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忍校毕业

佐助也是一样。

虽然经常装逼被打脸,但不得不说,佐助是那种打架可以输,但逼绝对不能不装的人。

在前世还没穿越前,火影论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天晴了,雨停了,二柱子觉得自己又行了。”

总结来说。

佐助的前半生就是,被他哥打,被鸣人打,被大蛇丸打,被他哥打,被八尾打,被班打,被大筒木辉夜打,被鸣人打断一臂,虽然一路是被打过来的,但好歹二柱子也到了六道级别,还获得了超级外挂,六勾玉轮回眼。

可是到了次时代,大筒木抱抱,大筒木摔跤,一个血龙眼的小孩就把完全体的须佐给打没了。

班爷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佐助虚成这样,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下狠手把佐助给拍死。

当然这还不是最拉的,最拉的还是六勾玉轮回眼竟然被一把苦无给戳瞎了。

那可是六道级别的外挂,被一个下忍偷袭给弄没了。

佐助好歹也是六道级别的,虽然实力下降了,但好歹也是超影,就这样被一个下忍偷袭了,真的说得过去吗?

简直就是强行削弱。

霍邪想到这里叹了口气,生活不易,火影叹气。

……

夜晚,一乐拉面馆正常营业,客人连绵不绝。

不多时。

伊鲁卡就提着鸣人走了过来。

“可恶的伊鲁卡老师,放开我。”

鸣人挣扎的说道。

“来了!”霍邪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对这一幕见怪不怪。

“霍邪,来两大碗拉面!”伊鲁卡脸上挂着微笑对着霍邪说道。

霍邪点了点头,开始着手准备一乐拉面。

在霍邪准备拉面期间。

伊鲁卡又开始教训鸣人。

“鸣人,以后千万不要再乱在火影岩上画了,那个是历代最伟大的火影。”

“嗯,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守护村子的英雄,而且我总有一天会继承火影的名号,成为新的火影。”

霍邪听到鸣人的这句话,抬头看了一眼。

在火影世界鸣人的童年是黑暗的,如果不是有伊鲁卡当做光明的指引,可能鸣人早已堕入黑暗。

“两大碗一乐拉面来了!”霍邪很快下完了两碗拉面。

“哦哦!拉面。”

鸣人端过拉面,然后掰开筷子,双手合十。

“我开动了”。

伊鲁卡看着大口大口吃着拉面的鸣人笑了笑。

“慢点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片刻过后。

鸣人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霍邪哥哥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霍邪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变化。

“对了,算算日子是不是忍校快要毕业了”。

伊鲁卡听到霍邪的话然后看了一眼鸣人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哎!!”

鸣人看着伊鲁卡那略微有些无奈的表情,立马急切的说道。

“别小看我啊,我可是未来超越火影的男人,不就是下忍的考试嘛,说过我就过。”

“你先把分身术学会了再说吧!”伊鲁卡用手摸了摸鸣人那如同刺猬一样的金发。

“可恶的伊鲁卡老师,不要小看我。”

鸣人甩了甩头。

过了片刻,鸣人突然堆起了笑脸,然后看着伊鲁卡。

伊鲁卡也察觉到了鸣人的情绪开口说道。

“怎么了?鸣人!”

“伊鲁卡老师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想要再来一碗拉面吗?”

“不是,能不能把忍者护额给我!。”

伊鲁卡看着鸣人那充满希望的目光,摇了摇头。

“这可不行,忍者护额,可是成为忍者的象征。”

“哎!!!”鸣人有些失望的说道。

“伱呀,就等明天吧,如果你明天能够通过考试,我会亲自把忍者获得赠给你,到那个时候我相信鸣人一定能够成为一位独挡一面的忍者。”

鸣人听到伊鲁卡的话,一扫之前的失望感,兴奋的开口说道。

“我一定会成为独挡一面的忍者。”

霍邪看到这一幕,不由想起自己的人生。

“一个人的人生总会遇到很多的人,有些是坏人,有些是贵人,伊鲁卡就是鸣人的贵人,如果没有伊鲁卡,鸣人的童年将会充满黑暗,长大之后,人格很大可能成为报复社会型人格,要知道童年的不幸,是要用一生来治愈的。”

……

第二天,黄昏,忍校毕业。

无数的忍校学生拿着忍者护额,兴奋地扑进自己父母的怀抱。

这一幕让人看着是多么的和谐。

只可惜这么欢快的时光与鸣人是无缘的。

树荫下鸣人孤独的坐在秋千上。

透过树的阴影,鸣人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

整个班级,只有鸣人一个人不及格。

“那孩子是妖狐吧!”

“对对对,就是那孩子。”

“似乎只有他不及格。”

“哼,那是他活该。”

尖酸刻薄的话语从孩子们家长口中说出。

鸣人微微的抬起头,原本活泼灵动的眼睛,此时有些无神。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种尖酸刻薄的环境中。

别人的辱骂已经成为了他的家常便饭。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鸣人很难再像平常那样,忽视掉这种尖酸刻薄的语言。

就在这时,反派水木登场了。

……

太阳逐渐落下,黄昏即将结束。

屋顶,水木和鸣人,以及马上出场的霍邪。

“我说你们在干什么!”霍邪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对着,水木和鸣人说道。

“什么!”水木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他。

“你是霍邪……。”

“好久不见水木学长。”

水木看着霍邪,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不过片刻之后还是开口说道。

“霍邪你什么时候来的。”

霍邪脸上表情不变平静的说道。

“刚到,原本打算是去忍校接鸣人的,但后来伊鲁卡老师告诉我说鸣人独自回去了,不过没有想到刚好遇上了,真是巧合。”

水木不知道霍邪是否听见了自己的计划,不过也无关紧要了,只不过是个平民而已。

“原来如此,那我就先离开了!”

“对了,鸣人记得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鸣人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挥了挥手说道。

“没问题,水木老师。”

“看样子剧情还是没有改变,如果不是今天太忙了,唉!我应该早点去忍识学校的”。霍邪看着水木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鸣人,走,我请你去吃拉面。”

“哎!霍邪哥哥……”。

鸣人内心有些挣扎,不过片刻过后还是开口说的。

“下次吧!霍邪哥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