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蜡丸

全冠清说完之后,把眼睛冷冷地看着魏东林。

魏东林斜眼望去,看到乔峰以及丐帮众弟子都看向自己。不由得一笑说道:“此贼处心积虑假扮死尸,想必是为了等候接应这些契丹人的人。”

乔峰想了一想,这才说道:“不错!看来此贼是认错人了。”

“也不一定是认错人,他是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这么多个程咬金。”魏东林笑着说道。乔峰众人都点了点头。

“那么此贼对付乔舵主,为什么要用神仙粉?而不是直接动手攻击?”魏东林接着说道。

“那应该是想要抓活的!”王老四在旁边接口道。

“他为什么要抓活的?”魏东林接着又问道。

乔峰眼睛一亮,说道:“想必是此贼所图甚大,他不知道咱们这些程咬金是偶尔路过还是有备而来!所以想要抓住我们问上一问。”

“对啊,但是没想到乔舵主武功反应心机具是上乘,所以一击不中,飘然远引,但是又不甘心,所以才装作身受重伤的样子。无非是想着再擒走一人细加审讯。”

魏东林说到这里,群丐一个个都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全冠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倒是说不出话来。

“大家分头查一查,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搜查的时候,注意尸身有毒。”乔峰吩咐道。

“这些人不是契丹人。”魏东林朗声说道。

“什么?你又知道!”全冠清仿佛抓到了理一样,大声说道。

“衣服好换,发型难改。舵主,你看看他们的裹头就知道了。”魏东林笑着说道。

一名中年乞丐没等乔峰说话,直接上手就把一个人的裹头拽了开去。

“温九,小心。”乔峰叫道。

随后大家都大吃一惊。那人头上果然留着中原人才有的发髻!

“格老子,好端端地扮什么辽狗,老子扒了你的狗皮!”

温九大声喝骂,伸手就把那人身上的契丹外衣拽了开来,露出了里面黑色劲装。衣服的衣领处,还绣着红色的云纹。

“玄衣卫!”

三个声音异口同声地喝响。

乔峰眼睛望向了全冠清,而全冠清和温九的眼睛全都望向了乔峰。

“玄衣卫?”

魏东林搜索记忆,丝毫没有一丝了解,看来自己的这位便宜前身,级别太低,有一些秘密,还没有传达到他这一级。

玄衣卫,大宋秘密部队。隶属于亲军司马军都指挥使司管辖,但是却统归皇帝亲自指挥,

玄衣卫中多奇能异士,多替皇帝做一些不方便为外人道的秘密事情。

全冠清和乔峰知道玄衣卫,这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两个人身份不同,一个是按照帮主培养,另外一个是按照舵主培养的,那么这位温九何许人也?居然也知道玄衣卫?

魏东林抬眼望向温九。这是一个中年真正乞丐,身上可能比真正乞丐都脏,大老远就能问道他身上刺鼻的气味。

但是温九却好像很受一些弟子的欢迎,身边聚集了十几个和他相似的乞丐。再看温九肩上,居然也有六只麻袋。

看到这里。魏东林马上想到的就是丐帮之中的净衣污衣派。看来温九是这个分舵污衣派弟子的头领。

“舵主,这人好像还有一口气!”远处一个穿的干干净净的年轻弟子大声叫道。

乔峰赶紧走了过去,魏东林自然也跟了过去,全冠清三步两步就挤到了他的前面。温九在后面也跟了过来。

魏东林摇摇头轻笑了一声,想到就这个格局,还想掌控天下第一大帮?也真是想瞎了心了!

乔峰过去一看,那人显然受伤不清,但是仗着功力深厚,这才撑到了现在。

那人眼神迷离,也就是还有口气,差不多也是油尽灯枯,只不过是挨时辰罢了。

“你们是什么人?是谁谁杀了你们?”全冠清神色焦急地问道。

魏东林撇了全冠清一眼,没有说话。眼神望向了乔峰。

“全兄弟,莫要着急,先给他治伤要紧,只是,只是……唉!这显然受了内伤,这可怎么办!”温九急切地说道。

乔峰没有说话,伸手拉住了那人的手,一股浑然天成,厚重无匹的内力就输送了过去。

那人眼神登时一亮,痴痴地望着乔峰,“汪…汪…汪剑……”

“那是家师。”乔峰自然知道,这人从他的内力中猜到了自己的师承,这是在询问自己。

那人果然眼神中流露出了欣慰坦然的神色。

“大……大……段……”

那人受伤太重,已经说不成了话,尽管乔峰浑厚的内力加持,他也撑不了多久。

那人也知道凭着自己,估计也说不清了,于是就不再说话,而是用力向下指着,眼神焦急而又期盼。

“什么意思?下面怎么了?”全冠清焦急地问道。

“难道受伤的是腿?让俺老温看看。”温九说着话就弯下腰去。

“你是说衣襟里有东西?”魏东林想了一想问道。

乔峰嘉许地望了魏东林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点,刚才他也想到了。

那人听了魏东林的话,也嘉许地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眼神散淡,已经不行了。

乔峰一伸手抓起那人衣襟,右手直挥了下去,掌风如刀,衣襟全部割了下来。

他伸手一摸,随手就取出了一枚蜡丸,挥手扔给了全冠清。

全冠清伸手接过,左右翻看,最后还对着太阳照了照。

“舵主,外面没有字,不知道给谁的。不如我们打开来瞧瞧。”全冠清说完,作势就要捏碎蜡丸。

“等一下,你拿给魏兄弟看看。”乔峰拦阻住全冠清,一指魏东林说道。

全冠清听了,白静的脸上登时涨得通红,有心不给,又怕舵主不依,只能不情不愿地交了出去。

魏东林伸手接住蜡丸,没有细看,也没有对着太阳照看,而是叉手一拱,说道:“且慢。乔舵主,既然这人提到了大理段氏,那就不妨将蜡丸交给他们处理好了。”

全冠清一声冷笑,说道:“说的倒是轻巧,大理离这里数千里的路程,来回最少几个月,如果真是什么急事,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无妨,咱们可以分成几路同时进行,这大理必须得去一趟!”

乔峰看了一眼几个人,沉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