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化骨绵掌

费青神去意已决,手中长剑一抖,连环三剑,招式凌厉刺向游驹。

游驹看到长剑袭来,费青神更是一脸厉色。连忙挥舞圆盾,身子却急向后撤去。

马三和登时大急,厉声喝道:“游老大,你个小猴崽子,胆子这么小!留神这小子要跑!”

游驹心思一动,恍然大悟,待得身子再向前纵出,已然不及。

费青神一声长笑,人已越过游驹向前扑出。

侯七反应急快,双手连扬。袖箭、菩提子雨点一般飞出,向费青神后心射去。

费青神身子不停,长剑反手挥出,叮叮当当一阵作响,暗器被长剑拍的四散击飞。

“马三和,这事既然玄衣卫已经插手,就没有那么容易善罢,尊驾还是多想一想吧。”费青神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哼!虚张声势。”马三和冷哼了一声说道。

洪老员外看到费青神也走了,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洪相公,您老人家好端端枢密院的官儿不做,却是递了辞呈,退归林野。可是今日却装扮成商人模样,想要潜入东京汴梁,到底是意欲何为啊?”马三和冷冷地问道。

洪老员外神色颇为恐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马三和不说话。

“你这样看着杂家却是为何?杂家也是上指下派才来的。”马三和冷笑了一下,阴声说道。

“我,我,我不能说。”洪老员外哆嗦了半天,这才说道。

马三和眉头一皱,冷声说道:“那就没办法了!”随后嘴角一撇,露出了一丝讥讽地笑容说道:“动手!”

“嗤嗤嗤”。

一阵羽箭破空之声骤起。

洪老员外一惊,就听得身边惨呼声响不绝,随后就再无声息,他回头看去,只见带来的随从全部中箭,没有一个活的了。

“费青神以为玄衣卫了不起,交代了几句场面话就想着我们不敢动手!太小看咱们秘影司了。”

马三和神态看上去十分温和,温言对着洪老员外说道:“你要是认为有了玄衣卫作靠山,杂家不敢动手,那就大错特错了!”

洪老员外牙齿不停地打颤,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家都是为朝廷做事,这又是何苦呢?”

马三和举起了右手,仔细端详着,却不回答洪老员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刚才费青神说不知道杂家化骨绵掌练得怎么样了,杂家自己也想知道。要不然今日就在洪相公身上试上一试,看看洪相公的骨头几天能化完?”

说到这里,马三和阴恻恻地一笑,说道:“说不定洪相公骨头硬,化骨绵掌化不掉也有可能。”

洪老员外脸露恐惧之色,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杂家就想知道这次北国之行都见了谁?有什么盟约?带回来了什么东西?准备交给谁!仅此而已!”马三和脸上阴柔的笑容不减,温和地说道。

“什么……什么,北国之行,我不知道啊。我一直都在获鹿,那也没去啊!”洪老员外一脸不解状说道。

“知道,知道。洪相公当然没有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洪相公怎么会去异国他乡那么危险的地方。”马三和笑眯眯地笑道。

洪老员外听了马三和这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正待说话,突然马三和手起掌落,一掌击到了洪老员外的胸口。

“洪春鹤,这一掌怎么样啊?是不是不疼?不疼就对了,因为还没有开始化骨呢!”马三和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你用了化骨绵掌?”洪春鹤满脸骇意说道。

“是啊,所以你现在还有半个时辰时间,如果半个时辰我要不把暗劲卸了的话,就要看你的骨头是不是真的硬了。”马三和阴笑着说道。

“我真的没有去,我人在获鹿,你们秘影司神通广大,可以去查啊。”洪春鹤满脸苦色说道。

“我们当然已经查了。那个卜者韩三瞎子是怎么回事?他从白沟带回来什么消息。”马三和冷笑了一声说道。

“你……你们……”洪春鹤满脸都是不相信地神色,指着马三和说不出话来。

“一个朝廷退休官员,一个江湖上的骗子,居然凑在一起密谋。难道是卜凶问吉?后来又来了玄衣卫的人,你们想要干什么?”马三和逼近了一步,冷声说道。

“这事,你……你……怎么知道的!”洪春鹤结结巴巴,满脸诧异地说道。

“那位柳大郎的真名我虽然不知道,但是他不是姓耶律就是姓萧吧!”

马三和说到了这里,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别想着骗我!我知道的远比你想像得要多!”

洪春鹤眼睛里满是不相信的神色,瞪着马三和看了半天,终于眼神散淡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已经全部知道了,那还问我做什么?”

“杂家就是想问你,要把消息送给东京汴梁哪一位相公!”马三和冷笑着说道。

洪春鹤此刻却脸现超然神色,微笑着说道:“事到如今,唯死而已。还有什么好说!”

“你们里通外国。居然还敢如此理直气壮!洪春鹤,你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吗!”马三和看着洪春鹤,鄙夷地说道。

“你一个阉人,懂得什么国家大事!主战的不一定是忠臣,主和的不一定是奸人。无非是形与势而已。”洪春鹤冷笑了一声说道。

“好啊,杂家是阉人。但是杂家却也不屑做那卖国之人!话说的好听,归根到底也不过是贪生怕死而已!”马三和看了洪春鹤一眼,冷声说道。

洪春鹤冷冷地瞪了马三和一眼,却是一言不发。

“杂家就是问你,此去汴京是和谁联络。”马三和又阴声问道。

洪春鹤不再说话,也不再看马三和,而是将脸扭向了一边。

“哼哼!杂家也不逼你。有本事你就撑着!三天后杂家再来问你。”马三和冷声一笑,说道。

“莫说三天,即便是三十天又能怎样!不妨就此杀了洪某,你看洪某可惧!”洪春鹤大声说道。

“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你这三天先尝尝我化骨绵掌的滋味吧!”

说着话,马三和出指如风,点了洪春鹤几处穴道。

“明天这个时候,杂家再来看你。杂家这就喝酒去喽。”马三和得意洋洋地说道。

洪春鹤被马三和点住了穴道,浑身动弹不得,就连话都讲不出半句,只能狠狠地瞪着马三和。

马三和却是阴恻恻地一笑,说道:“侯七,带两个番子在此值守,其余人跟我喝酒去!”

魏东林在树梢之上,屏住了呼吸,听得是清清楚楚,心中想到:这里似乎包含着一个秘密。

树林外蹄声得得,一阵马声嘶鸣之后,马三和众人已然去得远了。

树林之中,只留下了三个番子和洪春鹤四个人,一时之间倒是寂静无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