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青衣小厮刘小郎

魏东林坐在角落之中,暗暗打量这些人。

都大锦和镖行众人自然不用说了,十几个人挤了三桌,闷头快速吃着早点。

大厅正中间的那张桌子,坐着一位年约四五十岁,神态颇为肃穆的老者,眼神到处,不怒自威,看装扮也不像是个生意人,倒像是一个便服的官员。

此人想必就是洪老员外了。魏东林想到。

洪老员外对面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艳妆少妇,眼神流转,巧笑嫣然,一颦一笑之间,颇具风韵。

两人身后站着的就是昨日那位青衣小厮,低头敛目,十分老实。

少妇每隔一会儿,就看他一眼,眼中风情似乎能滴出水来。

青衣小厮倒是一本正经地目不斜视。

“刘小郎,现在是在外面,没有那么多规矩可讲,不妨坐下一起吃饭。”艳妆少妇说到这里,扭脸望向洪老员外,娇声说道:“是不是啊,官人。”

洪老员外点了点头,冲着青衣小厮刘小郎说道:“夫人说的是,路上没有那么多规矩,你就坐下吃饭,咱们吃完了快些赶路。”

刘小郎恭谨地做了个揖,说道:“老爷,不打紧。你们吃就好了。待会儿我夹上两个炊饼,一边走一边吃,耽误不了赶路。”

洪老员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小厮倒也知礼。”

少妇媚眼在刘小郎身上一转,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官人都叫你坐下,你要是不听,也是抗命噢。”说话间眼波流转,媚眼如丝望向刘小郎。

刘小郎怕她大庭广众之下,再做出点别的举动,引起大家的怀疑,不再说话,连忙斜签着身子坐了下去。

魏东林看到刘小郎下坐的姿势,心中一动。

刘小郎显然是个练家子,一举手一投足就能看出来。

刚才刘小郎欺近板凳的时候,膝不动肩不摇,一个滑步就到了,坐下之时,几乎没有动胯,只是略一沉腰,整个人就落了下去。

“好稳的下盘!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去给别人做下人!”魏东林看着刘小郎,冷冷地笑了。

“小郎,多吃一些,待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饭呢。”少妇说着话,就给他夹菜布菜。

“官人,你也多吃一些。”少妇给刘小郎夹了几大筷子菜,这才回头对洪老员外说道。

“嗯。”洪老员外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手中拿了张邸报反反复复地看。

“还尼玛大官人?都快变成武大郎了!”魏东林暗自说道。

魏东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脑海里系统反复提示。

“青衣楼悬赏丁等标靶血刀门僧人无智,距离不足三丈!”

“不足三丈!”

“滴……滴……滴……”

系统响起了蜂鸣声。

“三丈?”魏东林嘟囔着,望向了青衣小厮刘小郎,眼睛瞬间放出了光。

普通人扮成和尚,至少还得剃了头发。但是和尚办成普通人,那就简单多了,只要戴个帽子就行了。

现在刘小郎就戴着一顶漂亮的家丁小帽,帽子上面还有一朵青色的绒球,看上去十分的可爱。

都大锦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就冲着崔百顺使了个眼色。

崔百顺抹了抹嘴,站了起来,走到洪老员外面前略躬了身子,小声问道:“洪老爷,怎么样?要是吃完了咱们就起身吧?”

洪老员外拈起桌子上的手帕,展了展嘴,说道:“嗯,如此甚好。”

都大锦一听,立刻起了身子,粗大的胳膊一挥,大声说道:“起镖!”

坐在门口的两位镖师,早就准备好了,马上站起身子,其中一人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金鲤镖旗一挥,大声喝道:“鱼儿跃三跃!”

旁边的那位镖师刷的一下,单刀出鞘,冲着斜上方一举,也大声喝道:“摇身化为龙!”

众镖师齐声喝道:“合吾!”

洪老员外等人饶有兴致地看着龙门镖局众镖师类似于仪式的举动,都十分好奇。

但是刘小郎的眼睛,却是一瞬不瞬贪婪地看着艳妆少妇。

艳妆少妇故作矜持地坐直身子,不去看他。眉眼之间却全是春意。

“洪老员外,您请吧?”崔百顺待得开路镖师说完了场面话,这才一引手说道。

“慢着!”魏东林见到众人要走,站起身来,大声喝道。

都大锦一愣,准过了头,问道:“魏兄弟,你这是为何?”

“都总镖头,别人尽管走,只是他!”魏东林一指青衣小厮刘小郎,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和尚不能走!”

都大锦一愣,看了看刘小郎,又看了看魏东林,笑道:“兄弟恐怕误会了,这哪里是个和尚。再说了,他是洪老员外的家人,怎么可能是出家人。”

魏东林尚未答话,洪老员外身边的老管家,开口说道:“刘小郎可不是我们本家带出来的,乃是我家老爷半路上捡的。”

都大锦一愣,再看向刘小郎的眼神中,已然有了几分怪异。

“这位小郎君,帽子倒是漂亮的紧,让咱都某也看上一看。”都大锦冷冷一笑,冲着刘小郎说道。

刘小郎神色一变,眼睛求助似的望向艳妆少妇。

“你到底是我们的保镖还是他的保镖!他说小郎是和尚,小郎就是和尚啊!”少妇大声喝道。

“洪夫人,在下不过是不想奸人匪类混迹期间而已。”都大锦说着话,就冲着一个小镖师使了个眼色。

小镖师会意,笑着走了过去说道:“这么漂亮的小哥,戴个帽子劳什子,我来帮你脱掉。”

刘小郎笑容凝结在脸上,身子慢慢地后退。

小镖师身子向前,伸手探了过去,抓向刘小郎帽子。

刘小郎避无可避,脸上一阵狞笑,冲着小镖师猛地一低头。

都大锦一怔,大喝一声:“伏低!”小镖师一愣,连忙身子下蹲。

“嗤嗤嗤,”几枚弩箭从刘小郎衣领中直射了出来。

“紧背低头花装弩!”几名镖师大声惊呼。

绕是小镖师躲得快,却也是来不及了,两支弩箭也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一支弩箭正中他的咽喉,一下子就穿了过去。

小镖师慕得瞪大了眼睛,不甘心地笔直倒了下去。

洪老员外哪里见过这个,登时被唬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抖成了一团。

艳妆少妇也不相信似的瞪大了眼睛,只不过眼睛里全是惧意,没有了一丝风情。

刘小郎再不迟疑,伸手抓起了艳妆少妇,纵身朝着大门扑去。

“留下吧!”魏东林一声大吼,双手连抖,几把金针顿时飞出。

“漫天花雨掷金针!”

刘小郎听到后面嗤嗤声响大作,躲闪已经不及,当下一甩手,就把少妇扔了过去。

随着少妇的大声惨叫,魏东林的金针,全部都打到了她的身上。

刘小郎趁着这个空隙,已然冲出了店门,脚尖点地,飞身上房。

“哈哈哈,这都能被你们发现,看来中原多奇士,此言不虚也。咱们后会无期了。”

房上传来了刘小郎的声音,听上去颇为得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