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徐一坤闹酒吧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087字
  • 2021-12-12 00:03:13

深夜邕城寂静无比,偶尔有汽车飞驰而过也足以划破夜空。夜色酒吧内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零点过后即是狂欢时间,偌大舞池挤满了男女,不惧酒气不介男女,酒精渗透血液刺激着人们大脑,疯狂摇晃身躯俨然不觉疲惫,可谓群魔乱舞。

DJ音乐进入高潮,舞池四周白舞池四周雾喷涌,拥抱着一群孤独人们。

忽然,一声玻璃破碎声音从舞池中央传来,拥挤的舞池退开一圈空间,音乐渐渐小了,尖叫声炸开了,周围白雾也停了。

“打架啦!”

“含家产,打死你个扑街!”

“……”

酒吧里随着一声尖叫一片混乱,有人慌张往外逃窜,酒吧灯光从霓虹变成了白昼。

“一坤,别打啦,我求求你!”

又是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随即一又是声尖叫,这是韩姬的声音。她一身超短的服装,该漏的漏了,不该漏的也漏了。此刻紧紧抱着徐一坤的手臂,面前是一个身穿运动装男人倒在舞池中间,双手抱着头,玻璃碎渣洒落在他身上。

哪里有热闹就会有围观,有人害怕离去,有人却留下来看后续发展,周围人们指指点点。

酒吧保安排开人群冲了进来:“谁那么大胆,敢在这闹事。”

带头是一个身穿大衣光头大汉,太阳穴下一条蝎子纹身,身材跟声音一样震慑众人,在场客人鸦雀无声。

光头男人走近徐一坤,将他手里半截酒瓶掰了下来,示意小弟将其带走。他漫不经心蹲下来,轻轻拍倒在地上的男人低声问道:“兄弟,还能起来吗?要不要叫救护车?”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举手挥动示意没事。

“青山你没事吧?”此时韩姬搀扶着男人小心站起来,青山额头上还躺着鲜血。

光头大汉扫视四周,陪着笑脸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小小插曲影响各位心情,等会一张台半打酒免费送给大家。这两人我们会报警处理,请大家继续玩得尽兴。”

随着大汉话了,舞池的玻璃碎片也已被清扫干净,酒吧灯光恢复了它应有的颜色,音乐再次狂躁起来,所有人再次欢呼,也许是吃人嘴短,大家出来玩就是为了尽兴,没有人选择报警。就如大汉说的一样,刚才一切就是一段小插曲。

大汉甩膀子离开舞池,韩姬扶着受伤的青山紧跟其后。二楼旋梯口大汉停下脚步对站在梯口的保安问道:“人在哪?”

“203包间,力哥在那。”保安语气颇为正式,有几分训练有素的味道。

203包间宽敞整洁,全是皮加木制沙发,中央是一张大理石矮桌,足有宽1米5宽3米长的样子,包间尽显奢华,不像是对外开放的房间,墙上大屏正播放着流行音乐。

徐一坤正襟危坐,手掌还渗透着鲜血,火辣感觉让他多了几分清醒。他身旁是一个打着领带穿马甲男人,大约30来岁的样子。一头后梳头发,光得连苍蝇都得打滑,比徐一坤那款不知高多少档次,戴满金戒的双指夹着十几公分雪茄,目光斜视徐一坤,露出淡淡寒笑。

“胆子不小嘛,敢用瓶子砸人。”男子看着徐一坤继续说道:“我叫陈力,这个酒吧是我开的。”

“不好意思陈总,是我冲动了。”徐一坤心里明白,被人带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还是想办法出去再说,在人家地盘不得不服软。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理由,你这么一闹对我生意有多大影响知道吗?”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再次从陈力嘴里说出来,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却淡得让人害怕。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音,陈力抽回身子往后仰躺翘起二郎腿,深吸一口雪茄,不温不火对外面长拉一声:进来。

“力哥!”大汉推门进来,随后跟着韩姬和满脸鲜血的青山。

青山尽管此刻火冒三丈,但也不敢造次,这种地方,这些人眼皮底下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

踏进包间门口韩姬浑身颤抖,低着头不敢看陈力和徐一坤,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徐一坤和陈力认识。

“人没事吧?”陈力姿势依旧,进来的保安包括大汉也都恭恭敬敬。

大汉走到近前低声回道:“头部流了点血,没什么事。”

“好”这时陈力看着徐一坤,又看看韩姬他们:“你们认识?”

“认识”

“认识”

“不认识”

三人同时回答,答案出现了偏差。

“到底认不认识?”安静的陈力豁然起身喝道,包间里的人吓了一跳。陈力用夹着雪茄的手扫指他们继续道:“不管你们认不认,在我酒吧里打架就是不对,说吧,造成经济损失怎么赔?”

“我赔,我赔!”韩姬哭腔并发着急不已。

陈力打量着穿着暴露的她好奇笑道:“你是来我这兼职的吧?你就说说他们两认不认识吧。”转头对大汉说:“大彪,给人家姑娘弄件外套。”

还别说,陈力这波操作妥妥好老板一个。

经过几分钟解释,陈力对三个人的那点事也就了解大概,简单说就是情敌相遇水火难容嘛。

最后再赔礼道歉,还有赔付今晚免费送给客人的那些酒,也就没有为难三人,陈力还不忘叮嘱韩姬陪受伤青山去包扎。

看着桌上韩姬、青山写下的欠条和身份证,陈力一阵冷笑:“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敢骗,一个司机硬是装成富二代。”

“陈总,欠条写好了。”此时徐一坤也写好欠条,看着上面2000的债,感觉一阵肉疼。不过现在先离开这里才最重要,还是无奈把欠条和身份递给陈力。

陈力没有收下的意思,而是从包里拿出一张黑色名片,上面显示着“夜色酒吧,总经理”。上下再一次打量徐一坤道:“你也算一表人才,也是有胆识的人,我欣赏你。”

“陈总这是什么意思?”徐一坤皮笑肉不笑看着陈力手上的名片。

“以后要换工作可以找我,你现在的工资多少我翻倍给。”尽管陈力普通话说得有点像开完笑,但他表情是认真的。

徐一坤接过名片,陈力转身拿起外套随口说道:“你的欠条和身份证就算了,自己留着吧。还有韩姬的身份证你拿给她,卢青山这个我留着。”

刚出门口,大彪好奇问道:“力哥,就这样放过他们?”

“那你还想怎么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整天想东想西,我陈力是个好人!”陈力耸耸肩大步离去。

跟着出来的徐一坤看着陈力背影,将名片收入西装兜里,昂首挺胸从大彪他们面前走过。后者嘴里嘀咕:神气什么呀,丢丫咩!

徐一坤走出酒吧,扣掉凝固在掌心的血,生疼得让他吸了一口凉气。西装破开窟窿透进丝丝凉风,让他忍不住低头一看暗骂一句:“真倒霉,好好西装就废了。”

伸手掏出干瘪的红梅香烟点上火,吸了一口烟味没几多。仔细一瞧原来断了一小节,随手将断截的香烟摘掉再次点上。终于享受一口浓浓的味道,连续用力抽几口后丢掉,习惯性踩上一脚灭掉星火,掂了掂钥匙往绿化带走去。

徐一坤从绿化带里拽出自行车把锁打开,熟练骑上单手扶着车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池俊东从网吧醒来天刚蒙亮,网吧这地方睡觉真没质量,一夜下来弄得腰酸背痛。唤醒屏幕上聊天窗口,确定没什么重要信息,退完押金就回工厂补补觉。

走廊里放着徐一坤的单车,轮子几根钢线脱落在地上,后架上还夹着掉落的脚踏板,明显有摔过的痕迹。

池俊东疑惑推门走进宿舍,一股酒气让他下意识退了出来,过了一会又进去。地上乱七八糟的烟头,还有两个空瓶子。

徐一坤蒙着头呼呼大睡,床下皮鞋里还塞着发出阵阵馊味的袜子。池俊东捏着鼻子轻轻摇动他:“坤哥,怎么回事啦?喝那么多酒?”

“嗯?”惺忪的徐一坤慵懒动了一下:“俊东啊,你们昨晚都去哪了,一个也没有回来。”

“你怎么喝那么多啊,把宿舍搞得这么糟,等下他们回来又得说你。”池俊东返回自己床位拉开抽屉拿起牙膏说道。

见徐一坤没有回答他也没多问,拿起衣服和毛巾,准备去冲个热水澡回来睡一觉,可宿舍里的味道也太难闻了。

来到洗脸的地方,池俊东碰见了李月柒和刘红蜜也在洗漱。池俊东心虚了,想偷偷绕过她们直接走进浴室。可事情哪有那么顺利,最后还是被她们给抓了。

“俊东,你老实交待昨晚干嘛去了?”刘红蜜摇晃这牙刷,眉毛轻佻作出坏坏的表情。

咕噜!李月柒吐掉牙膏水也凑了上来:“俊东,昨晚是不是跟施静约会去了?”

两人叽叽喳喳问了半天,池俊东相当无奈道:“我昨晚上网通宵,你们别逗我了行吗?”

“切……”

两人异口同声,满脸不信。

李月柒看看门外确定无人来后说道:“你就别骗我们了,昨天施静都说碰上你了。”

“是碰上了,聊一下我就回来了。”池俊东心里苦啊,施静怎么就跟她们说了呢,恐怕往后的一段时间不安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