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都是一家人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151字
  • 2021-12-21 00:03:41

铁皮房前,积水地上飘满空瓶和纸皮。几张破烂彩条布半遮半掩盖在废品上面,根本无法抵挡雨水侵蚀。

秦大爷和老伴看着眼前废品,眼圈通红。

这可是他们积赞差不多一个月的废品,也是下个月的生活来源。

本想这几天就通知人来收走,不曾想这个深秋竟然还下这么大雨。

王奶奶眼里满是无助,轻轻擦去渗出眼角的泪:“毀了,这可怎么办!”

秦大爷挽起裤脚,顺手从门板后面抓起耙子,向门前堆积的废品走去,用耙子勾着纸皮,一张一张放到雨布上,抬头看阴郁的天空,他是多渴望一缕太阳光芒。

捞不起来稀碎的纸屑,扫成一堆,怎么捡也捡不起来,他生气将耙子丢到一边,步履蹒跚地回到门口,拉开木头坐下,从墙上取下烟袋。

泛黄的日历纸缓缓卷起烟丝,在舌尖抹了一下,小心翼翼揉捏。卷好的喇叭烟放到嘴里,一把火点着多余的纸尖,猛然抽了几口,秦大爷眼神始终没离开过凌乱的废品堆。

房檐滴落的水珠,不偏不倚把火给浇灭,大爷抬头看一眼,再看看手里湿到不能烧的烟丢掉,神色黯然。

这时,池俊东和杨亦庄像刚耙田回来农夫,小脚满是泥泞,提着茶叶走来。

池俊东远远就打招呼道:“秦大爷,怎么了?情绪不高啊!”

寻声望去,秦大爷脸上露出笑意,方才的愁眉一扫而空,他是装出来的,不想让两人看见自己难过的样子罢了。

“你们的车呢?”秦大爷等两人走近疑惑问道。

“被……”

“被亦庄他爸开去拉货了!”

杨亦庄本来想如实说车是被撞的,没想到池俊东抢先瞒了过去。

杨亦庄看了池俊东一眼,缓过神来尴尬笑道:“是啊,今天正好碰见我爸,说是另外一台车坏了,暂时先开我们这台拉几天货。”

“哦”大爷半信半疑。

池俊东瞅着前面满目狼藉的废品叹道:“哟!这泡坏了不少。”

“都毀了,哎!”

秦大爷无奈中还强撑一抹苦笑。

池俊东把茶叶递给门槛里头的王奶奶,说是自己也不喝茶,留一盒即可,王奶奶不太愿意收下。

杨亦庄上前走去:“阿奶,都是一家人,您就别那么客气。”

一家人?王奶奶和秦大爷同时愣了一下,短暂到让人来不及察觉。可不是一家人吗?平日可没少相互帮衬。

随即四人一起大笑,也缓和了两老的忧伤情绪。

池俊东在门槛上坐下,看着秦大爷问道:“大爷,跟您商量个事,也算是找您帮个忙吧。”

“哟,你这孩子,大爷这把老骨头还能帮你什么忙啊?”

秦大爷呵呵笑道。

池俊东一本正经说:“我和亦庄,需要租一块地……”

池俊东把想法告诉秦大爷,大致意思就是,把大爷现在放垃圾的地都租下来。以后给大爷工资,就让他帮忙看着就行,也免得天天往外跑。

大爷沉思良久终于开口说道:“你们是真的有需要,还是单纯的想帮我们两个老骨头?”

“真是需要,大爷你要是同意,过几天天气好了,就把纸皮都卖了,把场地空出来。”池俊东又接着一句:“陈老板那边,我们会找他谈。”

秦大爷没有直接答复,只是说先考虑考虑。既然这么说,池俊东也不好再说,等晚上秦玲过来劝劝吧。

起身走回自己屋里,杨亦庄已经冲好澡出来,看到池俊东进去,迫不及待低声问道:“怎么样?同意吗?”

池俊东没有说话,只是摇头!

杨亦庄穿好衣服,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先弄清楚,这秦大爷是否真是秦玲的爷爷。

这时,王奶奶弯着腰站在门口:“俊东,你的伞放茶叶袋里,给你拿来了。”

“给我吧阿奶!”

杨亦庄上前去,接过伞放在墙角,搀扶王奶奶回去。也想趁机问一问关于秦玲的事,本来池俊东已经说得很清楚,可他还是想确认一次,免得闹出乌龙,也好让两老有个心里准备。

他扭扭捏捏样子感觉有些可爱,王奶奶走进门笑着问道:“亦庄,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啊?”

“嗯!”

杨亦庄脸有点热,偷偷吸了口气道:“阿奶,我记得您说过,您有一个孙女,是不是叫秦玲?”

“是啊,都好久没来了,说开了发廊,忙得很呢。”

王奶奶虽然叹着气,但她脸上笑容是自然的,望向远方眼神多了一些期盼。

“哦”

王奶奶坐了下来,抬头看向杨亦庄:“亦庄,你怎么突然这个呀?”

既然话已开始,杨亦庄干脆刨根了吧:“是这样,我……我女朋友和您孙女的名字是一样的,她也是开发廊的,就在西川路那边。”

噶!

杨亦庄话音刚落,不仅王奶奶呆住了,此时刚进门的秦大爷,满脸不可置信。

“此话当真?”秦大爷脚步似乎变得比往灵活许多,两三步走到杨亦庄面前。

“阿爷您别激动,您先坐下。”

两老的表情可杨亦庄吓坏了,要是刺激出什么毛病,那可罪大了。

秦大爷一边看着杨亦庄,一边缓缓坐下,下一刻突然有些激动。

“你去把电话拿来”秦大爷对王奶奶说道。

电话到手,秦大爷长满老茧的手,摁着按键,黄色屏幕上每跳一个字,都像再敲击着杨亦庄的内心,这不就是秦玲的电话号码吗?一个数字也不差。

“喂,爷爷!”

“玲啊,忙不?”秦大爷说话间还仰头看一眼杨亦庄,不再是刚才那般疑惑带着惊吓!而是温和中隐藏笑意。

杨亦庄暗自松了口气,好歹老人情绪缓过来了。

电话那头,秦玲声音很柔,不像和杨亦庄在一起那种尖锐:“不忙呀,我在等朋友准备一起出去呢。”

“爷爷问你,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秦大爷语气很平静。

电话那头秦玲沉默了许久,低微的轻叹后说道:“是表姐告诉您的吧?”

秦大爷有点责备:“姬什么也没说,你男朋友是不是叫杨亦庄?”

“爷爷,您都知道啦!”

“现在确定了,他就在我边上呢。你这丫头瞒得我们好苦,这是好事……有空过来看看爷爷奶奶,我们都想你了……”

说着,两老已泪流满面,秦玲也已经20多岁,就怕她一个人在外面过得苦,如今找到对象,对她来说是好事,秦大爷擦拭眼泪,伸手把电话递给杨亦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