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蒜末烤茄子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052字
  • 2021-12-13 16:51:32

晚上十点,宿舍门前一辆出租车稳稳停在路边,施静刚推开车门朝宿舍吆喝。

两名女工一片尖叫从宿舍里跑出来,把两箱东西放在院里石板上,司机师傅上车关门调头离去。

池俊东看到施静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自从上次留言以后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否看到。

几个男人疯一样撕开锡纸,所有烤串摆在石板上,啤酒可乐齐上阵。一番感谢少不了,夸得施静花容盛放。她手里还提着一盒没有放下的意思。碎步走近池俊东伸手将袋子递给他:“听说你喜欢蒜末烤茄子,所以给你带一个。”

“喔……”

池俊东在起哄和羡慕的目光中接过袋子,除了道谢就是内心无比激动。还特意给自己带最爱吃的蒜末烤茄子,他怎能不感动?

“你也坐吧。”池俊东着示意。

刚才这一幕,大伙都看出点猫腻。他们都在想池俊东什么时候跟施静好上了?都对池俊东投来怪异的目光,让他感觉有点不自然,但却有一点享受。

秦叔笑眯眯看着施静说道:“谢谢你哈,本来想着下班就回家的,听说有夜宵就赖着没走,就等你这一顿啦。”

“秦叔客气了,就举手之劳而已。”施静东张西望,没有看到池俊伟好奇问道:“厂长呢?”

“约会去了”刘红蜜满嘴腻油回道。

“来!大家敬施静一杯,这么体贴好姑娘,以后谁娶她就有福喽。”秦叔举起啤酒罐呵呵大笑。

有时候生活就是如此简单,开心快乐不愁吃穿就能满足,可这世上还有一种叫“梦想”的东西存在,也许就是一种方向吧,大多人都是梦里想的,要实现谈何容易?

眼前的一切变得些许模糊,池俊东的眼中唯独施静是那么清晰,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梦想,不就是娶一个好老婆吗?她会是个好老婆吗?

沉入深思的池俊东忘了自己和施静只不过是见了几次,并没表达过心意,当他回过神来难免有些失望。

一直谈笑到零点,随着秦叔离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散了。每一次聚餐池俊东都习惯留在最后,把垃圾清理完才走,他不喜欢一大早起来就看到院里乱糟糟。

原本已经进去的施静这时候站在门口,看着忙碌池俊东心中莫名酸楚。他知道池俊东是农村出来的,此刻看他这样勤快心里五味杂存。

“我帮你吧!”施静上前走去,提起塑料袋微笑看着池俊东。

池俊东哪会给她帮忙,连忙抢过装满垃圾袋子说道:“不用,马上就好啦。”

施静并没离去,坐在他身后的石凳上看着,直到池俊东把垃圾全部收进了垃圾桶。

池俊东转身发现施静还没进去休息,便催促道:“虽然明天但你也该点休息了。”

“睡不着,能陪我出去走走吗?”施静决定豁出去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池俊东愣了一下,转身走向卫生间,洗手回来的时候施静还在院里坐着,只是她身上多了一件外套。

池俊东故作平静对施静说:“你等我一下,拿件外套。”

拿外套出来时,他目光落在前段时间刚买的自行车上,这是一辆弯梁的女士自行车,当初买的时候也就觉得它好看。

他又返回宿舍拿了钥匙,此时杨亦庄已经睡去,他生怕惊醒杨亦庄,就连自行车都是扛到外面才开锁。

“走吧!”

“为什么要自行车?”

“我怕等下你走不动。”

两人一边聊着一遍往大院外走去,此时已是凌晨零点过半,环城大道路灯依旧明亮如常。两人就在人行道上漫无目往前走,池俊东推着自行车跟在施静后面,这一次少了那一份陌生的感觉。

“谢谢你!”

“谢我什么?”突然的感谢让池俊东不明确所以,便好奇问道。

施静扶着外套转身面对池俊东倒退行走:“谢谢你的生日祝福,还有你说要和我交朋友,是真的吗?”

池俊东尴尬笑了笑,这一想起来有好些天没上网了,那天晚上留言确实是当时有点激动过头了。

“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吗?”

“也是”

施静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开口器:“为什么叫(巷子里的路灯)?”

这网名本来就是随便起的,哪来什么缘由?不过池俊东沉默片刻反问道:“路灯不好吗?照亮别人还能温暖自己。”

施静发出咯咯笑声仰头看环城路的灯打趣:“是挺好,这个也是你。”

“这个不是我,我就是巷子里的,很微弱。”池俊东若有所思抬头看那灼眼的光芒。右手掰动小铃铛发出叮叮叮响声:“要不骑一段?”

“好啊,多好的夜景,真想把邕城逛个遍。”施静充满期待。

悠长的环城大道,三排路灯无限延伸看不到尽头,8车道的公路在深夜里寂静无声,就像是劳累一天停下脚步歇息,一辆米色自行车沿着右边车道摇晃驶向远方。

邕城另一端,夜色酒吧203包房,墙壁上大幕播放着《勇气》MV,陈力手拿话筒一顿鬼哭狼嚎,音响撕裂声音穿刺众人耳膜,无人敢言语。红酒杯壁还残留淡淡痕迹,甚至有模糊唇印。

“三个六”

“四个七”

“……”

男男女女加起来十几人,在噪音肆虐的包间里疯狂摇骰子,这时大彪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他微眯双眼看了一下,起身走到陈力面前:“力哥,那小子来了。”

歌声戛然而止,陈力关掉话筒疑惑道:“哪个小子?”

“就上次打架那个。”

“赢的那个还是输的那个。”

“赢的”

“叫他上来”陈力转身对包厢里的人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先休息一下。”

所有人不敢迟疑,很快全部跑光,大彪走出包房将门带上。大约两分钟不到,再次敲门进来,身后是已经剪去一头长发的徐一坤,尽管留着寸短碎发,他依然那样帅气,看起来比之前要精神很多。

“好兄弟,来这边坐……”陈力勾住徐一坤拉长声音。

大彪等人走出去在外面等候,包厢内就剩两人,陈力翘起二郎腿双臂张开:“兄弟系哪里人啊?”

“东塘五组。”

“喔!算本地人啦,我系西塘的,很近的啦!”陈力呵呵大笑。

听他这么说徐一坤放松不少,东塘距离西塘也不过十几公里,这算是老乡啊。他摸着后脑勺,刚剪短的头发还是有些不习惯:“原来陈总是西塘的呀,那就和我们家很近。”

“嗯,怎么样啊,看你样子工作辞啦?”

“辞了,今天辞的。”

“那点工资,辞了也好,以后跟我干啦,上次说的话都算数。”

陈力可不管他前面工资多少,反正邕城这个地方普遍工资相当低,翻倍给他也不会太多。

其实徐一坤今夜来此不是为了工作,而是来找韩姬的,他想让韩姬辞了这里工作,在下边吧台恰好被大彪的人给发现了才被请到这里来。

“陈总……”

“哎,哎,叫力哥就行啦,借么熟!”徐一坤刚开口却被陈力打断,热情给他递去酒杯。

徐一坤摩擦酒杯,鼓起勇气看向满脸微笑的陈力道:“力哥,其实我今晚就是来玩玩。”

“哦?”陈力脸色一沉笑容消失殆尽,疑惑看着徐一坤,貌似在说:你是在耍我吗?

突然凝固的气氛使徐一坤顷刻间后背发凉,原本想让陈力开除韩姬的想法,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不过,既然力哥这么看得起我,我也不能辜负您一番心意不是?”徐一坤话锋一转向他妥协,举起酒杯先干为敬。

包间内响起爽朗的笑声,不久之后徐一坤离开了包房走下一楼,此时已是凌晨3点过一刻,酒吧已清场打烊。

徐一坤在门口四处张望没看到韩姬身影,推着自行车一个后翻腿骑上,用力猛踩往旅馆驶去。

此时,城南新建的成的万象广场,灯火通明却非常安静,深夜的风吹得有些微凉。池俊东推着行车沿着广场绕圈圈,施静跟在后面有说有笑,原本以为腼腆的池俊东,这一路过来话多得让她感到意外。

从工厂出发到这里他们已经整整骑了将近3个小时的路程,穿过无数条街道无数个红绿灯。他们就像深夜里两个调皮的小孩。

“累吗?要不先坐一会?”池俊东表情丝毫不累,他从来没有像夜这么高兴过:“我还没尝试过这样骑着自行车游走一座城,原来深夜的城市也可以这么美丽。”

“我也是第一次这样通宵游玩,你不觉得我们有些另类吗?”施静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着广场板凳上的灰尘,然后坐下仰头看着池俊东。

放好自行车,池俊东在板凳另一端坐下,两人距离一尺的样子,各自双手无处安放。原本聊得挺好的,这一坐下似乎所有话题都没有了,两人安静得可怕。

板凳很长,两人距离却越来越短,就像是两颗磁铁相互吸引着对方。柔软的手手终于在池俊东期待中落在他手背上,他感受到一丝冰凉。而此刻内心是狂热的,或者说是沸腾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