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李牧

(前面有点二,后面就好了,我的很二,忍忍就过去了。)

“烧饼卖烧饼了,好吃的烧饼。”

“来,来,来,这位爷来尝尝我家烧饼,吃了我家烧饼之后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唉,唉,唉,你个花子也敢来我家店?”

这里是赵国的都城——HD。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小贩大声的叫卖着,穿着粗布麻衣的平民老百姓手中紧紧攥着几枚刀币,在摊贩处买着自己所需要的粮食。

看的出来他们买的都很小心,很少很少,其中还有不少人都在与商贩砍着价,毕竟这个价格可比之前贵了太多,不得不讲讲价。

不说别的,这里战乱刚过没两年,这年头平民老百姓能吃到饭已经是极大的奢侈了,还要照顾一家子人吃饭,买东西自然是能省则省。

这些人大多面黄肌瘦,而且大部分是女人,一部分是未满十二小孩和年过六旬的老者,成年男子很少,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看上去都如同难民一般。

一处人群中一阵推搡,人堆处挤出一个人。

一个奇怪的人,那是一个小男孩,看上去不到十岁,他头发乱糟糟的,但有些眉清目秀的感觉,大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有些后怕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说他奇怪,是因为他穿的不是老百姓的粗布麻衣,也不是权贵人家的锦衣玉袍,而是蓝白相见的服装,至于是什么,这里的原住民也瞧不出来。

周围人并没有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男孩,都在自己忙着自己的,毕竟这几场战乱可是炸出一大批难民,多少奇人异事都不足为奇。

安阳看着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又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不禁自言自语道:“真是够倒霉的,这什么鬼地方?”

男孩的名字就叫安阳,站在大街上看着四周陌生的场景,眼中充满迷茫,随后又是一阵无语。

这什么鬼地方……

这里明显是某国古代,高高的围墙,大大小小的木屋,街道上满是不怎么好看的古代服装,难不成这是穿越了?

“但我就蹲个坑都能穿越?”

安阳低声喃喃道,他不就是在蹲坑的时候在某音上刷着华夏历史三大耻辱之一的五胡乱华吗,正感到愤怒时,腿一软,突然眼前一黑,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系统大大?在不在?”

安阳心里念叨着穿越者自备的系统,但久久无人回复,让他有些失望,居然没系统看上我?

最弱穿越者!

看上去他稳的如神,其实内心极为慌张,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前世他可是成年人……总不能再蹲坑穿回去吧?

“咕咕咕~”

感受到肚子传来不满的怪声,安阳还是决定先去混口饭吃,然后搞清楚这里的究竟是哪。

计划好后,安阳毅然决然的向城内走去。

一路走来目光所及大部分都为女性,这些女的还都贼高,少说都在一米六以上,他都有些怀疑,他这是来女儿国了?

这不是宅男的最爱吗?要是能抱回家,养的白白胖胖的该多好……

但显然安阳现在可没时间去弄这些东西,因为他已经盯上了一家烧饼摊上的客人,客人点了三个烧饼,吃了两个,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带走剩余的一个。

安阳目光一扫周围,发现已经有不少人盯上了这里,大多是些小孩,但看得出来他们的腿都是抖的,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因为慌乱。

很快,客人结完账后便走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拿走那块烧饼,安阳暗道一句:运气不错。

旋即他行动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轻盈了许多,速度也比前世快了不少,接近十米的距离,只是片刻他便来到了桌前。

但他手都快拿到烧饼时,一只有些皱纹但很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他。

被逮到了!

安阳心中一惊,手连忙乱动起来,脚也向反方向跑去,想要强行挣脱开来,但却始终没有成功,那双仿佛黏上了他,怎么也挣脱不了,而且他发现被抓着的手腕没有丝毫挣扎后的疼痛感。

这双手向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就在这时,抓住安阳的人开口了,声音虽然苍老,但是,是那种很有力的,很是洪亮:“小子,偷东西可是不对的。”

次奥,第一次就被抓住了……

安阳心中暗骂,无奈的耸耸肩,看来跑是跑不掉了,那就面对好了,他抬头看去,一个人高体壮的人站在他面前。

那人是个老者,一身简约的黑袍,花白的头发被打理的整整齐齐,老者脸上皱纹有不少,但面色严肃,眼睛没有丝毫混浊感,反而极为有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且老当益壮的感觉。

“大人,这也不算偷吧,我也是个好人,只是实在是太饿了,而且我这是第一次,大人放了我吧,我娘亲都死了,求求你了大人。”

没有片刻犹豫,被安阳盯的有些发毛,立刻发挥了影帝级别的表演,嘴里说着,眼泪就已经充满眼眶,似乎已经沉浸在失去母亲的痛苦中,用不了多久就会破防,大哭一场。

见老者不为所动,安阳继续说道:

“放过我吧,咱们都是第一次做人,不要把路走绝了,万一日后还需要帮助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大人您说是不是。”

“呵呵。”

对此老者只是微微一笑,对安阳的说法不置可否,只见他手指一动,指尖搭在安阳脉搏上,同时一股力量进入安阳体内。

安阳脸色一变,他是身体的主人自然发现了身体多了股气流,正通往自己的肚子,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身体里多了东西很不好受,既然手动不了,那么本能反应就是上嘴咬那名老者。

但他刚想咬时,却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身体仿佛被定在那了一样,安阳心中一惊,这又遇到了个什么神仙?难不成我要死了吗?

一想到死这个词,一股恐慌感生了出来,谁能安心面对死亡呢?他腿脚都有些抖了,全身变得无力,若不是有那股力量,只怕他现在早已瘫倒在地。

我一定实在做梦!啊!我还没娶老婆呢,我的二次元老婆们再见了,呜呜~

安阳开始暗自后悔,若是不去请假蹲坑,若是不去偷吃的,他也不会现在就死啊,这可真是天妒英才啊……

但很快安阳发现肚子处传来热感,饥饿感也减少了一些,全身无力也不见了,反而倍有劲,全身充满力量。

而那老者也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慢慢变了,先是有些惊讶,又后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

“怪不得力量这么大,奇经八脉居然打开了一,二,三……怎么可能奇经八脉居然全部打开了?

这等恐怖的天赋……”

老者目光逐渐变得凝重,一双有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安阳,仿佛是想看出些什么。

后者对老者的话有些疑惑,微微开口,试探的问道:“老先生?”

老者见安阳这么谨慎,不由得一笑,问道:“小子,看你也并非赵国人吧?你来自哪来?”

“呃……”安阳一愣,这让我怎么说?便试探的说道:“要不然我忘了?”

那老者听了安阳的回答也不在意,松开了安阳,往屋内走去,跪坐在空垫上,敲了敲桌子,随口说道:

“罢了,不想说就算了,你也过来坐吧,别想着跑,老夫可是很厉害的。”

老者说着没错,若是之前,安阳肯定撒丫子转身就跑,但见识过老者的厉害后,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学着老者的样子,慢慢的跪坐过去,见老者眼神低微,似乎在思考什么。

安阳也不说话,回想起老者提过“赵国”二字,开始思考起来,赵国也算的上是个标志性国家,该不会怎么巧吧?

这时,店家小二跑了过来,看见老者,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连忙上前一步,问道:“将军,你要吃点啥?”

老者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安阳,说道:“五个烧饼,两碗豆汤。”

听见老者的话,安阳也不再去想什么赵国了,不自主的咽了咽了口水,抿了抿嘴,终于可以开饭了吗?

“将军请稍等。”

小二离开后,老者看向正一脸期待的安阳,敲了敲桌子,安阳转头看来,出于礼貌,便说道:“老先生今日之恩,我定当铭记于心,日后定会报答。”

老者点点头,继续敲着桌子,开口问道:“小子,你家人应该是在战乱中死的吧?”

“是的,我娘死于战乱。”

安阳微微点头,说自己家人死了虽然很不好,但他也没办法,一个谎言总是需要数个谎言才能圆过来。

谁叫自己嘴瓢?

老者继续敲着桌子,问道:“那你对战争怎么看?你认为战争究竟是好是坏?”

安阳皱眉,他是一个热爱和平的社会好青年,战争他是不喜的,但战争可不能单纯的用好坏来评价,许久后,安阳想起了前世看的一篇报道,这才回答道:

“战争不能用好坏能评价,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看的角度不同而已,胜利的一方认为是对的,失败的一方就会认为是错的。”

老者先是一愣,后又点点头,这话有理,如今几国之间早上你打我一下,中午我踢你一脚都是常事,根本说不出谁好谁坏,只有胜者才有资格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去批判人。

灭了哪国后,找个小说家或者史官记录一下,抹黑败者几句这不是常规操作吗?

老者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安阳,居然还有?他微微一笑,说道:“你可以继续说。”

“若是没有战争,人口数量就会不断增加,到时候粮食就会变少,个人分到的物资就会少很多,没了食物人会怎么样,不敢想象。”

安阳不急不缓的说道,这话不管放在前世还是古代都可以用,战争无非就是为了那几样东西,其中最多的便是利益,若是利益合理分配战争恐怕会少很多。

当然前提是领导者们不是那种战斗狂。

随后安阳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轻声说道:“老先生我是看你人好才说的,你可不要乱传啊。”

“放心吧。”

老者点点头,应道,他自然不会做出那种事,为将者自身需正,告密是小人的作风。

随后他便开始思考起这小屁孩说的话。

这是事实,哪怕在那一战之后赵国人口锐减,但粮食依然不够,每年饿死的人依然不在少数。

他认同了安阳的话,同时他也想看看这个小孩肚子里究竟藏了多少墨水,便敲着桌子,继续问道:

“但是战争会死很多人,你的家人就是因为战争而死的,你难道不痛恨战争吗?”

这次安阳没有犹豫,回答:

“恨是自然恨的,但这是自然规律,当资源与生物不是正比时,食物链就会崩溃,那时候战争就会来临,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民不聊生。”

总之就是一句话,战争孕育了和平,和平照就战争。

虽然不知道“食物链”与“生物”是个什么玩意,但老者也大概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闭上眼睛,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似乎是在斟酌组织着自己的语言,许久后,化作一声叹息:

“小子,你叫什么?”

“我没叫啊?”安阳一脸茫然的说道。

老者皱眉,这小子怎么感觉脑子有些不灵光,不会是在耍老夫吧?

“我是问你叫什么?”

“我真的没叫啊!”

安阳暗自笑了笑,这老头还挺好玩,谁叫你刚才那么多人,只抓我一个。

忍住!

老者深呼吸一口,行,算我没问清楚,“我问得是你的名字叫什么?”

安阳撇了撇嘴:“你早说不就得了,我叫安阳。”

安阳,听上去光明磊落,这名字不错,偷东西也是被迫无奈,以后好好管管就行……

老夫一身兵法无人传承,现在遇到了你。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安阳身上,除了有些顽皮外,他对这小孩很是满意,嘴角上扬,开口道:

“安阳是吧?老夫,赵国李牧。”

“小子,老夫欲收你为徒,你可愿,做我的徒弟。”

没等安阳反应过来,耳边又传来店小二的声音:“将军,饭来咧!”

(第一次写书,是个废物,大家见谅,先给读者老爷找个没人的地方磕一个,祝诸位越长越帅,财源广进~)

(看了一下评论我就知道九年义务教育任重而道远啊,不说别的,五胡里的匈奴,鲜卑,羯族,战国时期就有了,而且还不弱。)

(鲜卑是东胡分裂而来,羯族是匈奴的一部分,很多人问五胡和战国有什么关系?这还不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