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悲催的吴文胥

九月的天依然很是炎热,骄阳高挂,空气里弥漫着闷热的气息,秋蝉仿佛不知疲倦般的聒噪高叫着,偶尔有学生捧着书本经过,听此鸣声更是一阵心烦。路边排排小树无力的低垂着脑袋,整个校园在炎热笼罩下,显得泱泱无气。

“好!还!快把上路的塔推掉!”“哎!胥子,你的易不给力啊!”一间寝室中,两个才认识的男孩正激烈的打着英雄联盟,他们时而兴奋,时而沮丧着脸,这是款最新开发的即时战略游戏,采用DOTA模式,玩法新颖独特,立刻就吸引了大批玩家的眼球。

被称为胥子的男孩简单的穿着件白色衬衣,听见室友叫喊,他慵懒的盯着眼前屏幕,其相貌很平庸,是那种放入人海中就被立刻淹没的典型。但是,他的双目却炯炯有神,这是种异于常人的光彩,漆黑的双眸好像是两口无尽黑洞,只是看一眼,就如同自己灵魂被吞噬掉似的。

面色略挂衰意,他无奈地发出一声轻叹,对于不经常玩游戏的他,想把这种操作复杂、意识要求极高的游戏玩好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他的名字叫吴文胥,由于高三不够努力,考出的分数很是差强人意,只上了个三流大学,虽然很不甘心,但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还好几个他高中时的几个死党也奇迹般的考入这所学校,不然吴文胥可真要直喊坑爹了。

吴文胥眉头皱得如同死结一般,这款游戏新人玩起来虽是吃力,但是精彩的画面,热血膨胀的战斗场面,又是令自己爱不释手,所以在众死党的强烈要求下,吴文胥只好半推半就的拿起鼠标抱起键盘,开始了英雄联盟的征战历程。

他狠狠摇了摇头,待易大师复活后,又是聚精会神的操纵起来。无数次令别人成为神一般的存在后,吴文胥终于学会利用草从来猥琐自己,偶尔也能够趁着队友团战时AA防御塔,不过刚刚就在其准备拿下防御塔之时,却又被对面那恶心的死歌出其不意的收割掉了生命,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自家的阵容是偷塔大师易,黑暗之女安妮,寡妇制造者,寒冰射手以及蛮族之王,在对面没有肉的情况下,安妮的超高爆发力配合蛮族之子收割对方人头,寒冰射手不时放只冷箭,寡妇制造者负责狙杀对方逃亡英雄,这局打得还是相当顺风,只是易大师的拆塔任务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在0—12的代价下,还是小兵替其拆掉了上路的第一尊炮台。

秒杀送葬者击杀了天控召唤!看着屏幕上浮现的血红字体,吴文胥不由哭丧着脸,他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就死去了。

“哈哈,胥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菜啊!”坐在下铺的男子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这不是嘲笑,而是在彼此在深厚友谊中才拥有的鼓励。

“下次一定要宰了他!”吴文胥发狠似的晃了晃拳头,他凝视屏幕,这段长久的复活时间还真是够自己受了。易大师举着长剑,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在吴文胥控制下,小心翼翼的对着上方第二尊炮塔移动起来。

在死了第十三次后,吴文胥出门前咬了咬牙,终于忍痛买了个七十五金的眼睛,这绿色带翅膀的眼睛可以侦查战场迷雾,希望能够关键时刻救自己一命吧。“需要猥琐,需要猥琐。”

草木繁盛,吴文胥一边心中默念真诀,一边扫视地图红点,好好,有四个点正聚在下路,还有一个在中路游走,看来这次有戏!吴文胥兴奋的手指发颤,只要拿了这上路第二尊炮塔,敌人家的大门可就是相当于对自己敞开了!

吴文胥将绿眼安置于下路河间,他谨慎打着小兵,一时还不忘看看敌情,还好,敌人似乎都被自家牵制了,地图上,易大师跳跃一剑,那剩下的最后一个炮兵就这样惨死于其剑下。“都是钱啊!”吴文胥双眼闪闪发光,这短短两分钟竟打了二百多金,这笔金币对于自己来说还真是款巨额了。

“哈哈,炮塔,我来了!”吴文胥兴奋的怪叫一声,在众多兵士的掩护奋不顾身的冲向了炮塔,这些小兵悍不惧死,前仆后继,因为游戏设置的仇恨缘故,在敌人塔下英雄不攻击敌方英雄之时,炮塔只会清扫小兵,待兵士全部死绝后才会攻击剩下的英雄,吴文胥因为炮塔倒不知挂了多少次,所以他对炮塔可谓恨之入骨。

易大师的暴击伤害很客观,虽然吴文胥在开局三十分后,也只不过死憋别出来个忍者之靴与提亚马特。

易大师虽然在吴文胥的控制下显得极为脆弱,不过攻击还是比小兵高上不少,他拆塔之势很是迅猛,貌似中有种风雨欲来,强力攻杀之感。

吴文胥此时已完全不再注意地图,他将炮塔当做对面那个死歌,狠狠揉捻。易大师总算没有辜负吴文胥小朋友的期望,在屏幕上闪现出天控召唤摧毁了防御塔时,吴文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幸不辱使命。

“胥子,快闪!”下铺兄弟忽然大吼一声,这声如雷鸣,吓得YY中的吴文胥险些从床上滚下来。“怎么了?”吴文胥愣愣的盯着屏幕,易大师失去控制,扛着他那把长剑傻傻站在的原地,屏幕下方红点闪烁,吴文胥疑惑了,敌人不是全在下路了吗?

“我是说我们人快闪啊!世界末日了!”下铺兄弟都不顾的穿衣,光着上身就逃跑了出去。“世,世界末日了?”吴文胥眼角微微颤抖,他拿起手机,九月十三日,不是愚人节。“他玩游戏玩傻了吧。”吴文胥无奈耸了耸肩膀,看着屏幕中呆站在地易大师,吴文胥又是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接下来,宰了死歌!赚足金钱的吴文胥得意回城,他半眯着双眼,那双眸却透露出一股冰冷的光芒,仿佛此时死歌已成为一具尸体。

一丝热热的风在周围流动,仿佛是什么从缝隙里穿过,发出低而尖锐的啸声。吴文胥诧异的抬起头,他疑惑的伸出双手,有无数热流正从自己指间穿过,这些热流好像是从岩浆内发出,愈发滚烫,滚烫的渗入灵魂,让心底忍不住一丝燥热。

“哎,空调报销了。”吴文胥拿起身旁书本,无聊的扇了起来。“也不知铁子那家伙上哪去了。”吴文胥不由来一阵烦闷,他抬头仰望窗外,目光,却陡然呆滞!

吴文胥忽然如一尊雕像,手中书本猛的落下,他的嘴张成大大O型,冷汗,如洪水般肆虐后背。

“这…这是什么……”只见明媚的碧空上,不知何时竟多了一面太阳,不,准确的说,它的光辉应该比太阳更为强烈,这是刺眼无比的赤色光芒!而让吴文胥惊恐的是,这面赤色太阳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扩大,不错,它正在坠落!

这面‘太阳’疯狂地撕扯碧空,在高空留下一道长长地赤色轨迹,天空中好像有火焰翻滚,‘太阳’在高空撕扯着,颤动着,吴文胥只感觉热浪扑面而来,他再也顾不得欣赏眼前奇景,因为直觉告诉自己,这面‘太阳’是对自己奔来!

空气中的热风逐渐浓郁,吴文胥感觉自己体内的水分正在急速流失,他敢打包票,这温度至少也达到五十度!慌的急忙从上铺爬下,吴文胥逃跑还不忘从床底翻出自己喜爱的那双的浅蓝色拖鞋。

“我了个擦!”吴文胥惊恐的揣着房门,这门,居然被先前逃走的兄弟给无意卡死了!“给我开,快给我开!”吴文胥面目狰狞的踢着寝室房门,这房门的可狠度已大大超越了那个死歌。“轰!轰!”滚烫的空气中,沉闷的揣门声久久回荡,只是房门纹丝不动,好像在见证一个少年死亡。

“我草!”绝望的吴文胥终于忍不住骂出一句脏话,他的脚全然麻木,“芝麻开门,芝麻开门!”封闭的寝室已炎热的无法想象,吴文胥感觉自己的每一粒细胞都在燃烧,就连他得意识,也即将崩溃了。

如果末日真的存在,那么这一刻,或许就是自己的末日吧。

吴文胥绝望的坐到在地,想想这一辈子也没做过一件坏事,为什么厄运就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哎。”吴文胥轻叹着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冷酷的姿势,也罢,既然这一生平凡,那就让我死于不平凡吧。

“轰!”房顶猛的一阵震动,石块飞溅,尘土飞扬,他的双瞳猛然收缩,那其中仅剩一轮耀眼赤日,这是轮亮的可以刺瞎眼睛的赤日!

呼吸间,空气内的温度呈几何倍数递增,“老爸,老妈,儿子不孝,下辈子…一定好好偿还……”

末日降临,意识消散。

四层高楼,瞬间湮灭!唯有一个庞大深坑留在原地,这其中还剩的,是一个少年淡淡的悲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