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冷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164字
  • 2021-12-20 07:57:33

奶茶店门口。

池俊东和杨亦庄不停揉手搓掌。两人所站的地方,滴落一片水迹。只希望警察快点到来,处理完就走人,再等下去都冷出病来了。

“两位哥哥,你们可以到里面去坐的。”

池俊东回头迟疑一下,说话的是奶茶店的一位服务员,端着两杯奶茶出现在他们旁边。

杨亦庄看着她疑惑说道:“我们没点奶茶。”

“那位姐姐给你们点的。”她指着玻璃后面说道,接着把奶茶塞到两人手里,拎着盆子走回去。

池俊东回头往里面看,女人就和自己隔着一块玻璃,她的表情还是那样安静。

啪!

杨亦庄塑料管插进杯子,小心翼翼吸了一口,赞道:“嗯,你还别说,这家奶茶味道不错,人也可以,就是有点冷!”

“喝完了,就没东西暖手了!”池俊东没好气说道。

此时。

坐在里面的女子走到台前,有些难以启齿:“靓女,我可以借座机打个电话嘛?”

“您打吧!”还是刚才那个服务员。

女人手玩弄着电话线,不一会电话接通:“大伯,我在皇马路出车祸了。”

许久。

一辆警车亮着警灯向事故现场驶来,后面还跟着一辆黄色拖车。

也就在这时,一辆别克也停在奶茶店门口,一身唐装男人从车上下来,匆匆走向奶茶店。

这不就是前天晚上一起吃饭的唐总吗?

“唐总?”池俊东有些意外,难道……。

唐铭松看着落汤鸡的池俊东迟疑一下:“池俊东?你怎么了这是?”

他又看了看奶茶店道:“我现在有急事,我们改天聊。”

现在警察来了,池俊东也该到现场去了,随口回了一句:“好,那我们改天聊。”

“大伯,您可来了,我把他们给撞了。”

刚要离开,奶茶店门被推开,带着哭腔的红衣女子走了出来。

唐铭松看了红衣女子,又看了看池俊东他们。

唐铭松问道:“你们都没事吧?嗨,这算什么事,太巧!”

三人同时说没事!

警察了解一下事故发生的经过,还对现场进行一番勘察,左后认定女子全责。

从交警大队出来的时候,池俊东的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

唐铭松走在前面,对一旁的女子低声说道:“唐柔,去我车上拿两罐茶叶,给人赔不是。”

唐铭松站在原地转身,看向两人略微尴尬:“你们两个,前天晚上把我们灌得有点狠,我到现在都晕乎呢!”

“唐总真会说笑,我们俩加起来也喝不过您呀,您那是海量,我这毛毛雨……。”

池俊东吧唧一下,这时候总得给人家面子,先让他飘一飘。

这时候也不好跟人家提什么合作的事,先扯扯别的,比如说什么时候有空再组局之类的。

不过一会,唐柔提着两个小提袋走了过来,里面装着罐装的茶叶。

“今天是我不小心把你们的车给撞了,真是抱歉,过几天车去修好了通知你们。”说话间,唐柔递过茶叶:“这当是我一点心意。”

唐柔语气虽然不那么诚恳,好歹也是个态度,池俊东也不好说啥。

池俊东转头看向唐铭松,后者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你就收下吧。”

“那就多谢唐总、唐小姐。”池俊东说完接过茶叶。

临别前唐柔还深深看了池俊东一眼,后者也无法读懂其中的含义。

别克车驶离交警大院,池俊东和杨亦庄也随即离开,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风马岭。

通向风马岭的道路,雨后有些难走,司机想要额外加钱,两人干脆在大路边下车,走路回风马岭。

两人卷起裤脚,牛一样走向风马岭,远看雨后的风马岭被冲刷得更加干净,空气又变得比以往更加清新。池俊东对杨亦庄说道:“亦庄,要不我们把秦大爷那地也租了吧!”

“啊?你是要把他们赶出风马岭吗?”

杨亦庄惊讶问道,但随后一想,池俊东也不是那样的人。

池俊东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你知道他们两个是谁吗?”

“韩姬的姥爷嘛。”杨亦庄还以为,池俊东是因为这个要给两个老的找别的地方住。

池俊东摇头苦笑:“他们是秦玲的爷爷奶奶,韩姬是秦玲的表姐。”

“什么?秦大爷是秦……”杨亦庄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往这想呢?以前秦玲说过,她爷爷奶奶就在邕城郊区生活。”

池俊东继续说道:“两个老人是不会离开的,我们把房子租下来,他们还是住那屋,门口放垃圾那块地我们用。”

池俊东自己有想法,秦大爷放垃圾的那块地,每个月也要几百块租金,再加上铁皮房租,单靠他们两捡垃圾收废品,付完租金基本不剩钱。

杨亦庄还不明白,那块地要拿来干嘛:“那块地我们有用?”

“当然有用,以后你就知道了。”池俊东一脸神秘说道。

池俊东的意思是,让两个老人继续留在风马岭,给他们看看家,做做饭,反正都比在外面奔波的好,到时候给他们开工资就是。当然,这得两位老人同意。

既然池俊东这么说,杨亦庄也觉得这样挺好,两人一路商量着,差不多达成共识,现在就差怎么跟老人说了。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要叫秦玲过来一起说比较好。

池俊东掏出手机,屏幕上满是积水,已经开不了机。

池俊东伸手道杨亦庄面前,后者莫名其妙:“要干嘛?”

“打电话给施静,叫她和秦玲一起过来。”池俊东笑着说道。

“要不先别跟秦玲说,你让施静直接带她过来,给她个惊喜!”

杨亦庄一阵坏笑,把手机递给池俊东后在旁边,竖起耳朵偷听。

“喂,施静!”

池俊东推开一旁的杨亦庄,对着电话温柔喊了一句。

“俊东怎么了?”

池俊东呵呵笑道:“今天不是周五嘛,你晚上可以出来吧?”

“可以啊”

池俊东挠头道:“我这不是想你来吗,上次你不是说要来风马岭看看吗?”

电话那头的施静沉默一会道:“好啊,不过我要5点后才能过去,要买什么东西给你吗?”

“你把秦玲带上,先别告诉她来风马岭,办法你自己想。”池俊东话音刚落。

电话那头施静一顿咆哮:“合着你们是叫我把秦玲姐带过去?”

“是我想你,带她过来是亦庄的意思,顺带,顺带……我等你哦!”

池俊东麻溜挂下电话,手机丢给杨亦庄嘟嚷:“女人真可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