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浑水摸鱼

魏东林在树梢之上,默然良久。他有些拿不定主意,究竟该不该来管此事。

按照道理来说,他现在应该尽快赶到云南,一来交办丐帮的送信任务。

二来顺便把阆苑福地的逍遥派武功秘籍提前挖出来。

北冥神功、凌波微步,想想都令人心动。

不过这里的事难道就不管了?魏东林总是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要送的信,有着莫大的关系。它可能事关大宋王朝的安危。

究竟谁是谁非,魏东林不知道事情的因果,所以不敢妄加判断。

但是马三和杀人的心狠手辣,总让魏东林觉得不是正派行径。

况且洪春鹤的那句“主战未必是忠臣”这句话,让魏东林非常赞同。事情往往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洪相公,原来你高高在上,对咱们这些刑余之人,多是不放到心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化骨绵掌的滋味如何啊。”

树下传来了侯七尖细的声音。

“这位大伴,其实洪某也不过是双方联络之人,并不曾参与机密。你们秘影司手眼通天,又怎会不知道。何苦揪着我不放。”洪春鹤苦着脸说道。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不打紧。你听了之后也好早做打算。咱们原来目标也不是你。知道你是个小人物,只是负责消息的传递。”

侯七说到这里,看了看洪春鹤,叹息了一声说道:“可是咱们跟踪的那些人,一夜之间居然在雁门关外全部消失不见。这才没有办法,连夜兼程追上了你!”

洪春鹤听了这话不由得一愣,看着侯七问道:“你们原来跟踪的不是我?那为何苦苦紧逼?”

侯七才要张口说话,另外一个矮个子番子说道:“老侯,和他有什么好说的,别看他现在英雄了得,等到化骨绵掌暗劲发作了,这小子想起都不能,看他还有几分英雄气概。”

侯七点了点,说道:“也是。咱家不是想着能让他早点说了出来,我们兄弟也去吃酒快活,岂不比在这里喝风饮露来的快活。”

矮个子番子冷冷一笑,不屑一顾地说道:“这些文官一个个自命清高,就连武官都看不起。就是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三品的武官,见了枢密院的五品经历官,不照样得报名告进?”

说到这里,矮个子番子重重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接着说道:“更何况是咱们这些宦官!在他们眼里,咱们都是奴!老奴,小奴!”

“方大哥说得对,咱家看到这些王八蛋就生气。”另一个看上去柔媚如女人的番子娇声说道。

说话之际,还觉得不解气,抬脚就踢向洪春鹤的屁股。

“侯七一抬腿就挡住了那个番子的一脚,脸现讨好之色说道:“卫兄弟,别动手,万一打坏了他,和马都头不好交代。”

姓卫的那个番子低头看了侯七一眼,悻悻然再不说话。

魏东林此时心里如同开锅一样,心中想到看来侯七说的雁门关外消失的那些人,一定就是他们跟踪的那些人。

既然秘影司跟踪这些人,那就自然不会杀了这些人,那么究竟谁是杀他们的凶手呢?看来这件事必须要管。

下面三个人,不知道都是什么境界。看样子应该是侯七境界最高。

刚才费青神和游氏兄弟打斗的时候,他用暗青子帮忙,却是没有动手,很可能不到内力境。

另外两个更不用说了,侯七都没有到内力境,他俩更不会到内力境。

三个普力境的番子,想来对付起来没有问题,只不过要提防侯七那厮的暗器,莫要着了他的道。

魏东林想到这里,正要长身下去,却听见林外一阵脚步声,随后就听到了有人说话。

“在这树林中歇息片刻,大家伙吃点东西,养足了精神,好上彭家寨论理!”一个粗矿的声音传进林中。

侯七脸色未变,姓卫的和姓方的两个番子,手直直地抓向了腰中的佩刀。

“哼!江湖上素闻'彭家刀,吴家枪',老子倒要问问凭什么他们彭家刀定要排在我们吴家枪的上面!这一次得让他调过来不行!”

随着声音,脚步沙沙,几十个人大步迈进了树林。

当先一人,身形魁伟,面貌粗豪,一身黑色劲装结束,手里倒提了一杆短枪,大约有七尺左右。

后面跟着二十多人,或胖或瘦,高矮不一。也都是黑色劲装结束,每人手里都是一杆短枪,长短却不一样,有得长一些,有得则是短一些。

这些人进了树林,就看到林中有人,不由得一愣。

粗豪大汉再看一眼,就看到洪春鹤瘫坐在地上,显然是被人点了穴道。

粗豪大汉长枪一摆,身后那二十多人显然久经阵仗,随即散开。

大汉长枪一指,冷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侯七不说话,朝前迈了一步,让大汉看得更清楚一些。

大汉看到侯七身上的双梁冠、团花袍,再往他的脚下一看,心中一紧,沉声叫了一声:啊,鱼鳞靴!

侯七脸上挂着阴恻恻地笑容,咯咯一笑说道:“吴家沟的好汉们,还不知道咱家是什么人吗?”

大汉头上立时布满了汗水。手一挥说道:“在下不知道南清宫的大伴们在此,冒昧打扰,就此别过。”

魏东林在树上看得一清二楚,又怎肯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漫天花雨掷金针!”

魏东林双手连扬,几把金针朝着下面就撒了下去。

“大伙一齐上!不要放跑了一个!”魏东林捏细了嗓子大声喝道。

“不好!有暗器!”侯七三人见金光闪动,连忙身子急退,将手中的佩刀舞成一片刀花,遮住了身子。

“哎呦!哎呦!”

吴家沟的人可就没有这个本事了,好几个人中了金针,发出阵阵哀嚎。

“狗娘养的南清宫,暗器伤人算什么本事,大家伙和他拼了!”吴家沟人从中发出了一声爆喝,一条人影挺枪直冲了出来。随后几十个人都呐喊了一声,也冲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