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个山村野孩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287字
  • 2021-12-30 22:09:34

锦绣家园,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离万秀大厦不过几分钟的路程,这也是池俊东选择在这里租住的原因。

虽然房子有些年头,但里面装修都还不错,两房一厅的房子差不多80平米,一个人住还是显得有些空荡。

洗完澡穿好衣服,池俊东打开电视看着早间新闻,起身打开冰箱,除了扑面而来的冷气,啥也没剩下。

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竖起耳朵静静听着,也许是因为遇袭给他留下小阴影,凡是有些动静都格外敏感。

笃笃……

接着门板传来敲击的声音,捡起门后的扫把,池俊东小心翼翼拧动门把,拉开一条门缝,做好随时关上门的准备。

施静提着早餐站在门口,看着拉开虚缝的门:“干嘛不开门啊?有人?”

池俊东放下扫把,尴尬笑了一下,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昨晚的那通电话:“这不刚起来嘛!”

“一大早洗澡,昨晚干嘛去了?”施静进屋放下早餐,两个房间看了一遍。

池俊东心想着,这个不太好解释吧?坐下来打开早餐,里面是两盒卷筒粉,还有两根油条和豆奶。

“昨晚在家,就是早上起来浑身不舒服,洗个热水澡。”

池俊东撕开酱油包,对东张西望的施静问道:“要不我们去松晏玩两天?”

“去松晏?”

“是啊!顺便找人谈点事。”

施静听着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搂着手臂挨着他想了许久:“可以吧!”

松晏距离邕城2个小时车程,比去伍文县稍微远一些,不过沿途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火车穿出隧道,一片辽阔的田地映入眼前,悠长铁轨宛如巨龙从天地间腾空而去,桥下是一条条婉转的溪流。

远方丘陵之下民房炊烟袅袅,两旁树木黄叶落尽,树干耸立寒风中就像座座闻风不动的艺术品。

施静手托下巴望着窗外辽阔的田地,愣愣出神:“如果是秋天,应该可以看见金色的水稻吧,那可真漂亮。”

她说着,脸上笑容越发浓郁,慢慢靠向池俊东的胸口一直欣赏窗外的一切。

大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池俊东亲昵回答:“那我们明年秋天就来这看看,感受一下松晏的秋季,听说还有枫林可看呢。”

施静十指相扣,池俊东明显感觉施静在加大了力气。这一刻,似乎两人之间都隐藏着各自的秘密。他欲言又止,关于她的一切,想知道又不敢知道。

列车越是往前他越迷茫,好就这样一直开下去,没有经停,没有终点,那样就两人都始终在车上,始终在一起。

伴随着列车悠扬笛声,列车开进松晏站台,池俊东希望的终将是希望,总该要面对现实,可怕的是他不知道现实是什么。

中途下车的人很少,池俊东背起包,拉着施静往车外踏下了列车,穿过底下通道,很快到达了出站口。

刚走出站口,池俊东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彭海笑眯眯出现在他深后。

“彭总?你怎么在这?”

池俊东确实意外,这一次主要是游玩,也没有特意要去彭海公司,只是说先玩两天。

彭海伸出手和池俊东我在一起:“池总第一次来松晏吧,我怎么也得来接你啊哈哈。”

两人在热情打招呼,旁边的施静双眼瞪得很大,看着彭海满脸意外。

彭海这才注意到,池俊东身后还有一个女子,感觉面熟但戴着帽子没有一眼认出来,不过很快他哈哈大笑:“施静?这么巧?”

“海哥,好久不见!”

“是啊,快5年了。”彭海挠头笑道。

这时,施静上前两步,自然挽住池俊东的手臂,脸上笑容更加浓郁。

池俊东拍着吃惊的彭海,道:“我女朋友,看来不用我介绍了吧?”

其实更为震撼的应该是池俊东自己,他怎么也没想到彭海和施静认识,看样子还挺熟,该不会是碰到前任了吧?

“施静啊,找了男朋友也没跟哥说,这不厚道了。”彭海故作一脸生气。随后转头对池俊东笑道:“我和施静就是一个院子长大的,前些年我们搬家了,后来就慢慢没联系。呵呵!”

彭海本想把两人接到自己家去,可池俊东和施静觉得不好意思,这样太麻烦。最后只好把两人送去酒店,自己就回公司,约好两天后谈合作的事情。

松晏的酒店和邕城酒店差不多,如何奢华就不说了。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两人决定先休息,明天再出去逛逛。

房间的窗帘拉上里面灯光气氛满满,施静脱下外套,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池俊东则在旁边给她倒水。

“真是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彭海。”施静有意无意说了一句。

池俊东把水壶盖上,端着水放在她面前:“要我说这世界就是小,到处都能碰到熟人。”

“是啊,好些年前,我还跟着他后面上学呢,现在大家都各有各的生活了,自从那个老小区拆迁以后,我们再没见过了。”施静感慨道。

池俊东心里憋着话,但他问不出口。

两人在沙发上挨着看电视,其实谁也不懂在看什么,心里都有着事。

许久。

施静拉着池俊东的手,凝视着他的眼睛。

池俊东莞尔而笑:“怎么了?”

她突然埋下头:“其实我,就是一个私生女。”

施静的声音很低,但是给池俊东的冲击却很大,或许她说得太直接让他不敢相信。

“你,可别开玩笑!”池俊东紧紧搂着她,感觉她身体在微微颤抖。

施静决定,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很多年前施静的妈妈,是一名会计,和公司老板日久生情。为了断绝不正当关系,她母亲毅然离开公司。不久后却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她母亲决定把这孩子生下来,也好给自己这一段曾经美好的爱情,留下最后念想。

施静的母亲为了躲避那个男人,找一个当时偏僻的小区租了房子,而房东就是彭海他爷爷的,就这样一租就是十几年,直到彭海他们住的地方被拆迁……。

“所以从我出生到长大都是在那里,其实这么多年没联系彭家,也许是妈妈的意思。”施静此时忧伤不已,她眼角的泪悄悄滚落。

池俊东捧着她脸颊擦去泪水,心疼看着怀里的女人:“都会过去,以后我们都会过得很好。”

“嗯,其实我应该早告诉你的,可是我害怕,害怕你嫌弃我!”

池俊东眼眶湿润笑道:“傻瓜,我有什么资格嫌弃你?我就是一个山村野孩,遇上你是我的福分。”

施静挣脱他怀抱,看着眼前的男人,红着眼认真问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吗?”

“会的,我们会一起相依到老,有你,我的世界才有色彩。”

两人相拥在一起,彼此感觉不再有秘密的对方,心,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