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见龙在田

白净汉子待要再说话,魏东林漫不经心地悠悠说道:“那人走了不过半个时辰光景,如果马快一点的话,可能到了中午就追上了。”

白净汉子一愣,随即将手一挥,喝道:“崽子们,咱们快走!”

说着话,他满有深意地看了魏东林一眼,大声说道:“咱家名叫马三和,朋友有机会到东京汴梁的时候,可以到南清宫一会,说不定还能给你个前程。”

说完之后,马三和“咯咯咯”的一阵大笑,出门而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一阵马嘶之声,接着蹄声响起。

“砰”的一声大响,韩老六又被人从外面直抛了进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今天老子心情好,只不过赏了他几记耳光!要是放在平日,少不得割了他的舌头。”大汉话声越来越远,终于不见。

狄威长出了一口气,大步过去看了一眼韩老六。除了脸上红肿之外,别处也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放心下来。

“多歇半日,咱们下午启程。”狄威想了一下沉声说道。

魏东林一笑,说道:“狄镖头,那匹枣红骡子送我可以吗!”

“既然大侠喜欢,骑走便是。”狄威说完这句话,不再理会魏东林,一拱手,朝着后院走去。

魏东林出门,牵了枣红骡子,径直向着城门疾驰而去。

不和镖队同行,这样也好。魏东林已经打定了主意,先去云南送信要紧。神仙洞里的武功秘籍,还等着自己去挖掘呢。

想到武功秘籍,魏东林连忙内视,查看自己的系统面板。经验值已经到了3500。

“好激动啊,终于可以学习神秘武功了!”

魏东林想到这里,迫不紧待的点开了武功技能树,看到了灰色的“神秘武功”已经变成了金黄的亮色。

魏东林毫不犹豫点上了“学习”。

一道金光神龙虚影从魏东林身上飘起。

魏东林仿佛整个人都变得高大起来。

“见龙在田!”

居然是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田!

魏东林激动的喊出了声。多亏官道上没有人,要不然真把他当成了疯子。

刹那之间,一丝明悟在魏东林脑海里回荡。

“这一招式原来出自于出自《周易•乾卦》中的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有龙出现在田野里,意思是说有大人物出现在人间。”

“这一招的要点就在于堂堂正正,高明大方,让人敬而生畏。”

“所以这一招在势不在力!”

魏东林信马游疆在官道上行走着,脑海里不停的思考着“见龙在田”的精奥秘意,不时地用手比划着。

丹田则是调动着内力,沿着心法的线路在经脉中运行。

“还可以。这招所用内力,比起大金刚掌'礼敬如来'少得多。”魏东林将内力运转一周后,愉快地想到。

“看看下一阶段是什么武功。”

魏东林满怀希望地调出了系统,看向了技能树。

武功:【小擒拿手】

门派:天山

条件:内力小济境、经验值5500点

“内力小济境?这是什么意思?这尼玛系统太坑爹了,一会儿整一个名词。”

魏东林心里又问候了系统母亲一百遍啊一百遍。

“看来每一个大境界中,也要分小境界。之前之所以没有划分,那是因为普力境太弱了。根本没有划分。系统也可能对普力境根本没有关注,任其自生自灭。”

“但是到了内力境就不一样了,这其中必然又会分了几个境界在里面。这就需要自己慢慢摸索了。”对于这点,魏东林倒是不着急。

反正只要不到内力小济境,武功技能树就不会点亮,只要能点亮,说明就到了。

“不过是小济而已,估计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倒是这见龙在田,要多练习才行。”

一路上,魏东林走得并不快,远远地背影上,不时地飘起“熟练度+1”的小绿字,显然他正在研习“见龙在田。”

蓦然,魏东林一声长笑,身子在骡子上一翻身,跃到了路边。

他身子尚未停稳,左手已向路边一颗小树抹去。

左手看似迅疾,实则缓慢,右手却无声无息如闪电般穿过左手,直击了出去,正中树干。

小树微微震动了一下,“咔嚓”一声轻响,随后从中间齐齐折断。

魏东林身上立刻飘起了一串金黄色的小字,“见龙在田+1”

“成了!原来就得是一个快字!让敌人躲无可躲,闪无可闪,这才能一击而中!”

魏东林想通了这个道理,心中一阵得意,哈哈哈地一阵大笑。

魏东林重新跨上了骡子,辩了一下方向。

他现在人在肥乡县,数河北路还该管,而要去的地方,却是云南,属于大王里国,需要一路南下。渡过黄河,淮河,长江,横穿整个大宋国境才能到达。

“路还远着呢,闲事还是少管一些为妙。”

魏东林催动骡子,朝着正南方向,直奔了下去。

中午时分,魏东林特意挑了个小镇子,略吃了几口饭,也没有休息,就又上了路。

“照这个速度,今晚应该能到清河投宿。”魏东林双腿一夹骡子,向前奔去。

出了镇子,没有走出多远,就碰到十几个人骑着坐骑对向而来。为首一人,正是“多臂熊”都大锦。

都大锦的脸色很难看,后面十几个人也显得灰头土脸,没精打采。

“都总镖头,一向可好?”魏东林见是熟人,开口招呼说道。

都大锦其实早就看到了魏东林,原想装作不认识。此刻听到魏东林喊他,只得拱了拱手,不说话一溜烟就进了镇子。

保镖这一行轻易不得罪人。有人招呼必定会停了坐骑客气一番之后,再行离去。

今日却奇怪的紧,居然只是拱拱手就过去了,再看看都大锦的神色,显然能猜的到,一定是吃了亏。

都大锦吃了亏,身上却毫不带伤,而且众镖师虽然灰头土脸,却是一个受伤的也没有,这就是说他们压根就没有动手。

“看来南清宫的番子们,仅凭名头就吓退了这群镖师!洪老员外这下子要倒霉了。”魏东林不由得想到。

但是他又十分奇怪。洪老员外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引来了都大锦不算,还引来了青衣楼和南清宫的人!

这个洪老员外,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