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奇怪的生意

青衣楼。

江湖上最为神秘的组织,没有之一。

没有人知道青衣楼在哪。也没有人知道青衣楼的真正掌门人是谁。

大家只是知道,谁要是有仇家,只要能找到青衣楼,只要青衣楼收了钱,那么你的仇家绝对不会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十天。十天就是青衣楼的界限。

据说青衣楼有一百零八处堂口,被称之为“分楼”。

分楼的掌门人,被称之为“坛主”。

这一百零八名坛主,是江湖上最有权势的人。

一百零八座分楼遍布天下,每个分楼拥有数十或者数百名杀手,这股势力不容任何人小觑。

青衣楼的杀手分为“天、地、玄、黄”四级,代表着杀手的等级。

此次来的“黄字”级杀手,在青衣楼中属于最弱的一级,但是饶是如此,都大锦也不由得吓得浑身一抖。

两名青衣楼的杀手既然已经亮明了身份,也就不再躲藏,从藏身地点出来后,就直扑刚才飞镖飞出来的房间。

“在下龙门镖局总镖头都大锦。不知各位青衣楼的好汉,所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都大锦朗声说道。

魏东林在后面听了,心中一阵生气,心中想到这个都大锦武功虽然不弱,可是怎么那么糊涂!青衣楼的人来了,会有什么好事,八成是谁买通了青衣楼,要你的小命吧。

都大锦是有苦说不出。他当然知道青衣楼的标靶不可能是自己。

都大锦虽然以“掌、刀、镖”名动江湖。但是他走镖靠的却不是这个。

都大锦走镖,靠的是白花花银子给他挣得面子。

俗话说和气生财。这句话对任何行业都管用。镖局子看似和山贼强盗不共戴天,其实那都是表面。

都大锦当然知道,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道理。你就算把山贼打败又能怎么?自己的镖师和趟子手受伤了就不用赔钱了?

用这些钱交朋友不好吗?山贼拼命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几两散碎银子。

咱们把这笔钱拿出来分上一分,大家花花轿子人抬人岂不是更好。

都大锦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得罪青衣楼的人。

想到了这些。都大锦不由得暗暗后悔接了这趟镖。

说起这趟镖,都大锦到现在还在云里雾里,没有搞清楚状况。

十五天前,都大锦接待了一个顾客。

这位顾客穿着普通,但是一开口就是大生意。五十万两银子的大生意。

顾客要去汴梁进一批汴绸,运往塞外。但是去汴梁之前,要先到肥乡县来接一个人。

都大锦略一迟疑,那人就将一个沉重的包裹丢在了桌子上。

“这里是五百两银子。”

顾客尚未说完,都大锦就是一阵冷笑,大声说道:“区区五百两银子,都某还没有放在心上。”

那顾客也笑道:“五百两银子,兄弟也拿不出手,这不过是都总镖头带着弟兄们绕路的一点川资而已,至于订金吗,兄弟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话,那人就将一张银票推了过去。

都大锦看到银票不由得眼睛一亮。

银票金边朱漆,一看就是万字头的票子。

待得那人将银票推到都大锦跟前,都大锦斜眼看去,眼睛登时就瞪得溜圆。

“值当五万!”

五万两银票!

都大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保镖的值十抽一,这次镖值五十万两,镖银报酬也不过是五万两。

按照镖行规矩,到镖前或付两成,或付三成,像这种满额前付可是一次都没有。

“这……这……”都大锦看着桌上的银票,搓着手说不出话来。

“到了之后,还有五万两的酬劳。”顾客淡淡地说道。

都大锦听了这话,更加吃惊地说道:“这……这……不合规矩啊,我都某虽然爱财,但是不合规矩的钱我不能要。”

顾客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无妨,你只要在三天后赶到肥乡县南门内秦家老店,接了洪老员外,随后和他老人家一起回到汴梁,我在那里等你。”

都大锦点了点头,出于职业习惯,仍是问道:“这位洪老员外?”

“汴绸的行家。”顾客答道。

都大锦这才放心道:“成了,既然主顾这么大方,咱们就替您走上一遭。”

顾客笑了一下,看了一眼亢奋的都大锦,冷声说道:“银子在下可是使得足足的,但是有一条……”

都大锦双手一抱拳,豪气地说道:“但说无妨,都某一定遵从。”

“路上一定保证消息不泄露,也不能勾带过来一个江湖人物!免得坏了我的独门生意。”顾客说道。

都大锦听了顾客这话,更加地放心了,满口子答应。

都大锦接了这趟巨镖,心下无比激动,心中想到五十万两银子的汴绸,这得拉多少车啊。

于是就尽起龙门镖局所有人马,分做两路。

一路由副总镖头带着几十个趟子手,先行赶到汴京尽量租赁大车,寻找熟练的赶鞭,做好前期工作。

自己则率领了局中在家所有的镖头镖师,赶赴肥乡县,迎接洪老员外。

同时飞鸽传书就近的分局,通通前往汴梁集结,到时候一起运送这支巨镖。

都大锦风尘仆仆,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疾驰了两天,终于赶到了肥乡县,顺利地找到了秦家老店,也如愿以偿寻着了洪老员外。

都大锦是老江湖,一打眼就知道这位洪老员外不像是顾客口中的“汴绸行家”,倒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官员。

都大锦旁敲侧击,没有几句就套出了洪老员外的话,虽然不知道老头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是他对汴绸别说是行家了,居然竟是一无所知。

都大锦搞不清楚了,他不知道这个顾客为了什么和自己说谎。

骗自己钱?现在五万两银票还在自己怀里装着呢!

那究竟是为了什么?都大锦搞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再理睬,想着按照顾客要求把老头送往汴梁再说。

昨天下午在店中和虎头山的三位绿林山贼交手,就让都大锦隐隐约约感到不对。

所以晚上也就不敢沉睡,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居然又勾来了青衣楼的人!

眼见两名黑衣人挥动判官笔,舞动链子枪朝着自己的房间扑了过来,都大锦不由得为之一愣。

究竟自己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