉你,那宴会早就结束,我爹喝高了早就已经睡下了!就在那边那个屋!”赵天指了指旁边笑道。

这是一个不大的庭院,可一眼望穿,不远处的卧房内有亮光而且隐传鼾声,显然赵山就在那屋里睡觉!

听懂了缘由赵姨也笑了道:“等着,姨这就给你去做!”

目送赵氏母子离开敖姬内心欣喜,果然她的选择没错,世间虽有恶人但好人更多,比如赵姨就非常热情热心!

……

“姑娘,你的家人呢?”看着敖姬对着饭菜大快朵颐,赵姨忍不住询问。

“没有家人了!父母双亡!”敖姬道。

闻言,赵姨不禁皱眉,眼前女孩给人的感觉很怪,提及父母至少没有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伤感神色,也许她足够坚强!

“姑娘,既然你无依无靠那就在此住下吧,姨不怕多一个女儿!”赵姨道。

“好啊!在你这我们可以等价交换!”敖姬非常爽快但也直接干脆!

“不用!”赵姨无奈摇头,这个女孩还真是实在!

翌日清晨,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将敖姬惊动,她本就神识敏锐昨晚又睡的不好,对这种异象自然敏感。

顺着门缝向外窥探敖姬就看到了赵山,在院内他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在小声议事没敢大声,显然是不想惊醒道熟睡中的母子。

很快,两人便相继离去行色匆忙!

敖姬不禁皱眉,心底嘀咕,这里毕竟距离伏日山脉太近了,继续呆在这里必然遭劫!

可是,现在明显还不是离开的时候,最起码得等到晚上!

然而,等到中午赵山回来,敖姬才知自己多疑,伏日城确实来了客人不过却并非她所想的那般大敌,而是有名的宗门《诛仙堂》入主此城在大肆宣传要招收学员!

赵山有意让赵天参加去试试运气,不过,却得到了赵姨的好一番打击,她着实舍不得离开儿子,一旦赵天入主宗门成为修士就意味着他的远征也意味着母子分离!

“不去哈!天儿咱不去哈!”赵姨还在开导,她坚持己见!

赵山却有不同意见:“去!为什么不去?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一旦天儿出息了扬名了,可就光宗耀祖了!”

看出了赵姨眼中的不舍赵天摇头道:“爹要不我就不去了吧!《诛仙堂》是大宗门底蕴雄厚我这天资肯定不够!”

“不!你能选上的要有自信!”敖姬适时开口,半日相处她早已和赵氏母子打成一片,虽然还和赵山不熟,可她就是自来熟,不腼腆不羞涩夹在一家三口之中可谓相当从容。

她神识敏锐看的出来赵天根骨很正,只要能给予正确的引导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经过一番争执,赵姨终于妥协同意赵天一试,那是她的儿子她也着实不想打击他的自信,左右他的抉择!

不过,了解母亲心意,赵天注定不会用心!

夜深了,敖姬轻轻推门打开了不远处的一间卧房,房内有蜡烛散发着微弱荧光,而在床上赵姨正睡的香甜!

现在天色还早,赵家酒楼虽有专人打理,可赵山晚上必须得去照料,现在他还未回来,硕大的双人床上仅有赵姨一人!

她的睡姿很是雅观平静,不过,却面色苍白让人看着心疼!

一天接触,敖姬知道赵家三口都是好人,尤其是赵姨对她更是呵护有加仿佛真的把她当成了女儿!

敖姬要走了,不过,走之前她得还情报恩!

“姨……”敖姬轻轻呼唤不想让赵姨太过紧张敏感,她右手持勺左手端碗,喂赵姨喝下了那一碗殷红血汤!

这可并非凡血,而是她的血液,可治世间万疾,这就是她的等价交换,她要还情报恩!

赵姨仿佛真的没有过多警觉,闭着眼睛昏昏沉沉就喝下了那一碗殷红血汤!

擦净她的嘴角,敖姬默默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行走在大街上这里非常僻静,现在天色不早了,大街上早已没有闲人游荡,敖姬为之动容,她从大荒深入步入人族聚居地,追求的就是安逸安稳的生活,而这里足够安宁!

而且,赵家人对她确实不错!

在街道上踱步徘徊敖姬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才迈步回头!也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不信自己真的会那么倒霉!

夜深了,异样的响动将敖姬惊动,她坐起身侧耳倾听,不远处有人在哭也有人在叫!

“去,把药老请来!”这是赵山的声音,沉稳干练的他此时也略显焦急与惊慌。

大门应声而开,有人影加速跑开,那是赵天,他已泪目!

敖姬忍不住开门,放眼望去,在不远处的卧房门口房梁之下,赵山紧抱赵姨满面伤感!

“怎么了叔?”走近赵山敖姬忍不住动容,稳如赵山此时竟也已伤心泪目!

“没什么,你回屋睡吧!”赵山的目光在有意躲闪,他不想让这个女孩看到他无力懦弱的一面。

在他怀里赵姨嘴角溢血奄奄一息,生命体征每况愈下显然已时日无多!

紧盯赵姨敖姬忍不住皱眉,好一番上下打量道:“叔,你让姨吐吧,吐出来就好了!”

这时,赵姨适时睁眼,无力的眼皮之下目光复杂,她虽不愿相信敖姬会害她,可是,她会如此都因为那一碗血汤!

“没事的姨,吐出来就好了!”敖姬再道。

“叔,让她吐吧!”抬起头认真的望着赵山敖姬由衷再道:“赵姨内有淤血堵塞了喉管再不吐出来就真的危险了!”

然而,赵山显然不想理会眼前这个不经世事的黄毛丫头,目光瞥向门外便选择了默默等待药老到来,让敖姬越加着急!

无奈之下,敖姬只好出掌拍在赵姨胸前,一股热血喷涌溅她一身!

见状,赵山大骇:“你……你干什么?”

情急之下,赵山直接出掌将敖姬震飞将房梁撞断!

这时,有人影闪近将敖姬牢牢的护在身后,望着赵山目光复杂:“你干什么,怎可打孩子!”

这是一个麻衣老者,头发很白一脸皱纹与白须,年龄不小不过却健壮精炼,没有应有的衰弱!

“药老!”来不及解释,赵山直接将其拉至近前帮赵姨疗伤,而他却紧盯敖姬还在警惕!

抹了一把嘴角溢血,敖姬艰难爬起回瞪赵山不甘示弱,那硕大的双眸阴寒无比!

一番检查让药老震惊,让赵山欣喜,让敖姬松了口气!

“怎么可能!那隐疾……”药老不敢置信,同样也不可思议对赵姨又是好一番检查,这才瘫软坐地暗叹天意!

他早已知晓赵姨隐疾,没想到那隐疾竟已彻底治愈这形如虚幻!

“没事!小事,帮她将体内淤血吐出来就没事了!”药老道。

闻言,敖姬默默离开,留下了赵山与药老照料赵姨!

良久之后,赵天才姗姗而回气喘吁吁,因情况紧急药老直接飞遁而来,仅留下他用脚丈量大地!

老少三人打理赵姨直到很晚,门外这才趋于平静,送走药老天边已亮一抹鱼肚白,赵山没有回屋而是敲响了敖姬房门!

事后回想赵山那一掌确实重了有些欠考虑了,他很担心敖姬同样也欠她一个道歉!

“没事的,叔,我自幼随父母行医有点经验,当然,我也理解你!我没事的,叔,你回去睡吧!”敖姬没有开门隔着房门如此回应,当然,她确实是有点生气了!

“好吧……”无奈一叹,赵山只得迈步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