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三天的时间

鉴定室里此时只剩下了霍邪和朱竹清。

“那个魂骨很稀有”。

朱竹清开口说道。

霍邪点了点头:“那只是对你们来说,怎么你想要?。”

朱竹清不可能开口,因为她知道凡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好东西。

“想要!但是我会靠我自己的实力争取。”朱竹清高冷的说道。

霍邪嘴角轻轻挑起:“知道吗?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你说如果拍卖行的人动了念头,我们能够完好无缺的走出这里吗?。”

朱竹清听到这句话顿时警戒了起来。

“这么大的拍卖行怎么会。”

霍邪不置可否的说道:“你还是太年轻了,没有经受过社会的毒打,颠倒黑白,屈打成招,暴力执法,人类性格的黑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在贪婪欲望的驱使下,人类什么都做得出来。”

朱竹清低下了头,在皇室的教学中,其中也包含着关于人性复杂的多样性。

通过皇室的一些文献,朱竹清也知道人类在极端的欲望下会干出什么事情。

“那我们不是很危险!”

“切!如果他们真的敢这么做,那我反而更开心。”霍邪脸上露出了愉悦至极的笑容,就好像已经变态的麻婆神父。

朱竹清看着眼前的少年,越看感觉越神秘,似乎每一次都在变化,但又没有变化。

“你有必胜的把握。”

“没有,没有任何人有必胜的把握,我只是随时随地做好觉悟而已!”

霍邪握了握拳头。

朱竹清陷入了沉思,同样是12岁的魂师,眼前这个少年明显更加厉害。

“我明白了,没有人有必胜的把握,不管是什么事。”朱竹清想起了自己的皇姐,在天赋上两人的确不相上下,但是朱竹清的皇姐出生的比较早,所以修炼等级一直在朱竹清之上。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朱竹清就一定会输,机会是留给准备的人的。

“跟着眼前的人,我一定会学到很多东西,我一定会变强。”朱竹清内心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

弱者追随强者,在斗罗大陆上是很常见的事情,因为弱者想要生存,想要变得更强,那就只有向着强者学习,得到强者的庇护。

朱竹清是一个高傲的人,让她心甘情愿追随的人,必须是那种无与伦比的强者。

不到片刻的功夫。

老者就带着一位青年人进入了鉴定室。

青年人穿着一身金色的长袍,浑身上下气息内敛,是一位强者。

青年人微微一笑。

“想不到在下有生之年竟能主持拍卖一块魂骨,敢问小友姓名。”

“霍邪!”霍邪淡淡的说道。

“在下不才,是这间拍卖行的主人,名为方世,是一位魂圣。”

霍邪点了点头:“有事说事,我不喜欢和那种拐弯抹角的人打交道。”

“小友的性格如此之直爽,想必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敢问小友……。”

方世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该问的就别问,如果你们想要抢的话,可以来试试。”霍邪嘴角露出了趣味的笑容。

“怎么会呢!我们拍卖行可是讲诚信,这种砸招牌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干的,不过小友的这块魂骨,太过重要,刚好再过三天就要进行10年一次的大型拍卖会,小有的这块魂骨可以当做压轴拍卖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将会拍卖出不菲的价格”。

霍邪眼神一眯:“那如果出了意外呢!”

“放心好了小友,索托城我这个拍卖会的主人还是能说了算的。”

“哦!”霍邪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不屑:“三天吗?我等着。”

方世点了点头,并对着后面的老者说道。

“从现在开始两位小友的吃喝住行都由我们拍卖行来负责。”

……

最终霍邪和朱竹清离开了拍卖行。

朱竹清看着霍邪的背影突然开口说道。

“我总觉得那些家伙没安好心!”

霍邪稍微扭过头,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不是没安好心,是一定没安好心,不过这不是很有趣吗?我等着他。”

朱竹清高冷的脸上产生了不解的情绪。

“为什么?”

“因为强者,从来不会畏惧困难与挑战,想要变强,就要不断的战斗,为战而生,至死方休。”霍邪得眼睛中燃烧着炽热的光芒。

朱竹清陷入了沉思。

“成为强者,不惧挑战与困难,我能够做到吗?”

此时的拍卖行。

方世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旁边的老者也没有说话。

“大人需不需要我们……。”

最终老者开口。

“不需要,一块魂骨很珍贵,但不值得付出生命,一切按程序走,将消息散发出去,不该提的就不要提,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了,我相信有比我们更加渴望得到魂骨的家伙。”

“是!”

老者缓缓退去,金碧辉煌的拍卖行中只剩下了方世一人。

“一块魂骨,真是恐怖的诱惑力,索托城不平静了。”

能够混到这种份上的哪个人不是人精。

强大的实力,恐怖的智慧,能在索托城经营出如此强大的拍卖行,必然不是愚蠢的智障反派。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

美丽的朝霞斜挂在天空上,暗红色的光芒照亮着黄昏的街道。

霍邪看着朱竹清。

“你这家伙,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朱竹清沉默了,她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可能放任她就这样跟着。

“我想要变强。”

最终朱竹清下定决心的说道。

“关我什么事。”霍邪依旧是非常淡漠。

“你很强,不管是内心还是实力,我想要变得和你一样强,我不想当我再回星罗帝国的时候被我皇姐杀死,我绝对不认命。”

霍邪看着朱竹清那黑色的瞳孔,瞳孔里散发出来一种决然的气息。

“你想要变强,我难道就要教你吗?”霍邪脸上带着笑意。

朱竹清上前一步:“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天斗帝国的,我知道,当我再一次回到星罗帝国的时候,就是我与皇姐决战的时候,到时候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所以我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你们皇室,还真是无情啊!”霍邪耸了耸肩膀。

“这就是星罗皇室的生存方式,只有在残酷厮杀中获胜的强者,才能成为万人之上的帝王。”朱竹清说道。

“真是不错的决心,但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又能为我提供什么帮助?”霍邪淡淡的说道。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内心却有些无语。

“尼玛,别跟着我啊!找你的主角团行吗?我这只是一个马甲号,到时候搞完老毒物的药草园就直接原地升天了。”

……

ps,温度越来越低了,看新闻火山爆发,好像因为各种因素,温度会越来越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