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天牢

西门东满是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魏东林的眼睛,满眼都是疑问,停了好久这才开口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魏东林冷冷一笑,说道:“不过是太巧了而已。”

“太巧了?”西门东仍是疑惑地问道。

“我恰好要租船,就恰好租到了船。而船上的人又恰好认识你,随后又恰好提到了曹婆婆肉饼店,在这里居然又恰好遇到了你,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魏东林望着西门东侃侃而谈,最后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

“高明!实在是高明。”西门东笑着说道。

随后一抖肩膀,取出了一个小铁盒子,随手放在了桌上。

魏东林瞳孔一缩,不由自主地看了西门东一眼。这件暗器他也有一件,它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含沙射影。

如果不是刚才自己手感到一丝寒意的话,此刻这里面的剧毒钢针就在自己的手上了。

魏东林暗自调动内力,他不由得一愣。

太大意了,看来是着了人家道了,自己的内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居然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

魏东林不动声色的一笑,自信地望着西门东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于我!”

说着话,魏东林像变魔术一样,一抖手就多了一件金背大环刀,当啷一声,就撂到了桌子上。

店里的伙计和食客们吓坏了,纷纷夺门而出。有些好热闹的人却不舍得离开,而是聚在店门口观看。

“你,你没有中毒。”西门东哆嗦着说道。

“嘁!江湖上的魑魅魍魉,又怎能骗的了我!那东西我一闻就知道了!”魏东林冷笑了一声说道。

魏东林眼睛精光闪动,冷冷地说道:“我不想浪费时间,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们是什么人?”

西门东一愣,对魏东林的问话感到十分的奇怪,他十分纳闷地问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魏东林一愣,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他心思急转,冷冷地说道:“我知道是我知道,你说出来是你说出来。”

“好啊,你倒是运运气看看啊?”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十香软筋散无色无味,只要着了道,就是神仙也难逃,你能闻得见?你哄骗谁呢。”

魏东林一愣,随后肩贞、大椎、环跳、三里几处穴道上一麻。刚才不过是浑身酸软无力而已,现在却丝毫动弹不得了。

“乔老三,不愧是太行三英的领军人物,倒是机警的紧,但是现在没用了!”

听完了最后一句话,魏东林觉得颈项上一疼,人已经软软地歪倒在了地上。

他最后想得是:太行三英中的乔老三,究竟是个什么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东林悠悠醒转。

他发觉自己仿佛是躺在一处草丛中。他微微睁开了双眼,正好看见正前方一方四尺见方的窗户,高高悬挂在上面,从外面透进来清冷的月光。

魏东林身子丝毫没有动,试着缓缓地运转了一下内劲,仍是懒洋洋地提不起丝毫的内力。

他转动眼珠,想要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年轻人,醒了?看来年轻就是好啊,想我四十年前刚进来的时候,足足躺了有三天。而你不过才几个时辰!有前途。”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魏东林听了吓了一跳。

“四十年前?这人竟然被在这里关了四十年!”魏东林感到不寒而栗。

“醒了就起来吧。好久没有人和我聊天了,我们聊聊天吧。”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魏东林转着头,四处寻找着说话的人。

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穿着一身早就看不出颜色的褴褛衣服,面对着墙壁,肩头耸动,好像是在说话。

那人背对着魏东林,瞧不出模样,但是听声音,应该是上了年纪。

“前辈,是你在和我说话吗?”魏东林问道。

“当然是我了,你以为还会是那条蛮牛吗?”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蛮牛?”魏东林左右看看,就看到了墙角处一条大汉正在酣睡。

大汉身形颇为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却十分的威风,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露出的肌肉却颇为虬结。

大汉睡得正香,发出阵阵呼噜之声,偶尔猛地一下提高声音,犹如雷鸣一般。

“这里是哪啊?”魏东林问道。

“天牢。”老人冷声说道,

天牢。魏东林一愣,晃了晃脑袋,随即想起了西门东和十香软筋散。

“前辈怎么称呼啊?”魏东林开口问道。

“老夫,老夫…”老人说了两个字,随后犹豫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说道:“唉,老夫关在这里已经四十年了,时间太长了,只记得自己在这里被称作三号,这名字吗,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得让我好生想想。”

“三号?难道在前辈前面,还早关有两个人吗?那岂不是要比四十年还要长。”魏东林好奇地说道。

老人饶有兴趣地看了魏东林几眼,笑着说道:“有趣,你这年轻人真是有趣。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会关心这个问题。”魏东林听了也不觉笑了。

老人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老夫想起了一些,我叫诸葛神机,”说到这里,老人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好像不是,好像叫诸葛妙算,也不对啊。”

老人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大声说道:“对了,对了,我叫诸葛神算!”

说到这里,魏东林还没有说话,就听见一声咆哮。

魏东林吓了一跳,再看诸葛神算,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高人风度,吓得面如土色,浑身抖作一团。

魏东林感到身后一阵恶风,转过身去,先看到一对铜铃似的眼珠,随后又看到一个沙钵般大的拳头,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魏东林功力虽失,但是战斗经验还在,身子连忙向后一仰,闪了过去。

魏东林身子后仰,大汉却转身奔向诸葛神算。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襟,一下子就把他提了起来。

诸葛神算连忙作揖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这一次实在不是故意的。再饶一次,再饶一次。”

大汉恶狠狠地说道:“江湖上谁不知道俺茅十八说话算话!整个江北谁不知道俺茅十八是五虎断门刀的传人!整个江湖上谁不给俺茅十八面子!”

诸葛神算一脸委屈地说道:“给啊!我也给啊!”

“给你奶奶的熊!老子不让你打扰老子睡觉,你却非要打扰老子睡觉!老子今天就要打得你睡不了觉!”

魏东林听到大汉自称茅十八,心中一动,低声嘟囔道:“韦小宝?韦小宝!”

大汉恶狠狠地眼神瞪向了魏东林。

魏东林心中一阵懊悔,想到:坏了,这下引火烧身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