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主动出击?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187字
  • 2021-12-18 08:54:01

能在油厂熬得下来的都是能吃苦耐劳的主,一个月腰酸背痛地洗礼和煎熬,池俊东终于领到了自己平生的第一份工资,也就在公司出粮的这一天,池俊东的生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妈,我这个月领工资了,明天就给您寄点回去。”池俊东似乎没有这么激动过。一边回头看着院子里喝得正酣的同事,一边对着电话分享自己的喜悦。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隐约间传来哽咽的声音,池俊东不禁皱眉:“怎么了?妈!”

“我没事,妈高兴,不过钱你不用寄回来了,妹的学费也有着落了,我和你爸不缺吃的,你留着点,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自身的问题了……”电话那头的母亲说了很多话,池俊东静静的听着心里有些酸楚。

“妈,我知道了,今天厂里加餐,大家都聚一块呢,我有空再给您打电话。”

池俊东挂完电话向同事们走去,这才开局多久,几个同事已经喝得脸红赤耳。池俊东自然也被拉入其中,平时滴酒不沾的池俊东可就有点尴尬了,一杯下肚脑袋嗡嗡呼呼。

“池俊东啊,你这酒量还得练练呢,看看厂长喝酒都面不改色。”说话的同事叫徐一坤,年纪比池俊东大几岁。

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只是才字扣到他身上难免有些牵强。一头刘海刷得光亮,就算酒味也隐藏不住那一股浓浓的啫喱水味道。

“行,慢慢练,不过今晚各位哥哥还得手下留情啊。”池俊东谦虚回道。

“你这小伙真不赖,少说多做,我是没想到你能熬下来啊。”

“这还多亏了秦叔和各位同事照顾,我这一杯敬你们了。”池俊东端起酒杯再饮一杯,不过多久天旋地转。

“都喝了啊,不许养鱼。”

“喝了”

“都干了”

池俊伟放下酒杯,呲牙咧嘴!斜眼看着池俊东笑道:“你可以啊,以前没见你喝过呢!”

“今天高兴,嗯!”饱嗝挤来的酒气让他一阵恶心!

池俊东说的是心里话,今天他是高兴,靠自己的力量挣到了第一份工资。此时母亲的话萦绕在他的耳边,他的脑海莫名其妙的浮现那个女孩的身影。

自从上次见过之后,她再也没有来过。就连仓管李月柒也好几天没来了。

这时,满脸横肉留着短寸头的同事胡国亮往后一靠,若有所思问道:“哎,我们今天喝酒是不是缺了点啥?”

此话一出场面一度安静,坐在池俊东身旁的锅炉工杨亦庄豁然站起来惊呼:“女人?”

“对,就是女人。”

其他人异口同声说道,随即一阵哈哈大笑。末了,池俊伟一脸神秘:“李月柒请假回家,明天就回来了,潘总叫她帮忙找了个化验员,明天一起回来。”

池俊伟故意压低声音接着说道:“还是刚毕业的小姑娘,我警告你们可别乱来。”

“我们都是好人,只要防着一坤就行。”胡国亮满身横肉种种往后依靠,木椅子发出吱吱作响,对徐一坤一番调侃。

徐一坤一脸不屑道:“应该防你才对吧国亮!我得韩姬即是天下。”

酒杯再次举起,穿肠而过又一夜!

清晨阳光穿过玻璃照在落地镜上,折射出一片微光,微光中一抹妖娆的影子翩翩起舞。盘起的长发还有些许遗落在耳根上,随着舞蹈轻盈飘动。阳光光之下的笑容,散发青春最后的气息,玲珑体态尽显女性应有的美感。

两墙之隔的徐一坤沾满油渍手套托着下巴,炙热双眼穿过厂房墙洞直达舞蹈教室,将这一切收在眼底,如痴如醉。

“徐哥,看什么呢?”池俊东在后面好奇问道。

“看我的韩姬!”

徐一坤下意识回道,下一秒暗叫不好。这个洞口是自己为了看韩姬而偷偷挖出来,这下被发现了。回过神来一脸央求笑意:“俊东,咱算不算是好兄弟?”

本来滚起空铁桶就要走的池俊东莫名其妙:“当然了!”

徐一坤捡起两块砖头迅雷不及掩耳堵住洞口,脏兮兮的手套背抹一下鼻子,瞥一眼被堵上的洞口笑道:“这是哥的秘密,你可要帮哥好好保守。”

“好!”

池俊东欲行又止,一脸坏笑走近徐一坤低声道:“要不先让我看看你的秘密?”

徐一坤稍想片刻,再次抽出砖头,池俊东迫不及待弯下腰往洞口向外望去,隔壁的舞蹈学校教室清晰呈现在眼前。之前知道隔壁是个舞蹈学校,也不曾知道原来离这个铁桶复原车间这么近,也想明白了徐一坤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最苦的车间干活了。

徐一坤家住邕城市40公里外,高中毕业后曾在其他地方干活几份工,待遇都比现在好上不少。可他偏偏要来油厂做这个苦差脏活。

这一切都是因为舞蹈学校里面的韩姬,听徐一坤说,他和韩姬是同学,高中时期追了一年硬是没追到,高考后便失去了联系。

后来偶然打听到韩姬高中毕业以后学舞蹈去了,现在就在凌羽舞蹈学校当老师,也就是油厂隔壁的学校。

贼心不死的徐一坤决定新一轮攻势,所以才来到这个又苦又累的油厂干活。

“高中时期?徐哥,你可真是执着。”

池俊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听徐一坤津津有味说一大通也不好给人浇冷水。临走前还不忘问一句:“那现在进度如何?”

徐一坤没有回答,看着池俊东离开车间的背影露出无奈的表情。其实连徐一坤自己也不知道到什么进度,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执着,甚至觉得自己越来越配不上韩姬了,也许是不甘心吧。

随着暑假到来,学生已经放假。隔壁已是静悄悄,教师宿舍二楼一身长裙的韩姬拉着行李箱走出来。楼下一辆黑色轿车旁边,男人30来岁,梳着一头光亮头发,样子不算英俊,倒是一脸成熟,比起徐一坤多了几分稳重之势。

池俊东和徐一坤躲在墙头偷偷看着学校内的一切,韩姬走近男子时,放下行李箱伸出双手就要一个拥抱。

两米多高的墙头一道人影一跃而下,徐一坤怒火中烧朝两人大步迈去。

啪!响亮的巴掌落在男子脸上,划破安静的校园。

“徐一坤,你要做什么?”韩姬吃惊尖叫,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徐一坤竟然这个时候冒出来,还打了人。

“他是谁,就是因为他才拒绝我吗?”徐一坤几乎怒吼。

“徐一坤,我告诉你,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几年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更不会!你死心吧!”韩姬的声音就像是一针针的戳进徐一坤的心里。

她拉着那个男人上了车,徐一坤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任凭车子轰鸣从他面前经过,留下弥漫的尘土。

“徐哥,你还好吧?”

“啊……”

徐一坤呐喊,可是韩姬已经听不见了,随着汽车消失在他视线中,他像一个小孩一样哭了起来,很伤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徐一坤再也没有笑过,就连说话都很少,钟于打理的头发也是乱动有点不像样,每天两点一线多几步路都懒得走。

可就在这一天,颓废的徐一坤突然打扮起来,和以往不同的是,俊朗脸上还特意留了几分胡渣,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对着镜子挤出一个让自己都觉得别扭的微笑,也许是很久没有笑过了吧。

池俊东旁敲测听才知道原来李月柒的同学过来厂里玩了,估计徐一坤心里又憋什么坏了吧?

池俊东似乎就明白了,自从他失恋以后,胡国亮和仓管李月柒好上了,就连新来刘红蜜也被业务员柯河征服得五体投地。现在这油厂里面的年轻仔就剩自己、锅炉工杨亦庄和徐一坤三条单身狗了。

不过池俊东也没多想,今天晚上厂长请大伙烧烤,自己得先洗洗去。

池俊东毛巾往肩上一搭,提着水桶往浴室方向走去。女工宿舍传来一阵阵笑声,比以往颇为热闹。稍微停顿一下,池俊东摇头暗想:难道她?

就在这时,女工宿舍木门推开,拥挤出来的三人,除了李月柒、刘红蜜,还有一张让池俊东不敢直视的面孔。

“你好,我叫施静!”

突如其来的招呼,让池俊东不知所措,尴尬抬头回道:“你好……哦,我叫池俊东,月柒的同事!”

“哟!池俊东,你害羞啊。”

“哈哈……”

“没有没有,你们先聊……我……”面对李月柒她们起哄,池俊东更是尴尬不已,示意自己先忙,然后快步溜开。

他哪知道身后李月柒和刘红蜜还在说些什么?

李月柒捏着施静的脸蛋坏笑:“妞,你这是要主动出击吗?”

“你可别吓着人家,人家可是小处男!”刘红蜜说话直接得让人脸红。

施静故作一脸生气说:“你们弄得我好像谈过恋爱一样!”

李月柒噗呲一笑:“所以说啊,把他追到手嘛!在你毕业之前谈一场恋爱!”

“无聊……”

施静直翻白眼气鼓鼓走开,留下两人哈哈大笑。

浴室里,思绪有些凌乱的池俊东站在水龙头下,任凭冰凉的水从他头顶倾泻而下。他虽然不知道后面李月柒都说些什么,他只知道再一次见到施静,他心动了。

过了许久,他双手捂着脸从下而上抹去,随手关掉水流,侧目看着自己黝黑的手臂,发现这些日子已经长了不少肌肉。

池俊东嘴角扬起吹翻挂在额前的头发,心里暗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