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丘大人

西门东愣住了,诸葛神算看上去比他还要不解,一双痴呆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西门东。

“你……你……”西门东指指坍塌的墙壁,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诸葛神算上下看了几眼,不解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逃?”西门东纳闷地说道。

诸葛神算立刻脸涨得通红,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啪”的一声,一振长袖,怒气冲冲地说道:“在下虽身陷囹圄,然也是谦谦君子!不告而别之事,非某家不可为之,实为不屑为之。此言之后休要再开口!”

西门东眼睛瞪得像鸡蛋一样,像不认识似的看着诸葛神算,说不出话来。

“看什么看?君子有所必为,有所不为,谨为操守而已。你一个狱卒,说多了你也不懂。”说到这里,诸葛神算一指破墙,说道:“快些将这面墙砌好。”

诸葛神算随后看了一眼西门东,突然再无高人模样,双手抱肩,惨然说道:“这也太冷了吧。”

西门东再也不理会诸葛神算,把脸转向魏东林,冷哼了一声,说道:“乔老三,他傻,你也傻啊?怎么不走。”

魏东林把嘴一撇,眼角看了外面趴在地上,如同刺猬一般的茅十八,轻声说道:“有跑的啊,那不是么。”

西门东不再说话,哗啷啷打开了牢门锁链,站在门口大声说道:“出来吧!给你们换个地方。这砌墙也没有那么快啊!”

“要把老夫换到哪啊?”诸葛神算一脸无辜地问道。

“当然是找个暖和地地方,免得冻着诸葛大爷。”西门东冷声说道。

“我可没有搬家钱给你。”诸葛神算说道。

“大爷您只要给我少找点事就行了。”西门东扬扬手中的锁链说道。

诸葛神算站起身来,步履蹒跚地走出了牢房。他直起身子,回身看了一眼牢房,长叹一声说道:“想我诸葛神算,四十年如一日,不曾离开此地,如今乍一离开,还颇有一些舍不得。”

西门东瞥了一眼诸葛神算,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不用感慨了,等修好了墙壁,你还回来。”

诸葛神算不在理会西门东,按着他指的方向,向前走去。

天牢这一层牢房中,显然没有关多少人,显得十分的安静。

“这里倒是没几个人。”魏东林跟着走了几步,开口说道。

“能被关到这里,没有点道行还真不行。”走在最后面的西门东悠悠说道。

“人味?居然有人味?”突然旁边的一间囚室之中传来急促地呼吸声。

“好久没有吃过人了!好怀念这个味道。”那人贪婪地声音,听上去恐怖无比。

“尼玛真的假的?居然有人吃人?”魏东林有些疑惑地说道。

“屠人魔的名头没有听说过?”西门东冷冷地说道。

“咣当!”好像有什么重物撞到了铁门,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谁在这里揭老子短?信不信老子把你和土豆一起炖了就着米饭吃!”

声音暴戾而凶狠,随后又说道:“土豆炖肉,好怀念地味道。”

一股暴戾之气从铁门中逸了出来,就连空气中都变得狂躁。

魏东林心中一凛,气血也变得翻腾。

屠人魔,江湖上最凶狠的人,没有之一。此人武功高低且不说,单是杀人的手法,就令人不寒而栗。

他杀人的方法是烹饪。人在他眼里,分为前腿后腿五花肉,方法是煎炒烹炸,然后加以各种食材。

这种独特的方法,即便是武功高过他,也不会轻易招惹。

奇怪的是,这样一个魔王,居然在江湖上名声居然不算坏,也没听说过真正煮了谁或者炖了谁。就是有几个人死在了他的手里,但是那几人却是真正恶贯满盈的恶人。

屠人魔令人最为恐怖的还是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

西门东一脚伸腿踹向铁门,喝道:“想吃十香软筋散说一声,吃完了老子就把你扔到下面几十个人的大狱里面,看究竟是你吃了他们,还是他们吃了你!”

随着西门东一声吼,铁门后顿时没有了声息,安静的就好像没有人住一样。

“老子在天牢里待了多少年?什么人没见过!在老子面前耍狠?”西门东恶狠狠地说道。

“西门大人威风啊。”诸葛神算转过了头,冷冷地说道。

西门东瞪了一眼诸葛神算,突然一脚踢到了魏东林屁股上,喝道:“磨蹭什么呢,还不给我快走!”

魏东林身子向前一跌,险些撞向前面的诸葛神算。脚步踉跄,扑了两步这才站稳。

通道越走越黑,到了最里面,只有靠着墙上火把,才能勉强看清里面的环境。

“到了。”

西门东来到一间牢门前面,摸出钥匙打开门,随后把门推开。

随着铁门推开,一股浓厚的霉味扑了出来,直冲鼻腔,有一种想打喷嚏的感觉。

“是我的大限到了吗?且稍等,让老夫留下一首绝命诗再去不迟。”

里面一人面向墙壁,背对着他们,散落的头发直到肩头,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整理。

身上衣服虽然破烂,但是依稀之间却能看出是一套官服。

如果要是仔细看得话,还能发现后背的补子居然是仙鹤!

尼玛二品官啊!这可是最大的官了。

宋朝官制,文重武轻。所以武官品级不值钱。哪怕坐到了一方将帅,见了枢密院的相公们,照样得磕头。

然而文官却不一样!文官一品属于勋官,最大的文官也无非是二品官!

这个人难道是“同中书门下”?魏东林暗暗想到。

“丘大人,说什么呢。您怎会大限到了?哪一天官家想起您来,一道赦旨,您又是人上人了。”西门东满脸谄笑地说道。

比起刚才对屠人魔,简直是两个人。

“那你又来啰唣什么?莫非是这个月我的门生们没有送来孝敬?”丘大人停止了在墙上写字的手,但是仍然没有点头说道。

“不敢,不敢。”西门东点头哈腰了两下,随后说道:“有座牢房墙塌了,先安排两个人在您这住几天。”

“好吧。老夫喜静,让他们不要多话就行。”丘大人说道。

“哐当”一声,大铁门关上。牢里恢复了宁静。

墙壁上的绝命诗没有写完,只是写了“壮志”两个字。丘大人痴痴地看着这两个字,不说一句话。

“壮志?”诸葛神算轻声念道,随后声音低沉地吟道:“壮志未酬空许国,双廿岁月任蹉跎。和战王霸等闲事,哪堪今日入网罗。”

丘大人面向墙壁的身子僵直了,听了这话,不由得肩膀一颤,慢慢地转过了头。吃惊地看着诸葛神算,不相信地说道:“你是,你是……”

诸葛神算老神在在地捻须点头,一副世外高人地模样说道:“不错,老夫正是诸葛神侯!”

“尼玛诸葛神侯?无情追命呢?”魏东林瞪着眼睛,吃惊地说道。

诸葛神侯听上去比魏东林还要吃惊,纳闷地说道:“谁就无情追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