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金钱的味道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286字
  • 2021-12-24 09:30:01

公司办公地方是租的,一个月5000块,大概200平米的样子,装修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

杨亦庄这段时间可谓忙得不可开交,又搞公司文化标牌,又要搞公司牌匾,现在就差营业执照了。

秦大爷门前的废品已经全都清理干净,现在就放上一些空桶,更大用处还在后面。

晚上再秦大爷家吃完晚饭,大家一起看着电视,吃完刚好是邕城公共频道新闻时间。

(欢迎谁看邕城新闻,……),电视里新闻大多是百姓日常,城市发生的一些事。

池俊东看着有些无聊,准备出去走走。

(近日,邕城市城东派出所联合风宁派出所,联合查获一起工地电缆偷窃岸,这是一起以黄某某为首的,团伙作案犯罪事件……)

电视镜头对着一排穿着马甲的男人,手上带着闪光的手铐,马赛克过于敷衍,池俊东他们很快认出来,这些人都是黄大叔的人,一个个低下头头颅。

他拉着凳子又缓缓坐下:“黄大叔?我就说当初看他有点怪怪哎!”

杨亦庄忽然想起当初刚来风马岭的时候,池俊东说过黄大叔奇怪,他看着池俊东道:“你那是什么直觉?”

秦大爷和王奶奶到是见怪不怪,秦大爷手里卷着烟草,淡淡说道:“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池俊东和杨亦庄吃惊回头,看着秦大爷。

“你看他们回收站,很多东西拉回来都是新,你说能有几个人把新东西当废品卖?经常半夜出车,能干什么好事?”

“还有那些钢筋,听说是拉直后又高价卖给工地,这里边的猫腻到底多少,我们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两老一人一句,听得池俊东不可思议。

“那……”

滴哩哩

他刚要问什么手机响了,其实王所长打来的。拿起电话往外走:“王所长您好!”

“小池啊,你的事啊,有点眉目了,你提供的那些照片不是黄勇拍,他只是算个跑腿的。至于什么人指的黄勇也不知道。”王所长无奈道。

池俊东沉默一会道:“他们联系电话什么都没有吗?”

“黄勇每次都是按对方指示,从一个地方取照片,然后送到另一个地方。都是照片换钱,人都没见着。上次你提供的那个号码,现在也是查无此人。”王所长继续道:“现在黄勇等人因涉嫌多项犯罪被起诉,风马岭回不去了,你放心吧,照片的事我们会继续再查。”

“谢谢王所长。”池俊东无奈放下电话,这差不多是没什么进展额。

刚挂完电话,杨亦庄就走了出来,看着池俊东一副惆怅的样子,拍着肩膀道:“不是我说你,你对施静到底了解多少?她的父母,甚至她的经历。”

杨亦庄的话算是给池俊东提了个醒,这些自己从来没有问过,施静也没说过,两人从在一起到现在,一直都像是两人谈恋爱,不关他人的事。

池俊东转身看着杨亦庄,认真问道:“你说我应该问个清楚吗?”

“你自己想吧!”杨亦庄拍着他肩膀,拉长声音走进屋里。

池俊东跟着进去,把手机丢在床上,整个人倒在杨亦庄床上无力说道:“明天要给牛总送货,你问一下陈师傅有没有空,他要没空我找陆厂长,叫他直接派车。”

杨亦庄站在床边上,斜眼瞟他一眼:“起开,压到我的衣服了。”

池俊东坐起来,在床沿边上挨着,朝着窗口望去。窗台边上那把卡通画的雨伞有些显眼。

转头对杨亦庄说道:“你去提车怎么不把伞还给人家?”

在翻找衣服的杨亦庄一愣,慢慢起身,似笑非笑看着他:“人家是给你的,又不是给我。”

“哦!”

杨亦庄突然一脸认真说道:“你说那个光头唐总,自从上次见面以后也没个屁,我看那顿饭他是白吃了。”

上次花了几千块虽然拿下了城南修理厂订单,但比起大唐设备来说,都是芝麻绿豆。

池俊东一点也不急:“说你铁公鸡一点不虚,一顿饭就想把人家把订单给你,要是这般容易,他还叫半刀砍吗?”

“那我们就这么干等?”杨亦庄也在床边坐了下来。

“不要急,明天送完牛总的货,顺便拉一车废油回来。”池俊东一扫刚才颓势,这会又充满干劲。

杨亦庄一听,皱着眉头:“废油?我们要废油干什么?”

“也不算废油,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不是牛总那里的,是一个压板厂。”池俊东淡淡说道。

次日。

池俊东刚起来,牛惊天就打电话过来,叫他一起去压板厂看看。

杨亦庄一早就去油厂押车去工地,池俊东就等着牛惊天过来接他。

现在秦大爷算是他们工人了,每天也没什么事做,就是扫扫门口,还有在边上种点菜,屋后养一些鸡。

池俊东刚出门,就看到大爷在给菜地除草。他悠哉走过去,趴在篱笆前:“阿爷,您啊就是闲不住。”

“嘿嘿,多干活锻炼身体,挺好!”秦大爷呵呵笑着。

池俊东挠腮笑道:“要不过段时间咱们到市里住怎么样?”

大爷手中的耙停了下来,脸上笑容顿时消失:“这地方不租了?你们要不租,我租回来。”

“您看您,别急!这地啊,肯定还得租,还有东西放着呢。我们打算招人过来帮看着,您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池俊东连忙解释道。

秦大爷从菜地里走出来,抖了都鞋里的土粒,耙子往篱笆一靠:“要是看东西,浪费那钱干啥?给我找两条狗过来,我在这帮你们看着。”

“行吧!大爷还是大爷!今天可能有一批油要放到这来,我记得之前您这后屋有一些木头,都还在吧?”池俊东说着就要往后面去看看。

“还有一些,烧了一些!”秦大爷不明白要用木头干什么。

“您给我留着啊!”池俊东说完看了看表,牛惊天差不多该到了。

再跟秦大爷说了几句,先走去路口等着。以往站在路口就能听到回收站机器的响声,现在已是一片空地,就连之前围起来的围栏都被拆得一干二净。

所有钢筋,和其他废品都被警察给拉走了。池俊东站在路口,看着回收站旧址掏出电话。

“陈老板,陈大爷早!”对于房东,现在每次打电话都要逗他一逗。

电话那头陈大爷破口笑骂:“池小子,这么早发电话搵我有乜?”

听着电话里白话夹着普通话,池俊东一阵大笑。

“你这不是还有一块空地吗?得闲过来办一下手续,租比我啦?”池俊东不懂白话,也喜欢给他扯两句。

“你要租?好啊!好啊,免得我再贴广告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吧!”

池俊东挂上电话深吸一口气,感受风马岭清新的气息,同时也闻道金钱的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