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分道扬镳

无智身子嵌入打塌的院墙之中,像是一尊雕像。嘴角不停地流着污血。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魏东林。

“你居然会大力……”,话没有说完,头就歪向了一边。

“叮!恭喜玩家完成青衣楼悬赏任务。”

“奖励纹银500两。”

“奖励经验值+1500。”

“奖励金丝甲一件,防御+15。”

“玩家和血刀门成为敌对势力,触发主线任务《江湖新势力》,玩家需要创建自己的势力。”

“任务:江湖新势力

达成标准:创建自己的帮派

奖励:?

友情提示:循序渐进,先获得丐帮大勇分舵主职务。”

“创建自己的帮派?想不了那么远,还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再说吧。”

“不过,当上大勇分舵的舵主,要说也不是难事。乔峰终究是要当帮主的,空出的舵主之位,之前最大的希望是全冠清。”

“不过既然自己来了,那就只能委屈一下全冠清了。”

“现在虽然自己不过是四袋弟子,而全冠清已经是六袋弟子,但是如果自己此次完成了云南报信的任务,那么大勇分舵舵主,自己也有希望。”

魏东林心中暗想,看来当务之急还是早点到云南报信才是。

“魏兄弟,你也是我少林弟子?”都大锦疑惑地问道。

“在下师尊乃是山西大同府'平地一声雷'白野白老爷子。”魏东林一拱手说道。

“那你这大金刚掌是跟谁学的?”都大锦说到这里,眼神满是警戒之色。

“大金刚掌?这不是少林八打吗?”魏东林眼中的疑惑比起都大锦来,丝毫不弱。

“少林八打?”都大锦更加蒙圈了。他在少林寺学艺五年,甭说见过了,就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魏东林点了点头,说道:“这招掌法,确实和少林派有关,但是我却不知它是不是大金刚掌。教我的那位前辈说是少林八打。”

说到这里,魏东林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传授我这招掌法的是一个疯和尚,他说他是'疯僧醉菩提'灵空长老,少林寺八大名僧第三位。”

魏东林信口胡诌,倒是让都大锦一愣,仔细回想自己门中高手,实在想不起有这么一位高手,而且少林寺八大名僧。也不知道从哪论出来的。

蔡冬阳身形移动。众人眼前一花,他已从房上落到了地上。

“据我所知,远在西域化外,有一派'金刚门',所修武功和少林派刚猛的发力方法十分相近,是不是这位兄弟习学的是金刚门武功。”蔡冬阳望着魏东林,笑吟吟地说道。

“没有西域什么事,那位前辈说了,他师出嵩山。但是我却不算是他的正式弟子,甚至连记名弟子都不算,我只算是他一个投缘的小朋友。”魏东林连忙说道。

都大锦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心中想着可能是哪位寺中高手,在游方或者历练时候,遇到了魏东林。一时有缘,传了他一招掌法也未可知。

“这无智既已伏诛,待会儿城中捕快头过来,交给他领赏就是了。时间已然不早,都总镖头还是早些上路吧。”魏东林说着话,双手一拱说道。

蔡冬阳也摇了摇头,说道:“接了掌门飞鸽传书,我和小师妹从卫辉疾驰上百里,赶到这,就为诛杀此贼,结果居然被你抢了先。”

蔡冬阳说完了话,抱拳做了个作了个罗圈揖,大声说道:“小师妹,走了。”

蔡冬阳身形纵起,如大鸟般飞上了屋顶,“师妹走吧!”

说完了这句,他拉起了师妹的手,两人联袂朝前纵去。

“店钱,我的店钱。”秦老好高声喊道。

远处一道银光闪过,吧嗒一声掉在了院中,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原来是一锭银锞子。

蔡冬阳和小师妹几个起落,如星丸跳跃,转眼间已然不见。

都大锦整束了镖队,卷起了镖旗,默默地离开了秦家老店。

这是镖行的规矩,开路镖号子只能喊上一遍,如果有事耽误了,或者改天再走,或者悄无声息地走。镖号子却绝不能喊第二遍。

秦家老店顿时安静了下来。狄威等人进了大厅,三三两两各自找了座头。

魏东林也跟了进去,自觉地就坐到了狄威和韩老六的那张桌子上。

“老秦!”魏东林点手招呼道。

秦老好满脸苦色地凑了过来,无精打采地说道:“收您五十两银子还真不冤,这不又打塌了一处。”

魏东林不好意思地一撇嘴,说道:“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哈。”

魏东林稍微停顿一下,接着说道:“不过这个小贼,却是被朝廷通缉的贼僧无智。他可是值三百两银子的,到时候你一报官,所有赏银都是你的,也算我对你的一些赔偿。”

“唉。那些官老爷啊。”说到这里,秦老好摇了摇头,苦着脸走了。

魏东林把头转了过来,望向了狄威和韩老六。二人俱是尴尬地笑。

“待会儿咱们吃过了饭是不是就动身了?”魏东林满脸期望地问道。

狄威和韩老六互看了一眼,脸上都很难看。

“嗯,哼!”狄威先干咳了一声,这才缓缓地说道:“这一路多蒙魏大侠倾力照顾,咱们心中颇为感谢。魏大侠急公好义,想必十分繁忙。我们也不好意思再麻烦魏大侠,后面的路,还是请魏大侠先行一步吧。”

狄威说完,冲着韩老六使了个眼色。

韩老六连忙从怀里摸出了两个大银锞子,放在了桌子上推了过去说道:“这五十两银子不敢说酬谢,只是咱们的一番心意,魏兄弟千万不要客气。”

魏东林一愣,随即明白,看着狄威和韩老六那不尴不尬的笑,也笑了一下,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魏某就先行一步了。”

魏东林明白了,这是狄威觉得自己太能惹事了。尤其是自己现在招惹上了血刀门,他害怕镖队遭受池鱼之殃,所以才提出了分道扬镳。

看来狄威惧怕血刀门,竟然宁可失去自己这个强援。

其实魏东林还有一节没有想到,那就是青衣楼。在狄威看来,魏东林力毙青衣楼黄部二十八号杀手,已经和青衣楼接下了梁子。他可不知道魏东林反而因此加入了青衣楼。

镖行子想吃太平饭,所以任何江湖势力都不能得罪,魏东林连惹两大仇家,狄威又怎会和他同行!

魏东林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场面话也交代过了,正准备要走,忽听得店外有人说话。

“这是最后一家,如果再没有,咱们就只能继续南下了。”说话之人声音尖细,听上去就像一个老太太一样。

说话之间,哐当一声,店门就被推开,十几个头戴双梁冠,身穿团花袍,脚蹬鱼鳞靴的人就走了进来。

“南清宫的番子?”见多识广的狄威一愣,轻声嘟囔道。

狄威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一些颤抖,带了几许寒意。

魏东林眉头一皱,把欠起的身子缓缓落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