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兴师问罪
  • 平凡女的爱人
  • 梦幻絮
  • 2115字
  • 2021-12-26 10:16:14

白倪:“把我吓得,这会儿找什么兔笼嘛,先吃饭~”

林寻:“就是,走吧小兰姑娘,大家伙吃饭了~”

小兰可怜兮兮的看了看郑麚

郑麚看都不看一下就走了~

白倪:“哇,吃的好饱呀~”

小兰可怜兮兮的问到:“小姐兔子呢?”

白倪:“不知道,好像跑了,听说被将军大人不小心弄坏兔笼跑了~”

小兰楚楚可怜的望着郑麚

郑麚贼笑,然后贱兮兮的说到:“夫人怕是记错了,我记得是夫人抓出来的~”

白倪错愕到:“将军说的是~

小兰,兔子我抓出来逗,然后跑了,没抓住~”

小兰转头疑惑的看着郑麚

郑麚宠溺又鸡贼的说到:“夫人说的是,不是让林寻去抓了吗?”

白倪:“对呀~”

小兰:“那小姐,兔子呢?”

白倪:“我不知道,你问林寻去吧!”

郑麚:“夫人真是健忘,不是给寻雪了吗?”

白倪心中暗暗到,这货是咋回事,话这么多,他又准备使什么坏了!

“哦,好像是,要不你去问问寻雪~”

小兰:“小兰这是怎么了,什么都不知道,莫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

白倪:“哪有,我真不知道~”

郑麚:“夫人,你不知道什么?现在应该在你肚子里了呀!”

白倪路发冲冠:“是是是,在我肚子里咋滴了,等会儿就变成粑粑了。咋滴你肚子里面没有啊,回头你还吐几只兔子出来~”

郑麚哈哈大笑

哦豁,这咋说~

白倪见大事不妙,准备开跑~

小兰:“小姐不应该给我个交代的吗?”

白倪:“哎呀,你不是也吃了嘛,你说的好吃,还吃了好多呢!”没办法,逃不过只有耍赖皮了~

小兰带着哭腔看着郑麚:“将军,你看夫人,都说了不动也兔子的,说话不算数~”

郑麚依旧带着笑意:“夫人的东西,夫人说了算。”

小兰带着撒娇的语气:“将军~”

就差‘兔兔那么可爱,……’没说出口了~

此时的郑麚有些不悦,小兰也只好作罢~

白倪一瞬间有那么一点感觉哪里有问题,可是又说不上来~

白倪:“好啦好啦,林寻说顺明天他去给我们寻好看的小兔兔”

小兰:“好吧!那我先过去问问~”

小兰走后白倪手叉腰,就一广场舞大妈干架的气势

“咋滴,让你注意点,你倒好给捅出来哈~”

郑麚戏谑到:“夫人可是冤枉为夫了~我很注意的,夫人也没有让我说慌呀?”说着还装出一副委屈相。

白倪看着郑麚做出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

“行了行了,你厉害~我懒得跟你说!”

郑麚:“夫人别不跟我说呀,就我们俩,说点两夫妻的话呀~”

白倪瞪大了双眼,“你们民风这么开放的嘛?”

郑麚错愕又坏笑到:“夫人如果要说的话,我们这会儿回房去吧~”

白倪:“闭嘴~”

郑麚:“哈哈哈~”

“过来”

白倪:“干嘛~”

郑麚:“抱一下~”

白倪:“滚~”

郑麚:“滚你怀里~”

白倪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看不出来,撩妹手法不错哦!”

郑麚:“撩妹?那妹儿要不要给我撩~”

白倪:“哈哈”

郑麚趁机就拉上白倪手,白倪也看了看瞬间就脸红了

‘恶狗怕蛮棍,好女怕缠郎~’

‘好汉配丑女,赖汉攀花枝’

这就沦陷了~

白倪:“你有什么打算~”

郑麚:“什么什么打算?”

白倪眼神落寞:“不知道~”

见白倪若有所思的样子,郑麚竟然有些慌乱:“别不知道啊,你要给我说打算什么呀~”

白倪淡淡的说到:“没事~”

郑麚:“是不是我俩的亲事?择日我便迎娶你过门。”

白倪还是淡淡的说到:“还早,不讨论这个”

郑麚:“还早吗?”

白倪:“还早”

郑麚:“我已经……”

白倪调侃到:“已经等不及啦,哈哈哈”

郑麚幽怨的说到:“是的,要不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把事情办了!只不过今天已是夜半,要不把该做的做了,择日在行礼数?”

白倪瞬间脸红~发现玩笑开过了,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呀~

“行了,还在哪里就说这个事,还早呢,先不谈吧!”

看郑麚也三八有余吧,正所谓:“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明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藏衰,形体皆极。”

自己不说多了也二八有余,也正所谓: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充,太充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强,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郑麚:“我知道,这事怎么可能如此草草了事。我必定要把你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将你取回府!”

白倪:“哈哈,还十里红妆,我可是没有嫁妆的人,不敢高攀将军~”

郑麚:“倪儿可是说笑了,为夫把整个将军府都输给你了,你还没有嫁妆,那府中之人都要散去了~”

白倪:“哈哈,就是哦~我现在也是一个小富婆了~”

郑麚疑惑的问道:“小富婆?”

白倪:“就是富有的婆娘。”

郑麚:“婆娘??”

白倪:“就是老婆。”

郑麚:“老婆?”

白倪:“我艹,就是夫人的意思~真是费劲,给你说点话好累!”

郑麚:“夫人这些东西为夫不是没有听过嘛,你不给我解释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嘛!别生气”说罢还像哄小孩似的哄白倪

白倪:“打住,这就不讨论了。越说越远了

郑麚调戏到:“那说点近的,我这么听夫人的,夫人是不是该奖励点什么呀?”

白倪傻傻的问到:“奖励什么,今天不是给你做兔子肉吃了吗?”

郑麚委屈到:“那不算,柏寻他们不是也吃了吗”

白倪无语到:“那要怎样,我啥也没有。”

说罢,郑麚已经上前堵住了白倪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