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再往上调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348字
  • 2021-12-18 00:23:02

韩姬出现在风马岭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经没什么奇怪,毕竟她不是第一次来!

池俊东摸不着头脑,这秦大爷怎么就成了韩姬的姥爷。

坐在后排看着前面两人打情骂俏,看来样子徐一坤确实是如愿以偿了,想想当初在舞蹈学校那一幕,实在很难相信眼前的情景。

“俊东!池俊东!”

“哦,韩姬姐,怎么了?”

愣愣走神的池俊东被副驾驶的韩姬拉回了神。

“姥爷都跟我说了,多亏你这段时间来照顾他们。”韩姬眼神里透着感激之情!

池俊东咧嘴笑道:“说来惭愧,也没怎么照顾他们,不过这把年纪还天天蹬着三轮车出去,是让心疼。”

韩姬不是没跟两老说过,让他们搬去市区跟自己住,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可两老死活不肯,说是在风马岭住习惯了。

“可能舅舅回来之前,他们都不会离开那里吧!”

韩姬朝窗外望去,任凭风景一路带过她的思绪,8年前的风马岭就像是一场梦境浮现在她脑海里。

那时的风马岭还是一片果园,外婆外公都是果园工人,放假时候她总喜欢和小表妹到风马岭去住上几日。

可是有一天,浑身凝血的舅舅突然疯一样来到风马岭,跪倒在外公面前,最后舅舅被警察带走了。

韩姬还记得很清楚,外公说在这里看着舅舅走,他要在这里等舅舅回来。

滴哩哩……

急促的铃声突然响起,韩姬一脸不耐烦接起电话:“喂……怎么了?”

“表姐,我在你家门口呢,人呐?”

“我刚从风马岭出来呢,40分钟,你等着吧!”韩姬用长辈的语气说道。

徐一坤扶着方向看目视前方,随声问了一句:“谁啊?”

“我表妹,秦玲!”

砰!

一个急刹车,把后排的池俊东撞得七荤八素。

“咋开车的?”池俊东火冒三丈,不过下一秒他突然吃惊看着韩姬:“韩姬姐,你表妹秦玲也在邕城吗?”

“在啊!”

“在哪?”

“西川路开发廊吧,我也没去过。”韩姬被池俊东问得莫名其妙。

池俊东再往下打探:“他有没有男朋友?”

“听说交了一个,发廊还是他男朋友给开的吧!我没见过,你问这干嘛?”韩姬纳闷池俊东话怎么变多了。

此时旁边的徐一坤已经笑不成样子,韩姬在回头往后看,池俊东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你们疯啦?要不去303医院(精神病院)?”

池俊东缓了一下情绪,这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小:“秦玲的男朋友应该就是杨亦庄!”

“啊?”

韩姬差不多跳了起来,这是太大的意外!这几个人绕来绕去到最后都快成亲戚了。

按照三人的核对结果,韩姬的那个表妹秦玲,就是杨亦庄的女朋友,最终三人决定先装作不知道。

在人民路放下韩姬,徐一坤再把池俊东送到了城南修理厂门口。

池俊东趴在这窗前跟徐一坤说道:“坤哥,谢谢了啊,可能时间有些久,你就先回去吧!”

看着徐一坤开车离开,池俊东转身走向城南修理厂,这里是城南郊区,周围都是一些出租的民房,修理厂看起来很大,十来亩地还是有的。

给易刚打了个电话,池俊东站在门口等着,没到两分钟,修理厂保安打开门让池俊东到办公区2楼找厂长。

办公区很简单上面都是玻璃隔开的办公室,走上钢结构楼梯,易刚已经在楼梯口等着。

池俊东加快步伐走上去,伸出手:“抱歉啊易总,来得有点晚。”

“没事,我也刚来没多久,昨晚确实是整得有些猛。”易刚一身西装,呈亮的皮鞋走在铁板上发出呱呱声响。

“开心就好嘛!”

池俊东心想,还不是你们要整?今天要没点收获,我昨晚的胃都白洗了。

说话间已经到易刚办公室,门上钉着块铝制的牌子,上边清晰印着(厂长)二字。

办公室比池俊东现在住的地方都大好几倍,好家伙,全是实木家私,就连地板也是木制的。

“池老弟,这边坐。”

易刚看起来比较憨厚,也可能是面相老实的原因吧,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位大哥。

“谢谢易总”

“哎,怎么又叫易总了?就跟电话里一样叫易哥,易总,厂长什么的多生分啊?”易刚弯下腰,从桌子底下拿出一罐大红袍:“这可是我叫人从福建那边带过来的,今日就让老弟尝尝鲜。”

池俊东心里一乐,不管是什么茶在我这都是解渴用的,恐怕老哥你这鲜是喂牛了。

“多谢易哥。”

池俊东对茶这东西没什么造诣,看着易刚慢悠悠的烧水、洗杯,茶杯是淋了一遍又一遍。

十几分钟过去关于正事没一句,都是问东问西,就差查了池俊东的户口。

池俊东本以为今天白来了,那就安心陪他喝茶吧,生意的事一句不提,反正喝茶也不花钱。

这时易刚站起来,拿起电话打了个内线:“小周,合同打好了没?嗯,拿进来。”

不一会,一年轻的女孩敲着门,抱着文件夹走进来,放下文件夹便带门而去。

“池老弟,这是我拟的合同,你给我报个价,……实价。”易刚表情很认真:“其他厂家的价格我都很清楚,就是你这,还没合作过,我们也不用扯来扯去,浪费大家时间,你说对吧?”

池俊东接过合同认真看了一遍,这合同里边大概是采购机油,液压油,齿轮油,还有一些桶装的润滑脂,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个30来吨货。

池俊东不禁有些冒汗,这算是上次牛惊天那一批后最大的一单了。

在夹子里面扣起笔,刷刷把各种价格写上去,将文件夹递了回去:“第一次合作,我进最大的能力给您最优惠的价。”

池俊东报上去的价格,确实是比业内低了不少。

易刚接过报价一看,眉头微皱:“老弟,你这价格,可是比逸腾低了2毛啊。”

“易哥,虽然价格低点,但是质量绝对不比他们差。”池俊东自信笑道。

易刚回头看着桌上的几瓶样品,轻轻点头:“这我是相信的,你们的油品质量信得过,不满你说,这几瓶油样都是我亲自从各经销店那里买的,还托人做了化验,各指标确实比逸腾略优,要不然我今天也不会找你过来谈。”

这就把池俊东惊到了,这么说来对飞天油品化验检测的可不止城南修理厂这一家。

池俊东信心满满道:“那是,如果质量不过关,老弟我也不会拿下这么多经销点,您说呢?”

易刚放下合同,看着池俊东心里想着,你把价格搞这么优惠,我上哪捞油去啊,清了清嗓低声道:“价格,跟再往上调,跟逸腾一样。至于……”

“好,就按易哥说办。”

池俊东看着易刚闪烁的表情,心领神会,至于多出来的那几毛,还少得了你吗?

合同重新打印一份,上面还加上一条,先付款百分之三十,到货后一个星期内付清尾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