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五行

汴河从朱仙镇一路向东,到了泗州之后才折而向南。

这一路河道原本就宽阔,而且还是漕运的主要通道,朝廷不遗余力年年划拨钱粮进行疏浚,所以舟行十分顺畅。

粮船都是大船,此时空船返航,船轻水速,船老板只不过是挂了半帆,船行就几乎快逾奔马。沿岸景物如同倒影一样,急驰而过。

魏东林思考功法,想的头昏脑胀,出得舱来,走上甲板,站在船舷旁边,深吸一口空气,精神为之一畅。

此时刚过午时,太阳暖暖地照在甲班之上。水手们闲暇无事,纷纷聚集在甲板上。

或者晾晒衣服,或者聊天喝茶,颇为热闹。

此刻大船顺流而下,船尾只留下了两个经验丰富的老艄公,稳稳地把着船舵。

“好!”

“好枪法!”

船头上传来阵阵的喝彩声。

魏东林转脸顺着声音瞅过去,不禁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船头上,一名水手正在赤膊了上身,精神抖擞地演练枪法。

宋朝国弱,但是民间习武之风却是甚是盛行。尤其这种远行的粮船,上面的水手船客,大多都会个三脚毛四门斗之类的肤浅功夫。

民间军器之中,老百姓最喜欢习练的还是枪术。朝廷几大将门世家,也全是以枪术著称。

最为出名的当然是杨家的五行六合枪。这位水手练得正是这套枪法。

使枪的这名水手,显然在大枪上下了不少功夫。一条枪使得是虎虎生风,引得不少水手围观,发出阵阵喝彩声。

魏东林也也饶有兴致的看了几眼,不多时,这一套“五行六合枪”就练完了,小伙子收招定式,不过略微有些喘息。

“杨大眼,给我们讲讲呗,你练得这是什么枪法?”一个水手打趣地喊道。

“我练得是我们杨家祖传的五行六合枪!”杨大眼得意地说道。

“得了吧你!又吹牛。你要是杨门子弟,怎么不住在天波府?还要随我们四处漂流?”那名水手的话,引起了一众水手的大笑。

杨大眼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是,那是我们家这一支相隔地远了。”

“哈哈哈。”

杨大眼的话又引起众人的笑声,杨大眼的脸更红了。

“那就赶紧归宗认祖啊,杨家世代领守皇城司,在那里金枪班里领个职司,不好过在这里划船弄桨。”那个水手看了看身边的人,又笑着大声说道。

杨大眼看上去有些生气,倒提了长枪,嘟囔了一句:“不和你们说话了。”匆匆朝着船舱而去。水手群中又是一阵大笑。

魏东林笑眯眯地看着水手们斗嘴,他喜欢这种有着市井烟火气的生活,他总是认为,这样的生活,才属于自己。

他当然不会相信杨大眼是赫赫有名的杨家将的后人,毕竟现在杨文广还在皇城司担任着指挥使,替皇帝官家守着皇城大门,担负着皇家保安的职责。

至于杨家枪法,几乎每一个乡间的把式场都有人教授。至于正不正宗,谁也不会傻乎乎的拿到天波府和杨家人去对质。

不过杨家枪的名字,确实是“五行六合枪”,这一点,杨大眼却没有说错。

魏东林轻笑了一声,暗自说了一句:“有意思,五行六合……”

魏东林突然停住了,他的脑袋里迅速想到一个问题。

五行!

东方甲乙木尚青,西方庚辛金尚白,南方丙丁火尚赤,北方壬癸水尚黑,中央戊己土尚黄。

难道这份功法乃是五行功法?自己因为在船上修炼,靠水最近,所吸收的乃是水系内气?那如果金木水火土都修炼一遍呢?

他的脑子飞快地旋转,想到这里不由得面露喜色,伸手不由自主地一拍船舷。

“啪!”的一声闷响,船身居然微微一颤。

魏东林此时正在全神贯注,内气不由自主地就灌在手上。所以这一拍,带了内力,打得船身都是一晃。

“咦!”

远处另外一艘大船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之声。

魏东林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别人的叹息,大踏步的回到了舱里。

“金木水火土,现在还有什么元素呢?”魏东林想到。

“诶,试试这个。”魏东林将系统包裹中的大铁仗取了出来。

魏东林盘膝而坐,双手仅仅抓住铁杖,按照《大乘修身功》功法,慢慢将内气输入经脉,转了一圈。

“熟练度+1”

魏东林身上飘起了一连串地字迹,只不过字迹眼色变成了白色。

“有门!”魏东林想道。

内气沿着经脉快速流转身上“熟练度+1”的白字逐渐连成了一串。

魏东林正在修炼的欲仙欲死的时候,突然“噗”的一声轻响。

魏东林低头看去,大铁仗已经变成了灰白粉末,纷纷落在了地上。他再内视自己的丹田,却发现内气时而是黑色,时而是白色。

魏东林将内气提至掌心观看,却发现掌心微现白色,时而转成黑色。

“原来这是一门修炼五行之力的法门。确切地来说,它已经不能算是武功的范畴了。”

魏东林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看“大铁仗”不由得撇了撇嘴,嘟囔着说道:“这功法好是好,就是太废铁。好端端的一根铁杖,居然变成了这个鸟样子。这让人家柯老侠情可以堪。”

魏东林这下反而不着急了,既然有了方向,那就一门心思地修炼下去,假以时日,必定大成。

目前来看,水系内气修炼到现在,这个阶段就无法修炼了,即使再练也不长熟练了,这就是说水系现在练满了。

按照这个思路,木系功法也不难,等到晚上停船之际,自己找一个树林,练上几个时辰想必就能练满。

土系更简单,找块空地就行。

难练是火系,难不成自己放把火玩?不过实在没辙的话,也只有放把火玩玩了。

魏东林现在很期待,如果将这五行功法都练满一层,自己又能有个什么突破呢?这本地级功法究竟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想到这里,魏东林不禁又嘟囔了一句:“尼玛这个诸葛老儿,还真是坑人啊!连个说明书都不给,这就是要让老子自学成才的节奏啊!”

“他妈的,真是坑人!老子都追了一百多里了,怎么还没有看见那个画舫?神拳门的那些龟孙们是不是在忽悠咱们!”

岸上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一个粗豪的声音,随着风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船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