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6.密谋

第二天一大早,大船升帆起航。魏东林闲来无事,漫步上了甲板。

粮船走得早,河道里还没有什么行船,三张巨帆鼓足了风,顺流直下。

魏东林靠在船边的栏杆上,看着水手们的忙碌,颇有几分乐趣。

“咦,你们看那边?昨日虎头帮的好汉们说得可是那座画舫?”杨大眼突然指着前边一个黑点说道。

“眼神这么好?我就看到一个黑点。”一个水手说道。

老金眯起了眼睛仔细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前面是画舫。”

昨日因为多嘴被银子在头上开了瓢的丁老七心有余悸地说道:“估计那帮子强人离那里也不会太远,咱们还是躲远一些吧!”

孙掌舵冷声说道:“怎么躲?一条河道里跑得船,又能躲到哪里去?咱们不要多事也就是了。”

大家伙正在议论,岸上突然马声得得,几匹马飞也似的超过了大船。

“帮主快看!前面那不是画舫?”

“大伙快着点,不能让飞鱼帮抢在咱们前面。”

蹄声渐远,顷刻之间超越大船,向前抢去。

没过多久,又是几匹骏马急驰而过,马上影绰绰看到均是些身穿吉服的江湖汉子,手捧笼盒。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路数。

“金大爷,您老经验丰富,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孙掌舵有些疑惑地说道。

老金摇了摇头,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老朽这一辈子都和这漕河、漕船、漕运打交道,稀罕事倒是也见得多了,不过今日之事吗,确实没有见过。”

说到这里,老金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似乎都是一些江湖帮派,寻找前面那座画舫。看他们的做派,倒是不像是江湖寻仇,倒像是送礼。不过依老头子看来,咱们还是少招惹为妙。”

孙掌舵点了头,说道:“金大爷说得在理,前面咱们走得慢一些,不要超过他们也就是了。”

船行渐渐,到了傍晚十分,大船已经到了十家堡。

十家堡是兰封境内最后一个大镇子,出了十家堡,就进入了考城境界。

考城乃是风口,四季多风沙。所以河道也经常淤堵。一般的老船工也不敢夜间行船。

尤其是粮船这种大船,一旦被陷了进去,更加地麻烦。

所以每到十家堡,必会宿上一夜。

十家堡原本仅有十家,颇为荒凉,也正是有了这条漕河,有了这些过往的商船,才渐渐地聚集了人气,慢慢地繁荣了起来。

靠近河边,勾栏酒肆一应俱全,做得都是一夜生意,挣得过路钱财。

孙掌舵远远望去,看见那座大画舫已经停在了那里。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

老金仿佛看出了他的忧虑,走过来说道:“咱们今天只能歇在这里。不过也好,明日起来,只要天一亮,能看清河道,咱们就启航,半帆直下,离他们远远地,也就是了。”

孙掌舵点了点头,冲着老金说道:“那就这样。今晚让厨子下些面条,大家伙简单吃些,赶紧熄灯睡觉,谁也不许下船,更不能饮酒生事!明早好赶路!”

大船离着画舫远远地就停了下来,下了船锚。

魏东林站在甲板之上,看着画舫,他有些奇怪,这画舫上究竟是什么人,引得这么多的江湖豪客。

远处传来蹄声得得,听见有人惊喜地喊道:“帮主,帮主,找到了,就在这里。”

随后就看见几匹骏马直驰了过去,快到画舫跟前,马上为首的青袍汉子身子如大鸟般纵起,落到岸边。

青袍汉子躬身行礼,大声说道:“属下飞鱼帮帮主率内三外四堂主,恭迎公子。略备一些薄礼,之中有三寸海马,还请主人不要嫌弃。”

稍等了一会儿,画舫中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唉。这两河江湖上朋友太客气了,海马留下吧,其他就不用了。”

青袍汉子听了,语气中透出了喜悦之意,大声说道:“承蒙主人赏脸,我这就给您送上去。”

画舫之中再无声息,青袍汉子接过帮众递过来的一个锦匣,身形一纵上了画舫。

青袍汉子轻功不错,纵跃之际,画舫只是微微颤了一下。

汉子不敢抬头,放下锦匣,躬身施了一礼,却不转身,身子倒跃而回。

几个人没有上马,而是牵着马离开了画舫所见距离,这才翻身上马,顺着来路回去了。

随后又是几拨江湖豪客骑马过来,和飞鱼帮一样,来献东西。

画舫主人却大多未收,仅收了几样,就让献宝之人喜出望外。身有荣焉,面有得色。

魏东林却发现,画舫主人所受之物,大多是药材!魏东林想来想去不知端底。

夜色渐暗,居然还有江湖豪客前来拜见,直到天色黑了下来,这才安静无人再来。想必是这些江湖人物,是怕打扰了画舫主人休息。

船上的船夫经过一天劳累,船上早已悄无声息。那边的画舫上灯也熄灭,想必主人业已休息。

魏东林又等了片刻,这才推开了窗户,身子向上纵了出去。

魏东林在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路边有一座大树林,当时就打定了主意,趁着夜晚休息的时候,到树林中修炼剩余的木系和土系内力,这样五行之气就聚全了,他倒要看看内气中有了这五行之力,究竟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魏东林身子纵起,脚尖在桅杆上一点,身子轻轻飞起。

魏东林现在习学了《陌影神功》,轻身功夫之高,整个武林中无出其右。即使是江湖上号称轻功第一,四大恶人中排行第四的云中鹤,比起魏东林,也差了不少。

魏东林几个起落,就接近了那座树林,他凌空俯视,却看到了树林中一堆堆的火堆。

火堆旁边一伙一伙聚坐了许多人,喝酒猜拳之声,远远传了过来。

魏东林仔细看去,却发现其中好几拨都是白天拜见画舫主人的江湖豪客。却不知什么缘故,却没有远离,而是聚在这里喝酒。

魏东林心中一凛,想到看来这些人在这里,必有密谋。

魏东林想到这里,身形展动,从树顶悄悄挪了过去,他倒要听听这些人究竟在商量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