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区的笑傲江湖
  • 盲盒生活秀
  • 衣山尽
  • 2853字
  • 2021-12-23 09:29:20

国庆刚过,蓉城市,人和新城小区,网球场,两老头正在决斗。

说是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事情是这样,人和新城位于蓉城郊区,紧邻双流国际机场。小区内绿水成阴,曲水环绕,游泳馆网球场一应俱全,里面的户型有独栋、联排、洋房三类,乃是本地一等一的高档楼盘。

以现今蓉城的房价,能住在这里的要么是富商大贾要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社会贤达,至少也是个中产。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特别是这些成功人士,在单位在自家公司威风惯了,大家聚一块儿,难免分出三六九等,排个座次,也彼此不服。

前一阵子小区成立业委会,要选举二十名业委会代表,自愿报名,民主投票。很快,候选人名单出来了,有二十一个候选人。其他人还好,就川西老余和山东老王产生了争议,也就是说要在这两人中淘汰一个。

两人就开始了激烈的竞争,各自弄了十几个微信QQ群,阐述自己的执政理念,痛斥对手的昏庸无能和人品低劣。双方从学历、所从事的行业和为社会做出过什么重大贡献全方位比较。

川西老余以前是矿山老板,山东老王则是蔬菜种植大户,两人在退休前都是领导过上百员工,为地方财政和就业出过一份力的。他们以前又各自挂了乱七八糟十几个社会团体头衔,至于文化程度,彼此都是初中毕业,在这些方面,倒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掐到最后,两人不出意外地落到个人财务的攀比上。

川西老余直接来了一句,我是住独栋的,老王住联排,凭什么跟我争,又拿什么跟我争?别说欺负你,我这是以德服人。

山东老王那一代企业家因为时代局限没读过什么书,又爱面子,唯一自傲的是自己在商品经济地大潮中站在风口起飞一路扬帆。身家是他们的骄傲也是最看重的事物,川西老余这会心一击直接点到老王的死穴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老王就在业主大群里狠狠地跟老余干了一架,刷屏刷了一千多条消息。

川西老余干了一辈子矿山,拳打脚踢几十年,如何是伶牙俐齿的老王的对手,冲冠一怒,留言:“月圆之夜,西岭之颠,一剑西来,打你龟孙!”

可惜盆地本就多阴雨,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太阳天屈指可数,这才有蜀犬吠日的说法。太阳如此,月亮亦是如此。

待过得几日,二人死活等不来明月。今天在群里又拌了几句嘴后,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愤怒,也不去想什么仪式感的事,

于是,余大侠王巨侠约在网球场笑傲江湖,刀在手,就现在,跟我走。

听到这个消息,人和新城物业中心的金管家周山水听到消息,急忙赶过去。一看,倒是吃了一惊:好家伙,你们还真是武装到牙齿了?

只见,老余穿着一件跨拦背心,露出胳膊上黑亮的腱子肉,面如蓝靛,血盆大口,宛若庙里的金刚怒目,他脚上还穿着一双矿工用的翻毛皮鞋,若被踹中,怕是肋条也要断上两根,整个打扮极具攻击性。

至于山东老王,则是另外一种装束,他身着厚实的缀满金属钉的牛仔服,手上戴着真皮露指手套,脑壳上还扣着一顶自行车头盔,防护得周全。

老余是锋利的长矛,老王是坚固的盾牌,双方凑一块儿,火星撞地球。

两人对峙,旁边是二十来个老头老太太看热闹拱火,乱糟糟一团。

形势一触即发,结局将不堪设想。

报警是不可能报警的,实在有损人和新城形象也显得自己这个管家失职,周山水只能苦劝:二位嘿二位,大哥,爷,你们是我的爷,别闹了好不好。值此春和景明,万象更新,春暖花开季节,正该好好生活,打什么架啊?空气多么新鲜,人生多么美好,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大家既然聚在一起做了邻居,那就有缘。

有缘千里来相会,老余你从川西搬到咱们小区,老王你更远了,老家都在几千公里以外。好巧不巧,大家结识,这是什么缘分啊!

前世搞不好是什么关系,说不定是夫妻。只有夫妻,才会在这一辈子恨成这样啊!

周山水这么一说,众人都哈哈大笑。皆道,对对对,老余老王,你们怕是做了几辈子夫妻,这才积下这样的仇怨,要在这世打生打死。山水,你可真能说啊!

被他这么插科打诨,大家一笑,余王二人有点绷不住。

川西老余为人蛮横,不耐烦了,一拳打过去,正中老王的肩膀。

老王“嗷”一声,张开十指朝前胡乱挠去。

老余打架经验丰富,敏捷跃开,但旁边的池鱼周山水就惨了,脸上脖子上竟被抓出血痕。

他痛得咝一声:“老王,你来真的?”

正在这个时候,手中的电话响了,是个视频通话,屏幕显示“老婆,秒接。”正是前妻许润。

周山水心中顿时一凛,顾不得理论,下意识地接通。

屏幕那边露出一张清秀而愤怒的脸,劈头盖脸就一通呵斥:“周山水,你搞什么鬼,怎么不接我电话?”

周山水:“怎么了,我这里信号不好。”

“怎么了,你还问起我来了?”许润更怒:“马上去梧桐树高中找高老师,你儿子出大事了。”

“什么我儿子,飞扬不也是你儿子?”周山水看了看余王二人,有点为难:“许润,我这里正忙,你上班的地方离梧桐树近一些,要不你过去?”

儿子周飞扬是优等生、学霸,从小就乖,又懂事,活成别人家的孩子,他不认为娃娃会有什么事,

不料,电话那头许润却翻脸了:“周山水,我最见不得你这副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吊儿郎当的模样。你可以没追求,可以只求三饱一倒,可以浑浑厄厄一辈子。但飞扬才十九岁,他的人生才开始,他遇到你这么一个父亲,我遇到你这么一个男人,前辈子不知道说做了什么孽,要来世上受这样的苦。你说,我们娘俩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生,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人生啊!”

周山水嘟囔:“我怎么了,当初你认识我的时候也不是不知道我就是这么个人,给不了你荣华富贵。再说了,当初是你追我的呀,我又不肯。”

许润:“当时我年纪小,不知道世界的险恶毒,不知道人性的卑劣,这才被社会的铁拳打成这样。我太幼稚了,就因为你嘴巴抹了油,就和你在一起,上了你的贼当了。我傻,我真的太傻了。周山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不想认识你……”

两人在电话里拌嘴,众人在旁边围观,就连老余老王也暂时偃旗息鼓,好奇地把脑袋探过来。

周山水被前妻埋汰,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感觉尴尬:“不就是学校请家长吗,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你闹什么呀,多大的事啊!”

许润:“多大的事,你说多大的事,飞扬都逃学了?”

“啊逃学,是不是弄错了?”周山水吃惊。

“没弄错,是高老师刚才打电话说的。”许润咬牙切齿:“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学习成绩好,表现好,又知道心疼父母,现在竟然逃学,肯定是他上周回家的时候,你什么地方惹得他不高兴。周山水,你要负责。马上给我滚去学校……逃学,竟然学人逃学,此风不可涨,此例不可开。得打一顿,周山水,你必须拿出做父亲的虎性,打他。”

许润继续唠叨:“以前都是我在管孩子,管得多了,孩子见着我就好象看到仇人。虎妈猫爸,这是不正常的。今天这事实在太大,你必须站出来,拿出做父亲的威严。不但要触及灵魂,还要触及皮肉。我今天出差,回来得晚。”

“你直接说出差不就结了,讲这么多,弄得大家都不愉快有必要吗?”周山水嘀咕:“你以前也没管啊!”

许润:“究竟去不去,打不打?”

“打打打,必须的。”周山水忙不迭保证,然后对老余老王说:“二位爷,家里有事,必须走。看到我的面子上,你们别闹了行不行。”

老余和老王憋着笑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好,看着老周的面子上,咱们另外选时间。”

周山水又说了一声:“打架不好,打输的去医院,打赢的派出所,散了散了。”

就匆忙叫了一辆网约车赶去梧桐树中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