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费青神

魏东林一拉走骡,双腿一夹,向前直冲了出去。

大概朝前走了有几里地,就听到道边树林里,传出一阵阵兵刃撞击的声音。

魏东林猜都猜得出来,必然是南清宫的番子和洪老员外一行人在树林中打斗。

魏东林感到奇怪的是都大锦他们已然撤走,那么树林内和南清宫的人打斗的又是什么人?

“不能趟这趟浑水!”魏东林告诫自己。他双脚一夹马腹,就准备加速离开。

“好一个'龙门三叠浪',费青神,你这手大嵩阳剑法越来越高明了。”说话之人声音尖细,一听就知道是南清宫的人。

“马三和,有种你就让游家兄弟下去,你亲自下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化骨绵掌'又有了多少长进。”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应该是那位费青神在说话。

随后又是几声兵刃的撞击之声传来。

“咯咯咯。”马三和一阵笑声,说道:“久闻费大先生是玄衣卫十二龙头之九,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杂家可不怕你,只是不想费劲而已。”

又是一连串的兵刃撞击和窜高蹦矮的脚步声,之中还夹杂着打斗之人的呼喝声。

“玄衣卫?”魏东林听了一愣,想起了自己此次的任务,不由得心中一动,跃下骡子,展动身形,掠向树林。

“马三和,这是咱们玄衣卫和秘影司之间的事,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朝廷机密,你找两个江湖草莽夹攻于我,算是怎么回事?”听声音,费青神说话已经显得中气有些不稳。

“什么江湖草莽?这两位聚贤庄的庄主现在可是咱们秘影司的外番!”说到这里,马三和声音变得阴狠说道:“游驹游骥,你们两兄弟加把劲,把这厮灭在这里,我就提拔你做个番长。”

魏东林欺近了树林,却没有现身,而是施展了“梯云纵”,跃到了树顶,悄然掠进树林之中。

“梯云纵”是轻功类的顶尖功法,魏东林在这上面也下了不少功夫。敏捷度已然增加不少。

树林中的空地上,车马倒了一地,最为扎眼就是那具白茬棺材,倒在了一边。洪夫人的尸身也被翻了出来,俯身朝着地面。

洪老员外以及家人,挤得缩在了一起,互相依偎着瑟瑟发抖。

洪老员外倒是不十分害怕,眼睛冷冷地盯着场中那些人。

南清宫的番子显然在人数上占了上风,十几个人分别占据了几个方位,显然是防备有人逃跑。

空地正中间,两名大汉手持圆盾短枪,和一人奋力相搏。

大汉的圆盾却是特制的周边全是锋刃,转将起来,却是一件利刃,费青神颇为顾忌。

费青神身穿青色长袍,手中一柄宽阔长剑,剑招连绵,除了颇为忌惮游家兄弟的怪异兵器之外,倒也不落下风。

费青神显然已是内力境修为,手中长剑每一剑刺出,都灌注了内力,发出了嗤嗤的声响。

游氏兄弟境界虽然已经是普力境大圆满,但是毕竟尚未达到内力境,功力没有费青神深厚。

不过二人的圆盾却让费青神颇为忌惮,再加上以二敌一,这才不落下风。

其余的番子们知道己方已然胜券在握,也就不上前帮忙,只是在旁边看热闹。

“哎呦!游老大这招圆盾削偏了,否则这家伙半个脑瓜子就没了。”

“好险!这招千峰竞秀使得如此之巧!十二龙头果然名不虚传!”

费青神心中暗暗叫苦,他也知道这种打斗已然毫无意义。

就算战败了游氏兄弟又能怎样?旁边还有那么多人呢。自己身后又没有援兵。

“大意了!”费青神暗暗责备自己想到。

原本以为,都大锦在明,自己在暗,轻轻松松地就将洪老员外送到汴京也就算完了。

谁知道半路杀出了南清宫,没有动手,只是几声恫吓,就将都大锦吓退了。

说来也是,保镖怎么敢和官府相争?

自己这才现身出面,谁知道这一次南清宫出动了这么多高手,居然连河南中州聚贤庄的两位庄主游氏兄弟都请了出来。

这一战能否取胜还真不好说。

费青神低眉敛目,不理外面众番子的叫嚣,专心对付游家兄弟。

他左手一引剑诀,右手长剑“刷”的一声,刺向游驹的面门。

游驹不躲不避,手中短枪却刺向了费青神的腰间。游骥却上前一步,手中圆盾护在了哥哥身前。

费青神见短枪来势凶猛,身子一转,却已避了开去,长剑尚未碰到圆盾已然变招。

费青神翻转长剑,舌绽春雷大喝一声,手中长剑直如钢刀一样,直劈了下去。

游骥来不及变招,眼见长剑来势凶猛,连忙一举圆盾,想要挡开这一剑。

“铛!”的一声巨响,长剑已然撞向了盾牌。

这一剑凝聚了费青神毕生功力,直震的游骥左臂酸麻,圆盾举都举不起来。

费青神不等游骥再做反应,长剑翻手撩去,直奔游骥咽喉而去,剑式迅疾毒辣。

游骥吓得面孔扭曲,眼睛瞪得溜圆,甚至都看见了剑尖上所发出的青芒。

他的身子尚未从刚才那一剑反应过来,身子尚且如同电震,丝毫动弹不得。

游驹也是大惊,此刻再挡已经来不及了,他不假思索,力贯右臂,挺枪刺向费青神后心。

游驹“围魏救赵”之计颇为高明。费青神感到后心风声不善,要想躲避,显然已经不急。只得长剑一转,挡开了游驹的短枪。

大嵩阳剑法以内力见长,招数却不以精妙为胜。反而是大开大阖的招式居多。看上去倒是不像是剑法,而像是刀法。

不过这套剑法却颇为适应费青神。费青神内力深厚,使起来果然是得心应手。

“时间不早了!咱们不和他玩了。侯七,你用暗青子帮帮忙。”马三和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马三和话音刚落,就见番子群中两道光亮一闪,嗤嗤声响,两柄飞刀就飞了出去。

费青神正全身关注和游氏兄弟打斗,听得身后一响,知道不好。连忙着地滚开,躲过了飞刀。

游驹游骥见有隙可寻,手中短枪连环,不停地刺向费青神,左手圆盾更是旋转飞舞,不离费青神的颈项。

侯七手中暗器如雨水般洒向费青神,他左支右绌,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费青神眼睛左右一扫。心中更是大骇。番子们交叉变换方位,隐隐然已经将自己包围在圈内。

费青神心中一凛,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走,那可能就走不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