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一次认真战斗

回过神来的路明非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

然后第一反应就是继续逃跑。

刚刚那一下快到极致的劈砍根本不是他的本意,更像是危险来临前的本能。

另一边受伤的野兽变得更加狂暴。

霍邪啃着苹果,看着这一出好戏。

“果然帅不到三秒。”

黑暗的走廊,传来慌张的脚步声。

路明非喘着气,快速的跑动着。

龙侍死死地盯着前面的亮光,他的胸口在不停的流着鲜血,整个走廊已经被鲜血铺出了一条长长的印记。

这出血量足够一个普通人去见阎王了。

慌张的路明非不停的向后看。

死亡的危机感笼罩着他的全身。

这就是快速成长的方法,只有经历过和了解过才能真正的长大。

想想到了未来,路明非亲手杀死了自己唯一的好友,无能的看着诺诺死在自己面前。

自己亲爱的公主被抽干血液。

自己的师兄被众人遗忘。

身为一个死小孩,他的心本来就小,容纳下的人也就那几个,结果失踪的失踪,死的死。

为了未来不悲剧,现在只能变强。

黑暗的尽头是一堵墙,路明非好死不死的跑到了死胡同。

唯有一战,要么生要么死。

“嗨……嗨!”

路明非喘着气,肾上的激素在快速分泌着,恐惧逐渐消失。

金黄色的瞳孔在耀眼的闪亮着。

不远处的龙侍停止在了原地,身为野兽的它只有狩猎的本能,为了填饱肚子,它能够吞噬同类。

但野兽并不是傻子,他能够感受到路明非身体内的那股炙热的火焰。

那是比他血脉更加纯正的龙。

一丝光芒打破黑暗。

世间的一切似乎定格了。

穿着可爱西装的小恶魔,慵懒的坐在蜥蜴龙侍的身上。

“哥哥!你不该害怕这种弱小的蝼蚁,甚至这种弱小的龙里连碰到你的资格都没有。”

路明非已经有点习惯了自己这个神出鬼没的弟弟。

“终于能歇一会儿了!”

路明非将刀插在一旁,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哥哥!要交换吗,1/4的生命,我会给你绝对强大的力量,比这种慢慢锻炼的力量要强上百倍。”

路明泽缓缓的从龙侍的身上跳了下来,那张漂亮帅气的正太脸上,带着恶魔般的诱惑。

“搭噶,口头哇喽!”

路明泽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信任我呢?哥哥,明明我才是那个永远不会背叛伱的人。”

路明非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开口说。

“这个梦还有多长时间会醒。”

“很快的,哥哥。”

路明泽转身走到龙侍的旁边。

漂亮而又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龙侍的脖颈。

“如果哥哥刚刚砍的是这里,那么它就已经死了。”

路明非衰衰的笑了笑。

“我怎么知道。”

龙侍三米长的身躯定格在了这里。

路明非知道这里是梦境,一旦梦境结束,现实的时间就开始流失了。

“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交易呢?哥哥,你会死的,死在这种杂碎的手里。”

路明泽看着眼前的龙侍,眼神中充满着厌恶。

这是人类窃取龙王权柄所制造出来的怪物。

路明非没有说话,他在冷静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直面死亡,接受死亡,这是变强的第一步。

勇敢明非,不怕困难。

“哎!真是的,1/4的灵魂一个愿望,我很亏本啊!为什么哥哥你就不先尝试一下,什么我都能实现。”

路明非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双金色的瞳孔充满着坚毅。

“那我想成为世界首富,你能办到吗?”

路明泽笑了笑。

“哥哥,你的愿望应该更大一些,比如……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路明泽嘴角带起狂妄的笑容,仿佛他是至高无上的王。

路明非直接无视了他,然后拿起太刀开始认真思量着如何与面前这个怪物决斗。

“哎!哥哥,你这讨人厌的性格为什么还没有改变。”

路明泽双手放下,脸上可爱的表情变得有些苦恼。

“你赢了哥哥,就先让你体验一下吧!”

路明泽苦恼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

融合率1%。

梦境结束。

当路明非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世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五感强化。

龙血沸腾。

强大的力量让路明非不再畏惧。

未来这个死小孩可是真正的屠龙者,屠杀了三个龙王的屠龙者。

“不要畏惧哥哥,这种杂碎连看你的资格都没有。”

路明非的脑海里响起了他弟弟路明泽的声音。

唯有一战。

路明非手持闪耀着光芒的太刀,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进入状态了。

没有恐惧,只有战斗。

龙侍冷冷的盯着前面的猎物,它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的猎物变得危险,但是它现在很饿,算起来它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进食了。

最终食欲战胜了理智,龙侍发出愤怒的吼声。

“吼!”

随着吼声,一道身影窜向了路明非。

路明非摆好架势。

这个架势很奇怪类,似于浪客剑心中天翔龙闪,算是一种快速的拔刀技巧。

在两人的距离达到两米的时候,龙侍张开了嘴巴。

锋利的牙齿指向了路明非的喉咙。

一击必杀。

这是野兽猎杀猎物的时候常用的招数。

路明非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那个小恶魔曾经说过,想要真正的杀死这个家伙,就要砍断他的脖子。

“就是这个位置。”

路明非眼神轻轻眯起,这让他在黑暗中看得更清。

0.2秒足够分出胜负。

“嘭!”

路明非被撞飞了出去。

“好痛!”

第一次感受到剧烈疼痛的路明非,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沉闷的叫声。

想要打别人,首先学的就是要挨打。

另一边鲜血喷洒,龙侍半个脑袋被切了下。

那个位置刚好是路明泽手指划过的位置。

真是一个好弟弟。

片刻过后,龙侍抽搐的身体回归平静。

鲜血缓慢流淌。

“赢了!”

路明非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体验过。

ps,黑猫在中国是辟邪的象征,但是在国外也就是西方,是恶魔,是魔鬼的象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