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又准备拆家

刘小郎长笑之中,蓦然一道剑光从房顶飞了出来,宛如天际的一道闪电。

“你搞偷袭,你玩不起,你赖死皮!”

刘小郎的长笑变成了惊呼,身子急向后撤,胸腹之处向后凹出,弓腰控背,双腿微屈,身子已经向后翻出。

刘小郎躲得虽快,但是剑光更快,“啪”的一声轻响,刘小郎帽子就被剑光击飞。露出了光秃秃的脑袋,上面的戒疤看得清清楚楚。

屋顶那人朗声说道:“无智!哪里找你不到,没想到居然扮成下人小厮,躲在了这里。也不怕堕了血刀门的威名。这下露馅了,看你还往哪里逃!”

说话之人正是华山弟子蔡冬阳。

旁边俏生生地站着他的小师妹。

无智一纵之下,虽然躲过了蔡冬阳一剑,但是人也落入院里。

“你们名门正派眼里,我们血刀门又有什么威名?不过是下三滥的匪窝罢了。”无智站在下面冷声说道。

院子中脚步又嘈杂的响起。狄威等人从后院走了过来。一看前院这个情况,不由得一愣,眼睛望向了韩老六,颇为生气。

韩老六满心委屈,嘟囔着:“刚才听到龙门镖局喊号子,想着不就是要动身的意思?谁知道现在还没走,居然又打起来了。”

魏东林见无智被蔡冬阳逼到了地面,心中一阵大喜,当下再不犹豫,唯恐动手晚了,又被蔡冬阳抢了经验。

一声大喝,魏东林铁杖挥出,直砸了下去。

无智身子向后飘出,眼睛却望向了狄威,轻声笑道:“狄老头,你们晋通镖局威风啊!看来真的要和我们血刀门过不去了。”

狄威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们不是……”

魏东林一声大吼喝道:“哪那么多话说!”

魏东林身子纵起,双手举起铁杖,抡圆了向下直砸了下去,力道威猛,杖风刮到脸上,凛凛寒意。正是“伏魔杖法”的杀手之一“秦王鞭石”。

此时的魏东林,已然不是井陉之中的魏东林了,这招“秦王鞭石”在他手里使出,端的是石破天惊,神威凛凛。

无智见铁杖来势凶猛,不敢硬接,身子连忙后退。

魏东林早已料到了无智这一招,不等招式用老,杖尾猛地一翻,杖纂的枪尖,直奔无智咽喉刺去,招式狠辣之极。

无智没有想到魏东林瞬间就将至刚的猛劲转换成至柔的巧劲,连忙一个“金刚铁板桥”,身子从膝部就平平地折了下去,和地面几乎平行。

魏东林转身一记“扫堂腿”,扫向无智支撑的双脚。

无智上身不动,小腿竟然凭空拔起来半尺,避过了魏东林的“扫堂腿”。

这几下兔起鹘落,诡异至极。一个打得快,一个躲得巧,两个人竟然丝毫都没有占到便宜。

“咦。”无智纳闷地叹了口气。他有些奇怪,中原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这样的高手。

魏东林几招连环,居然都被无智躲过。当下也不说话,铁杖一翻,挂着风声就朝着无智腰间扫去。

魏东林和无智恶斗之际,华山弟子蔡冬阳和他的小师妹,却是抱着肩膀在旁边作壁上观。

魏东林知道他俩这是自顾身份,不肯落个以多欺少的名声。所以也就没有指望他们来帮忙。

蔡冬阳即使站在那里不动,对于无智来说,那也是压力。自然要留出几分精神来防备着他。

无智武功原本比魏东林高了一些,但是心有旁骛,无法全神贯注。此消彼长,居然尽落下风。

“传说血刀门中人武功如何之高,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如此。”蔡冬阳站在房上冷冷地说道。

“据说他们擅长刀法,但是打到现在,也没见这妖僧出刀啊。”小师妹在旁边娇声说道。

小师妹这话,倒是提醒了无智,心中想到对啊,赶紧解决了这小子好赶路。

无智手中一晃,已然多了一口小单刀。

刀身不过一尺左右,而且只有二指左右粗细,不像是与人对敌的钢刀,倒像是请客用的水果刀。

无智身形飘忽,围着魏东林不停地急转,而且手上也变了招数。小刀发招极快,一看魏东林要架,就立刻撤了回来,不和他铁杖相撞。只是飞快的旋转来找机会,稍触即走,从不纠缠。

“疾影刀法!”

屋顶上蔡冬阳大声喝了一声,他显然知道这刀法的厉害。

魏东林起初还跟着无智旋转,不过转了几圈,就有些头晕目眩。索性就立住了身子,不理会无智的旋转,只对付他攻来的刀招。

无智圈子越转越大,刀招也越来越快,不再是稍触即走,不时地叮叮当当连砍几刀来寻找魏东林的破绽。

魏东林一看,自己老是这样被动挨打怎么成。但是论起轻身功夫,他又比不过无智。

想到这里,魏东林心里一动,大喝一声,手中铁杖直抡了出去。势道猛恶。

无智识得厉害,不敢缨其锋芒,身子连忙向后退去。

魏东林大喝一声,一抖手,将铁杖如标枪般直掷了出去。铁杖挟着劲风朝着无智直飞了过去。

这一手乃是“伏魔杖法”中的绝技,名为“流星赶月”,实是败中求胜的杀招。

无智见铁杖来势凶猛,不敢硬挡,身子着地滚出,头上已然惊出了一头冷汗。

铁杖余势不衰,“铛”的一声,插入了院中地上青石板上,足有半尺之深,杖头兀自抖个不停。

“哈哈,没了兵器,看你怎么和我斗。”无智大喝一声,一挺小刀,扑了上去。

“师哥,咱们帮忙吧!”小师妹冲着蔡冬阳焦急地说道。

“不行。除非是那小子不动手了,我从来不肯以多欺少。”蔡冬阳摇了摇头说道。

魏东林微微一笑,双腿微屈,双手左右画圆,体内的内力被疯狂的抽了出来,压缩于双掌之间。

内力越抽越快,魏东林双掌之间的内力也变得暴戾不安静。

“师傅,我坚持不住了!”

魏东林看到无智得意洋洋地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大呼一声,运动最后一丝内力,将双掌挥了出去。一个怒目金刚的虚影,直向无智扑了过去。

“蓬!”

“啊!”

“哗啦!哗啦!”

连着几声巨响和惨叫,无智径直被打进了对面的墙体之中。

魏东林仿佛被抽空一样,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大金刚掌!”

房上的蔡冬阳和地上的都大锦齐声惊叫道。

“这他娘的又是谁啊,又准备拆家是不是!”院外面传来秦老好带着哭腔焦急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