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偶遇魂族

“愚蠢的人类,不知道这里是我们蛇人的部落吗?”

人还没有出现,嘶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是蛇人!”

雇佣兵老大对这种嘶哑的声音非常敏感,这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国家的敌人。

“真想吃了你们。”

树丛中钻出了蛇人的斥候军队

其中一个长相怪异的蛇人阴冷的说道。

“准备战斗!”

雇佣兵队长拿出了大刀。

战斗一触即发。

双方最强的都是斗师,这一战谁胜谁负还不知晓。

不过最有可能的结局是两败俱伤。

“杀了这群蛇人,这里的药材是我们的。”

“杀呀!”

“哈哈!”

“愚蠢的人类!”

“杀!”

长枪与大刀撞击在一起发出铿锵的声音。

斗气在体内疯狂运转。

蛇人得眼神充满着贪婪和嗜血之意,比起人类他们更像是野兽。

雇佣兵队长手中大刀快速的向前劈斩而去,大刀上面裹着一层薄薄的火焰,这是一种斗技。

一名八星斗者蛇人,直接被劈成两半。

领头的蛇人也不甘示弱,锋利的牙齿直接咬中了一名七星斗者雇佣兵。

毒液一瞬间进入了雇佣兵体内。

紫黑色的斑点瞬间浮现在这名佣兵的身上。

不到三个呼吸,这名佣兵就已气绝身亡。

战斗持续了一阵。

佣兵和蛇人各有伤亡。

不过主要的战力还在。

蛇人队长身上的斗气化作淡泊的黑色纱衣,他那红色的竖瞳中充满着暴虐的野兽气息。

此时他体内的斗气已经消耗不少。

不远处,身穿铠甲的雇佣兵队长脸色有些惨白,看样子是中了蛇毒,一旦没了斗气的压制,蛇毒会瞬间进入他的心脏。

不过濒死的野兽才是最恐怖的。

一位斗师的临死反扑,一般都能够拉一位斗师下水。

蛇人虽然凶残,但不是傻子。

灼热的风在沙漠中轻轻回荡。

绿洲上的药草,因为战斗被毁坏了一大片。

真是可惜了。

思量了片刻,蛇人选择了离开,他们是斥候部队,主要的任务是打探情报,而不是死战。

“人类,我记住你了,这里是墨蛇的部落,你们逃不出去的。”

领头的蛇人开始缓慢的向后退去,他不会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

雇佣兵队长严阵以待,手上的大刀已经被打出了豁口。

然而就在双方即将停战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出现了。

满天沙尘,呼啸而来。

是沙尘暴。

“怎么可能!”

雇佣兵队长愣着,蛇人也愣住了。

他们常年生活在沙漠中,这种沙尘暴不可能毫无预警地直接出现。

除非是斗皇级别以上的强者调动天地之间的能量。

“快跑!”

雇佣兵队长眼神中充满着恐惧,开始撒腿就跑。

他在后面跟着他的小弟。

很快沙尘暴笼罩了绿洲。

巨大的风沙如同乌云一样,遮天蔽日。

站在不远处的霍邪皱了皱眉头。

在那沙尘暴的中心,有一股强悍的精神能量,虽然没有他的奥特意念强大,但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消灭此地的所有生灵。

“斗皇吗?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斗皇出现。”

黄沙满天飞。

霍邪不想惹事,于是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风沙中,霍邪看到了。

一个黑色的人影在风沙中快速移动。

他的手上挥舞着黑色的铁链。

铁链的一头锁着一把锋利的镰刀。

“桀桀桀!!!伱跑得掉吗?一个四品炼药师的灵魂,哈哈哈!能换不少奖励啊!”

黑色的人影挥舞着锁链追赶着黄沙前面的白色身影。

这个白色身影,是一位白袍中年人他胸口挂着四星徽章,显然是一位四品炼药师。

“可恶,你到底是谁!”

“桀桀桀!没有实力的小垃圾,你不配知道本护法的名字。”

黑色身影随手一挥,黑色的锁链就如同鞭子一样抽在了白袍青年人的身上。

一瞬间白袍炸裂。

霍邪看得清楚,这位黑色身影的实力非常强悍,但是他似乎并没有急着杀这位四品炼药师。

就好像猫捉老鼠一样。

把你玩腻了再杀掉。

“桀桀桀!快逃小老鼠,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你,抽了你的灵魂。”

白袍青年人身上的白袍被黄沙撕裂,背后黑色的伤痕在不停的侵蚀着他的身体。

他本身实力非常强悍,是一位五星斗灵,可以斗气化灵,再加上四品炼药师的凝聚火焰和灵魂之力,就算是斗王也不一定能够杀了他。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阁下的实力犹如斗皇,在加玛帝国必然是风云人物,为何要与我作对,我愿意归顺阁下,祈求阁下放过。”

黑色的人影从黄沙中显现出来,一身黑袍在风沙中咧咧作响,只见他不屑一笑开口说道。

“斗皇,四品炼药师?在我们魂殿看来这连狗屁都不是,算了,也玩腻了,你可以去死了。”

黑袍人随手一挥,手上的锁链瞬间化作无数。

然后在空中相互交织,形成一张大网。

大网遮盖半壁天空,这位四品炼药师,如同瓮中之鳖直接被大网牢牢抓住。

“放开我,放开我,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给你,我的戒指里有我这一生钻研的炼药知识,还有无数无价的丹药,还有功法和心法,这些都是宝贝,只要你放了我,我都给你。”

“桀桀桀!杀了你照样是我的。”

黑袍人手上的锁链越缩越紧,直到最后那位四品炼药师被碾成了肉酱。

这是绝对实力的碾压。

残破的肉体上,一道透明的灵魂被黑色的锁链抽出。

“玩的真舒服,本护法最喜欢这种任务了。”

远处的霍邪听到了这位黑衣人的讲话之后恍然大悟。

“果然是魂殿,这桀桀桀的笑声,真是想被认错都难啊!不过关我屁事,你们魂殿把整个中州炸了都行,反正别招惹我。”

霍邪将自身的气息压制到最低,就如同路面上的一只蚂蚁一样。

但是有时候人是非常贱的,他看见蚂蚁,没有原因的就是想玩弄一下。

“呦!这还有个小蚂蚁呀!”

黑袍人发出了极其不屑的声音,显然他发现了不远处的霍邪。

霍邪:“……!”

“漏网之鱼,算了本护法今天心情好,就直接送你上路吧!。”

黑炮人轻轻一挥手,巨大的锁链携带着恐怖的威能抽向的了霍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