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4.坐谈秘事

“无情和追命吗,好像是刑部的两名神捕,据说是您老人家的徒弟!”魏东林看着诸葛神侯疑惑地目光,胡扯道。

“无稽之谈!老夫的徒弟哪有那么好当!他们要么是朝中忠臣,要么是边关名将,要么是江湖巨擎,要么是人间首富!神捕?开什么玩笑。”诸葛神侯不屑地说道。

这尼玛也太能吹了吧!要说这四种人有一个是他的徒弟,还可以相信,全都是他的徒弟,那又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前辈,您怎么会被关在这里?”魏东林正在疑惑的时候,丘连就替他问了。

诸葛神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丘连接着说道:“四十年前,我初中进士。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眼中只有一心奋发图强。当时听到前辈归隐的消息,还颇为不屑,谁知道竟是……”说到这里,丘连不由得一声长叹。

诸葛神侯轻笑一声,说道:“还不是彼此彼此,只不过老夫先来几年而已。”

丘连也是惨然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有我大宋一朝,以国变得国。对武人自然防备甚密。太祖皇帝心地醇厚,用的是杯酒释兵权的方法,倒也少了许多的杀戮。”

“然而太宗皇帝可就没有那么厚道了,好功喜战。太平兴国四年,高粱河一场大败,太宗皇帝最后乘驴车逃走。原本血战夺回的土地,也一股脑输了回去。”丘连摇头晃脑地说道。

“是啊。非战之罪,唯地势尔!太祖皇帝英明神武,尚且设立封桩库,只是想着用钱赎回燕云十六州。”诸葛神侯也叹了一口气说道。

魏东林听到这里,也听出来,这两个人谈的还是和战之事。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要说丘连是因为主战或者主和被下到天牢还说的过去。

但是这诸葛老家伙都被关在这里四十年了,他怎么会是因为这件事?

魏东林疑惑地眼神看向诸葛神侯,神色颇有一些戒备。

诸葛神侯转眼之际就看出来了。他淡淡一笑,说道:“小家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是在一天前,我可回答不了你,但是现在就可以了。”

魏东林听了更加奇怪,想着一定有黑幕!为什么昨天还不行,今天就能回答自己?

丘连也问道:“光顾说我了,诸葛前辈,您是怎么回事?”

“唉,我又能有什么事?一杯庆功酒,半包惊神散。就这样过来了四十年。”诸葛神侯冷笑了说道。

“惊神散?尼玛不是说十香软筋散吗?你嘴里还有实话吗!”魏东林眼睛瞪得溜圆生气地说道。

“惊神散?您吃了惊神散居然坚持了四十年?”丘连吃惊地程度不亚于魏东林。

“那又有什么?我每日和惊神散相抗。此消彼长,后来渐渐可以将它一丝丝的驱除体外。”

“但是此毒暴烈异常,哪怕只有一丝在体内,也无法调用法力,甚至连灵力都无法调动,只得用真气相抗。”诸葛神侯说道。

“法力?灵力?这是什么?”魏东林皱眉问道。

“小子,不要贪多嚼不烂。不到那个境界,说给你听你也不知道。”诸葛神侯老神在在地说道。

“故弄玄虚,装神弄鬼。”魏东林轻声嘟囔道。

诸葛神侯轻笑了一下,随手一掌凌空拍向魏东林身后墙壁。

无声无息。

魏东林不屑一顾地回头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突出了舌头,仿佛见了鬼一样。

墙上居然毫无征兆的现出了一个手掌印大洞,宛如刀削斧剁一般直穿了出去。清冷的月光从墙外透了进来。

“真的假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魏东林半信半疑地说道。

“这种随心所欲的境界还离你太远,你知道就行了。”诸葛神侯笑着说道:“眼睛不要眨。”

诸葛神侯用手向下一抹,魏东林就觉得眼前一阵扭曲,那个大洞竟然没有了,墙壁竟然又恢复了原状,宛如什么也没有发生。

魏东林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再看向墙壁,还是刚才那样。不觉惊奇地说道:“你这不是武功!”

诸葛神侯笑着捻着胡须不说话。

“尼玛这是妖术!”魏东林大喝一声。

诸葛神侯气得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张口骂道:“胡说八道!什么妖术,你懂什么?”

丘连摇了摇头说道:“小兄弟,难怪神侯生气,你这话说的也太过无知了一些。”

诸葛神侯看了一眼魏东林,眼神里全部都是无奈,说道:“当今世上有着很多超越世俗武功的存在。老夫也不过知道一点而已。”

看着魏东林求知欲旺盛的眼神,诸葛神侯倒是很满意,点头笑了笑,接着说道:“比如说陈抟创立的华山派,再比如说纯阳子吕岩所创立的万剑山庄。这些都是超越世俗武功的存在。当然世上这种地方绝非一两处,只不过世人不知道也就是了。”

“华山派是陈抟创立的?他们掌门人不是姓岳吗。”魏东林惊奇地说道。

“少见多怪。那岳仲乾不过是陈抟的大弟子而已。”诸葛神侯说道。

“陈抟老祖有几个弟子?”魏东林有些八卦地问道。

“他也不过比老夫大了十几岁而已,怎么就称老祖了?愚民愚思可以休矣!”诸葛神侯颇为不以为然地说道。

“也难怪小兄弟惊异。北斗司为了神乎奇说,把陈抟塑造成了神仙一般人物,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丘连笑了一下说道。

“不过和我一样,是个追求大道的人罢了,怎么就神仙了。”诸葛神侯摇了摇头,颇为不屑地说道。

“您还没说他有几个徒弟呢。”魏东林追问道。

“咦,你对华山派很是好奇啊。陈抟不过两个弟子,一个姓岳,一个姓蔡,怎么了?”诸葛武侯有些诧异地说道。

魏东林一拍大腿,说道:“果然如此!我早就猜到了。”

诸葛神侯不解地看着魏东林,不知道他在抽什么疯。

“还有什么,您给我再讲讲,我最喜欢听故事了。”魏东林把身子朝着诸葛神侯挪了挪,好奇地盯着他说道。

诸葛神侯嘴都快撇到耳朵边了,他正色说道:“小子,老夫给你说的都是正事。要想听说书,出去后可以找瓦舍,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在这里出什么去……”

说到这里魏东林一愣,疑惑地问道:“前辈您是说出去?”

诸葛神侯云淡风轻地点了头点头,看着魏东林,说道:“小子,你就不好奇老夫是如何解了这惊神散的毒性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