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遇到狗血破事

“丫的,痛死了。”

男人沉重的呼吸就在耳边响起,她下意识的推了一把,睁开眼睛……正好对上男人怒火冲天的黑眸,眼眸里满是刻骨的冰寒和厌恶。

啊啊啊……

来不及惊呼,男人就如同一座山岳一样覆盖了下来,根本没有给她挣扎抵抗的机会。

丫的!

她本是中医大学的研究生,在教授指导下,给一个病人用归一灵针治疗。

就在几分钟前她收针的时候,病人动了一下,灵针不小心划破了她的手腕,血浸入她手腕,手腕的太玄眼瞬间爆射出耀眼的亮光,光波荡漾中,她眨眼间就消失在病房之内。

再醒来时,她居然被一个臭男人压着。

色胆包天,简直是不想活了!

她用力扭动身体:“滚开,你想死吗?姑奶奶可不是吃素的。”

见她激烈扭动,男人眉头紧蹙,用力甩甩头,压制不住体内的狂躁,眼眸变得更红:“不是吃素的?白清歌,堂堂世家大族嫡女在成亲路上迫不及待的勾引南越人,筹谋烧我粮草杀我兵士,还在成亲之夜给我下药,企图拉我下水,颠覆大夏!”

“好的很,白清歌,你想找死那就让你如愿以偿!”

被下药了?

下一秒,她说不出话来了。

事后,男人冷酷的站起,被药控制的声音越发疯狂冷酷:“要不是程欢及时揭露你的真面目,本世子就要成为大夏罪人了,你简直是罪不可赦!”

说话间,男人已经穿戴整齐,轻蔑的瞪一眼犹如破布娃娃一样的白清歌:“来人!新婚夫人心念百姓,愿青灯古佛,长居药林寺为大夏百姓祈福。”

“叫马车来,即刻送夫人到城外的药林寺。”

说完,男人罩上铠甲,大步蹬蹬蹬出去了。

马车骨碌碌,震荡着沿着崎岖山路前行,马车内的白清歌躺着一动都不能动。

这副身体本就虚弱,此时只剩下一口气了,几个粗壮婆子潦潦草草的给她穿上衣服,把她扔到马车上,她的理智才慢慢回到自己脑海里。

这是在历史上架空的朝代,大夏王朝。

她穿越到了当朝侍郎的嫡女白清歌身上。

原主自幼爱慕镇南王世子程凛,可偏偏对方同国公府的韩小姐定了亲,

她不甘心,费尽心机想要嫁给程凛。

正好赶上程凛带着镇南军同蛮夷各族苦战一年,身受毒虫毒舌毒蛛毒雾危害,不得已求取白家祛毒至宝玉蟾蜍。

而原主借此机会,以玉蟾蜍是白家嫡女的嫁妆为名逼迫程凛退了韩家的亲,心满意足嫁给了他。

没想到来南岭送亲路上,被南越人偷偷喂下迷药,做出她勾结叛国,跟南越情郎双宿双飞的谣言。

一到镇南军驻扎的南岭城,同在送亲队伍中,气愤不已的程欢就告知了世子程凛。

今夜,正是她成婚洞房之日,她被程凛下令狠狠毒打一番,又狠狠的欺辱了她。

世子夫人自己决定一辈子青灯古佛为大夏百姓祈福,呵呵!

马车内的白清歌苦笑着,这都是什么狗血破事啊,怎么偏偏让她遇上?

四年后。

冬日寒冷,鹅毛般的暴雪密集而下。

程凛面色如冰,骑着马,身上的黑色披风落满了雪,如同天地白茫茫的冰雪一样要将人冻死。

“好一个世子夫人,让你一辈子在南岭城外的药林寺里为大夏百姓祈福,不知道又用了下作手段告到太后面前,太后责罚我亲自接你回府,白清歌,你就这样想上杆子找死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