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9.大宋秘影司

南清宫是一个地名。位于皇宫的最南端。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它本身原因,而是因为驻于此处的一方机构。

大宋秘影司。

秘是秘密,影是影子。连起来就是秘密的影子。

不难看出,能起这样名字的机构,想必有着许多的机密。

如果说玄衣卫是皇帝的私人卫队,大宋秘影司就是为皇帝探听消息的密谍机构。

之所以被称之为南清宫,那是因在秘影司总堂设在南清宫。所以久而久之,南清宫就成了秘影司的简称。

秘影司权力很大,自己设有诏狱。负责抓人捕人的番子和番长,不需要经过三法司就可以将人关入大牢。

秘影司长官为都指挥使,下设东、西、南、北、中五都。都有都头、副都头。

每都下设五番,番有番长。

最低级的则称之为“番子”。负责捕人抓人以及具体办差。

秘影司的人员,起初均是从小太监里面会武功的人中间选拔,被选上之后,再传以高明武技。

可是往往小太监被选中的时候,大多已经十七八岁,甚至还有更大一些。

这个年龄其实已经过了最佳学武时间,再从基本练起已经不太可能。所以秘影司所教授的都是一些狠辣的招数。至于内功心法,却很少涉及。

随着秘影司权力越来越大,职责也就越来越广。需要侦办的案子越来越难。这些小太监番子,就显得越来越不中用。

秘影司指挥使慕容清辉于是就上奏皇帝,在江湖上招收了许多武功高强的江洋大盗,绿林飞贼,这些人统一被称之为“外番”。

有了这些外番,秘影司势力更加强横,许多江湖上的大派,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所以无论朝堂官员还是江湖人物,谈论起南清宫秘影司无不是谈虎色变。

这一任秘影司都指挥使慕容清辉,原是小皇帝做太子时贴身太监。后来太子做了皇帝,慕容清辉执掌了秘影司。据说一身功夫已至真气境。是朝中仅有的大高手之一。

此次南清宫番子居然意外在肥乡这个小县衙出现,必然会给这里带来一片腥风血雨。

番子中为首一人,身材颀长,白净面皮仿佛涂了脂粉一样。脸上挂着一副阴恻恻的笑容。

秦老好站在柜台后面,似乎被开门卷进来的风吹着了一样,浑身一阵哆嗦。

“那位是掌柜?”番子中站出了一位额下无须的年轻人沉声说道,声音十分尖细。

“我,是我。”秦老好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咯咯咯。”年轻人捂着嘴,发出了一阵瘆人地笑声。

“杂家有这么可怕吗?怎么每个人见了杂家都是这副要死的模样。”年轻人笑了一会儿,冷声说道。

“不怕,不怕。”秦老好赶紧满脸谄媚笑容地说道。

“不怕!”当先白静面皮那人把眼睛一瞪,狰狞地说道。

秦老好吓得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连声说道:“怕!怕!”

“咯咯咯。”年轻人又是一阵惨笑,这才说道:“既然怕,那就说实话。”

说完,年轻人回头叫道:“祁老三,让他看看。”

番子中走出一位三十多岁,也是面白无须的高个汉子走了出来,一抖手展开了一副画卷,里面画的是一个人。

“见过这个人没有?”年轻人冷声说道,声音就像寒冰一样,秦老好不由自主地又打了个哆嗦。

秦老好战战兢兢地看向画卷,一眼就瞧出了画里的这个人,却正是刚刚才动身离店的洪老员外!

秦老好心思急转,犹豫着究竟说还是不说。

白净汉子已然发现了秦老好前后神态不对,冷冷一笑,阴恻恻地说道:“无妨,说了也就说了。不知道也无不可。但是要是此人被我们捉到,供出和你有瓜葛,那就不好玩了。”

“见过!此人刚才还在我店中,这些朋友都见过。”说着话秦老好用手一指狄威等人,正色说道。

“详细说上一说。”年轻人脸上没有了笑容,冷声说道。

秦老好当下再无隐瞒,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他不但说出了洪老员外来历和去向,而且将昨日青衣楼和今日血刀门无智和尚的事,原原本本地讲述出来。

白净汉子越听越有意思,眼睛上下打量着魏东林,慢慢地踱了过去。

魏东林站起身来,拱了拱手,不卑不亢地说道:“江湖闲散魏东林,见过各位大人。”

“闲散?你不是晋通镖局的吗?晋通镖局的名声,杂家在东京也是久有耳闻。”白净汉子笑眯眯地说道,声音依旧一副阴柔腔调。

“不是,不是。他不是我们镖局的人,我们只不过是道上碰上的。”韩老六连忙说道。

韩老六刚说完话,就觉得眼前一花,一条黑影扑了过来。

他本能的向后一坐,胸口衣襟就被那人拽住了,身子不由自主就被拎了出来。

韩老六一看吓了一跳,抓他的那人身高足有一丈,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更为骇人的是脸上连鬓络腮胡子。看上去颇为微风。

韩老六双手去抓大汉手腕,哪里能够扳得动分毫。

大汉也不说话,出手如风,正反四记耳光,直扇得劈啪作响。打完之后,随手就将他扔了出去。

韩老六武功不弱,已然是普力境圆满境界,但是在大汉手里,却如婴儿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他被扔出去之后,正准备挺腰站起,谁知道脖领子一紧,又被人拎了起来。

韩老六尚未看清究竟又是谁抓住了自己,脸上又是噼啪挨了几记耳光,随后就觉得陡然飞起,云里雾里一般,重重地摔在了店外的青石板路上。

韩老六这下子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抬头看去,原来摔他那人,竟然还是一位大汉,跟刚才那位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就这点本事还敢多嘴?”白净汉子冷冷地看了一眼韩老六,鄙夷地说道。

随后将眼睛就转向了魏东林,冷冷地说道:“问你呢?怎么?瞧不起杂家吗?怎么不说话。”

魏东林微一点头,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和晋通镖局的各位达官并不熟悉,不过是一路相互扶持来到这里而已。”

说到这里,魏东林神色一凛,朗声说道:“不过昨日青衣楼那两人我杀了一个,另一个就是也算到我头上,却也无妨!今日那无智贼僧,也是死在我手,要是几位是来为他们报仇的,尽管冲着我来,和其他人无关!”

白净汉子脸上一动,不由得多看了魏东林几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