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睡觉

戴沐白倒飞了出去。

整只手臂已经被霍邪打断,这已经是霍邪留手的结果,如果是哪些杀戮成性的主角可能直接将戴沐白杀死,毕竟多一个仇人,就多一份危险。

在确定多一个敌人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扼杀掉。

戴沐白靠在破碎的墙壁上,整个右手以不规则的方式扭曲着,手指已经被捏碎。

“咳咳!”

“你是谁?”

霍邪无趣的转身,那种眼神让戴沐白内心泛起了恐惧。

无所谓,渣渣,废物,虫子。

没错,那种眼神就是看这种东西的。

“强者的眼中,没有弱者的席位。”

霍邪带着朱竹清离开了,离开之前留下了这句话。

“你给我等着,我还有魂技没有用,下一次我绝对会打败你。”

随着戴沐白的离开,这场争斗到此也算结束了。

最倒霉的大概是这里的老板,莫名其妙的场子就被砸了。

虽然戴沐白说他全包,但是这小店的老板也不敢去要啊!毕竟得罪魂师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戴沐白旅店老板是知道的,是非常强大的魂师,但是楼上的那个少年似乎比他更强大,动起手来,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这个旅店给拆了。

惹不起惹不起,双方都惹不起。

旅店老板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打开旅店的房间,霍邪看了一眼朱竹清。

“伱要进来吗?”

朱竹清看着霍邪内心有很多的疑问,更多的是好奇。

还有就是被绿了之后的疯狂想法。

比如段正淳他王妃和马路边的一个乞丐……。

你绿我,我绿你,咱俩谁都不吃亏。

不过说到底,朱竹清现在也只不过是12岁。

霍邪作为一个经过21世纪法律熏陶的骚年,他是知道的。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和14岁以下的女生发生关系,不论自愿与否等同于犯罪。

反正就是这样。

最终。

两人进入双人房,房间很大,家具很多,不管是哪个地方,都可以……休息。

床很长很大,就算是睡三个成年人也没有任何问题,从床头打到床尾也没有问题。

洁白的被子上绣着颜色华丽的玫瑰。

这是双人房,情侣双人房。

可能真的是误会了,柜台小姐姐以为霍邪和朱竹清是情侣。

在斗罗大陆中一些大家族的孩子都喜欢出来玩,因为没有电玩,游戏,手机,小说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所以大概都闭门造娃去了。

看着双人房里面暧昧的摆设,朱竹清脸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哪怕她是高冷的人设,此时也有点坚持不住。

如果这个时候霍邪兽性大发,将她按在床上。

朱竹清不由得想到,然后眼神的飘向了霍邪。

霍邪没有那么多想法,这个马甲可是逼王的人设,身为逼王还不至于干这么龌龊的事情,这会降低这个身份的逼格。

“你。”霍邪微微转头看着朱竹清。

“我……。”朱竹清微微低下头,微微的调动着自己的魂力。

一旦霍邪真的想要做些什么,她第一时间就会逃跑,幽冥猫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你今晚睡沙发,想要白嫖旅馆就只能沙发上。”霍邪平淡的说的。

“哦!哦!”朱竹清一时有些愣住。

睡沙发,让一个女生睡沙发,这是直男吗?。

朱竹清想过很多的场景,比如说诱骗,比如说强行,比如说承诺,但是让睡沙发,着实是没想到。

星罗帝国皇室的教育可不是普通学院的教育,他们的教育大多数都比较早熟,一些贵族的女生从出生开始就是用来联姻的,所以关于那方面的知识会教的很早。

朱竹清虽然只有12岁,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

然后尴尬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霍邪很正常的,洗澡洗漱睡觉,睡很大的床,很舒服。

房间里总会飘来淡淡的香味,很安稳。

朱竹清有些失眠,但最后还是睡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在床上。

霍邪穿好的衣服望着远方。

朱竹清穿着单薄的睡衣,睡在沙发上,这睡衣是旅馆自备的。

沙发其实很大,摊开之后有两人床大小,所以睡一个只有12岁的少女,完全没有问题。

朱竹清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霍邪面前,厚厚的被子只裹住了半边身子,白皙的小腿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霍邪:“抱歉!我更喜欢御姐,小屁孩永远都是小屁孩,而且在下还有枭雄之姿,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虽然这个身份是马甲,但是该修炼还是要修炼。

霍邪趁着早晨精气神都不错就开始了修炼。

【蕴灵决】

周围的能量开始一丝又一丝的进入霍邪得体内然后转化成为光能。

光能在体内游走,不停的强化着身体。

三尾化作的查克拉在霍邪的小腹,随着光能的转化,越来越强大,这是更加完美人柱力。

现在霍邪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如果霍邪愿意随时可以使用光能将三尾召唤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朱竹清苏醒了,接下来他看到了让她一生都震撼的画面。

凝聚成为实体的能量一丝又一丝的进入霍邪的体内,霍邪的身体就像是无底洞一样,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能量。

“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修炼方式。”

朱竹清彻底惊讶,这种浓郁能够凝成实体的能量,哪怕是一丝也很难被炼化吸收成为魂力,这么多怕不是能够直接从27级进入29级,这个时候的朱竹清刚好是27级,所以拿自身做了比较。

霍邪似乎也是发现朱竹清醒了,于是停止了修炼,周围浓郁的能量瞬间散去。

“你醒了,睡得还好吗?”虽然是关心的话,但是霍邪说出来确实非常平淡。

朱竹清穿着白色的睡衣,苗条的身材此时在霍邪面前展露无遗,贵族的气质,修长的手臂,白皙如玉的肌肤,高冷中带着一丝娇弱。

让人很有征服感。

但是霍邪很平淡,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霍邪可是三观很正的正常人。

“醒了,就换好衣服离开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