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比武夺盐运

武侠(38)比武夺

魏东林看到外面剑光一闪,连忙关上了门,留了一条缝凑近了观看。

外面是一间大殿,魏东林目光转处,看到正对着自己的是殿门,此时殿门紧闭。

左右两面,各都摆放了一排太师椅,每两张太师椅中间,还放了一张茶几。上面摆放着茶杯茶盏。

太师椅上坐着数十个高矮胖瘦年龄不一的人。有的身穿常服,有的身穿道装。甚至其中有两人还穿着一身武将铠甲。

场中正有两人激斗,一人使剑,另一人却是一对双钩。

刚才那一道剑光,想来就是这位使剑的刺出来的。

二人在场中激斗,两边围坐的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关注二人打斗,所以魏东林开门关门,竟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场上使剑少年长剑斜引,直奔使钩中年颈项刺去,右手二指相并,掐了一个剑诀,剑势刁钻毒辣。

使钩中年早已料到,脸上青光一现即隐,左手钢钩用力挥出,“啪”的一声轻响,已然剥开长剑。

使钩中年撩开了长剑,得理不让人,右手钢钩平挥,闪电般钩向少年耳根。

少年大惊,连忙使出“铁板桥”,身子平平折了下去。

钢钩挥过,少年身子像是装了弹簧一样,身子骤然弹起,长剑直刺中年咽喉。

少年这下反应极快,变招迅速,立时引起了观看众人的阵阵喝彩。

中年双手脸上微红,随后青气大盛。低喝一声,钢钩交错连环,咯哒一声,已然将长剑正锁在中间。观看众人更是彩声一片。

少年变招极为快捷,眼见自己长剑被锁,立刻松手弃剑,身子跃起,双腿连环踢向中年面门。

这几下兔起鹘落令人目不暇接,中年待到反应过来之时,少年双腿已经踢了过来。

中年连忙身形后退,双脚交错后滑,只等少年力尽。

少年不等力尽,就双腿下落,蹬向中年胸口。使钩中年已是大骇,双钩挂着长剑,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微一愣神,少年左腿已经重重地踩在中年胸口。

中年一声闷哼,双钩撒手。少年眼疾手快。一把抄起了随同钢钩下落的长剑,跃下地来,长剑前指,逼向中年咽喉。

随后少年收剑后撤,拱手说道:“曹大哥,承让承让。”

曹大哥面如死灰,一言不发,只是拱了拱手,捡起双钩,一瘸一拐地朝着左边走了过去。

使剑少年退后一步,反手倒持剑柄,得意洋洋地向着右边走了过去。

右手座席之中,一位五十上下,看上去白白胖胖,一身福字长袍,看上去颇像是富家翁,站了起来。

富家翁满脸是笑,冲着对面一拱手说道:“司马掌门,咱们约定五比三胜,我的这位小兄弟又侥幸赢了一场。我们蒙贵派承让,已经赢了三场,这最后一场,我看就不用比了吧!”

对面一排座椅中正中间坐着一位中年,看上去也不过是四十左右岁,一身劲装,满面虬髯,满脸铁青地说道:“海沙派艺不如人,今年的三十万引官盐,还是由你们青盐帮来运吧!咱们愿赌服输!”

“好!好!好!”座椅中那位军官站起身来,鼓掌说道:“满天乌云散,一只凤凰来。今年是比武夺盐运的第三年,大家凭本事来争夺为朝廷运盐的资格,如此一来少了多少的争斗!”

说着话,这位军官带头鼓起掌来。随后大殿之中响起了响亮的掌声。

军官说完了这些话,自顾坐下来喝茶吃点心,再不向场中看上一眼。

青盐帮帮主,那位富家翁,海沙派掌门,那位虬髯大汉,此刻都把眼神看向了大殿正中。

魏东林从里面,仅通过门缝无法看清大殿正中究竟是什么情况,只能听到他们说话。

“嗯,嗯,”只听中间有人先是轻咳了两声,顿时大殿鸦雀无声。随后大殿中想起了清朗的声音。

“朝廷设立盐引专卖,原不是仅仅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平抑物价。海沙派在北,青盐帮在南,各位负责为朝廷运送盐引,赚取运输费用。”

“一直以来为了能够多运盐引,争夺码头地盘,两派之间一直以来纷争不断。后来直到我们玄衣卫插手。”

“玄衣卫!”魏东林停了一惊,侧着头想努力看清说话之人长什么样子,但是终因为角度而无法看清。

“玄衣卫为了平息你们的争斗,专门派我坐了盐运统制,更是设定了每年比武的约定。胜的一方承接当年全部的运盐数目。败的一方就回家好好练功夫!等到来年争取获胜。”

“为了公平起见,每年比武,我们都会请附近的武林名宿,江湖耆老前来相会。今年更是有幸请来了洛阳龙门镖局都总镖头……”

魏东林听到这里,仔细看了一圈,果然看到都大锦在后排正襟危坐,听到那人叫自己名字,不过是微微颔首。

“还有铁戟镇河南杨光老爷子,少林寺下院的智空大师,咱们京师玉虚观的玄贞道人等等武林前辈名家。”

那声音每说一个人的名字,就有人起立颔首示意。

“这也可以算是群贤毕至了。此次比武真实可靠。司马用,贾真金,你们对比武结果可还服气?”

清朗声音刚落,青盐帮那位富家翁就连忙说道:“让庞统制大人费心了,青盐帮贾真金,率合帮上下三万兄弟,认同此次比武结果。”

司马用冷冷地瞪了一眼贾真金,想到你们获胜了,生意归了你们,你们当然高兴了。

那声音见司马南没有答话,问道:“司马掌门,对比武结果却还满意吗?怎么不说话?”

司马用撇了一下嘴,冲着中间一拱手,说道:“海沙派技不如人,不敢稍有异议!咱们来年再说吧。”

“好。”清朗声音似乎鼓了两下掌,随后说道:“今年的盐引运送就有青盐帮负责。”

清朗声音说到这里,微微一停,随后叫道:“秦提辖。”

刚才那位军官连忙站起应道:“卑职在。”

“盐运使衙门就由你来报备了。”清朗声音说道。

“卑职明白。”军官插手行礼说道。

“贾帮主,上来接令牌吧。”

贾真金大步上前,随后高高举起了一面银牌,上面正楷工笔书写“盐运”二字。众人纷纷鼓掌相贺。唯有司马用脸上青红不定。

“好了,我想着大家都饿了,司马掌门,这里是你的地盘,可不能输了不管饭啊。”清朗声音说道。

“哪里,哪里。早就预备好了,现在就请大家过去。不过借的是人家相国寺的地盘,吃得是素斋,还望大家海涵。”司马用起身恭谨地说道。

“相国寺?难道天牢的地道居然通向相国寺?”魏东林想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