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再降两毛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411字
  • 2021-12-27 00:08:22

大家都知道公司两个老板,池总是大老板,杨总是二老板,听说还有个三老板牛总。

今天是天驰贸易第一次会议,大家都准备就绪,也都能猜到一些会议内容。

然而最紧张的莫过于池俊东和杨亦庄,他们之前和客户谈生意也不曾这般忐忑。他们都知道,从今往后,不能像以前一样,两人可以穷得睡车上,可以睡风马岭都没有怨言。

池俊东整理衣服站了起来,微笑看着众人:“各位上午好。”

啪啦......

虽然人少,掌声还是相当响亮,池俊东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首先,欢迎在座各位加入天驰,我和杨总在此感谢各位。我希望不久的将来,天驰能在风雨中逆势勇往直前,而在座的各位就是天驰的领路人......”

激昂的喷了半天,终于缓和下来,池俊东喘着气道:“下面请杨总宣读公司人事任命。”

池俊东在掌声中坐下,杨亦庄翻开文件夹缓缓起身,他比池俊东还要紧张,额头细汗已经挤满他毛孔。他心里想眼前的这帮人,既然跟我们,那就要为他们的生活负责,这一刻才感受到责任这两个字的沉重。

杨亦庄目光从任命书上移开,扫视所有人:“那我就宣读一下公司的人事任命文件,咳,经过研究决定,任命池俊东先生为天驰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

“任命杨亦庄先生为副总经理兼任行政部经理。”

“任命施凤莲女士为财务经理。”

“任命梁季茹小姐为行政部主管,负责人事行政工作,对杨亦庄先生负责,也就是我哈。”

一阵阵响声响起来,气氛是越来越好,杨亦庄合上文件夹补充一句:“现在人员有限,营销部经理暂时先由池总兼任。”

杨亦庄坐回去偷偷擦拭额头密汗,池俊东瞥了一眼打趣道:“有那么热吗?”

“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意见?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看了许久,在座的都没有人发声,池俊东继续道:“其他暂时没有任命的同事,要配合好上级领导工作。”

“好”

“好的!”

杨亦庄看这会也差不多了,第一次站在领导位置上发号施令,确实还是很紧张啊,不过很爽!。他清一嗓子宣布:“既然大家没什么意见,那今天会议就此结束,散会吧!”

两人回到办公室关上门,都呼出一口长气,同时脱掉鞋子解开衣服,两人照面一笑。

“看来没想的那么简单啊!”池俊东仰着头看天花板。

杨亦庄盯着他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是啊,我明天休息一天。”池俊东无力说道。

杨亦庄收拾桌上的资料,把电脑打开头也没回:“休息?你这可不行啊,才上班就休息,小心扣你工时。”

两人在里面正聊得开心,办公室门被敲响。

“池总,杨总,庞总来了。”

两人一听,慌张整理着衣服,鞋子东一只西一只的掉落,没等回应,庞瑞华已经推门进来,杵在门口满脸吃惊的看着两人。

池俊东把手上的鞋子丢给杨亦庄,满面笑容看着庞瑞华道:“庞总,您怎么过来了?”

“你们这是?”

杨亦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穿上鞋子整理衣服,尴尬笑道:“庞总别误会,我们刚开完会,回来就想换一下鞋子。”

“哦,”庞瑞华声音拉得很长,伸出修长手指向池俊东问道:“今天天气还挺冷,你脱衣服不怕着凉?”

“这!”杨亦庄还想努力解释,池俊东看着他道:“杨总你不是要去接秦玲吗?”

杨亦庄恍然大悟:“对啊,那个庞总,您跟池总好好聊,我今天还有事,失陪了啊!”

“杨总再见”庞瑞华缩起身子,给杨亦庄让出一条道。

庞瑞华四处打量这间简陋办公室,进门五步是杨亦庄的办公桌,再往后一点就是池俊东的,后面就是一个架子,还放着一些书籍。

用池俊东的话说,书看不看都要摆在那,即使你是文盲,恰当时候也要装个文化人。

旁边大概两米多宽,勉强摆着一张沙发。沙发一端是金钱树,另一端就是饮水机。

庞瑞华来回踱步,没走开腿已是尽头。她挨近池俊东桌子,踮起脚尖坐了上去,双手抱胸俯视椅子上的池俊东。

肤如凝脂的脸上露出浅浅笑意:“池总可真是节俭的人,两个人就这么点地。”

说话间还特意向池俊东伸出脖子,一股清香的味道穿过池俊东的鼻子,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刻意撇开头,起身走到沙发坐下:“我也想住庞总那样的办公室,只是现在实力不允许啊。”

顺手拿起一个纸杯给她接上一杯水:“庞总,今天来不是为了参观我办公室吧?”

池俊东端着水起身走回来,把温热的水杯递给她。庞瑞华双手捂着杯子,脸色逐渐变得认真起来。

“昨天就想跟你聊聊,可是你喝醉了。”庞瑞华从桌子上下来,坐到沙发,翘起二郎腿。

池俊东扭过头心里暗骂:怎么一动一静都不让人省心呢,不知道年轻人容易浮躁吗?

“庞总,你说的那个价,我真没法接。”池俊东知道她要聊的是什么,无非就压价的事。

庞瑞华笑着看着他,手中揉搓这水杯:“逸腾给我们的报价比你们低了不少,但是我们都是朋友,也不可能让你报得跟他们一样低是吧。这样,再降两毛。”

池俊东噗呲笑道:“再降两毛,我可就是比逸腾还要低了,庞总啊,华姐,不带你这么砍老弟我的吧?”

池俊东清楚的很,这庞瑞华也知道逸腾的油品质量,现在比起飞天要略逊一筹,这可是他们圈内有人自己托人化验过的。

逸腾就算是价格比较低,他们用起来还是有顾虑,更别说现在牛惊天也差不多脱离了逸腾品牌,等明年合作协议到期,野牛完全和逸腾分道扬镳,业内必然引起不小猜忌。

这小半年来庞氏木业用的是长城和昆仑,质量是没得说,可是价格贵啊。所以现在就想找稳定的供应商代替,本来逸腾是不二选择。

但是随着酸洗设备投入使用,酸洗基础油投用比例过多,导致产品质量下滑,也引发客户担忧。

现在池俊东要做的就是稳住潘总的供货,毕竟飞天在名声搞起来了,想要一下子换掉必定会影响销量,所以在短期之内,飞天品牌依旧是天驰贸易主打品牌。

当然,天驰也注册了商标,只是还要几个月后才有结果,这都是明年的事。

池俊东和庞瑞华同样陷入沉默之中,一道电话铃声打破了安静的气氛,庞瑞华掏出手机,如玉白手在屏幕上轻轻点了一下。

“庞总,逸藤的样品化验结果出来了,基本指标刚入门,和飞天根本没法比。抗磨性差,抗氧化性也低,恐怕不适合我们的机器。”电话那头简短的说了几句。

虽然是听筒,可那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差劲,所有通话被池俊东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在装聋作哑罢了。

“我知道了。”

庞瑞华挂下电话,就像泄气的气球,翘起来的二郎腿放了下去,看着池俊东莫名明地表露佩服之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