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秦大爷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2073字
  • 2021-12-17 00:05:18

风马岭废品回收聚集,多都是工地建材回收、翻新,也有那么两三家是专门收生活废品类的,靠近池俊东的那家,两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没有什么大能耐,平常踩着三轮车出去到处吆喝收废品的那类人。

黄大叔说过,大爷儿子几年前犯了事进去了,儿媳离婚后也不知道跑哪里去,还有一个孙女在邕城。

道路过于杂乱,为了安全起见,一般没什么重东西杨亦庄都会把车停在路口。

“又给秦大爷捡纸皮啦?”

黄大叔看池俊东两人一人拎着纸箱回来,伸长脖子笑眯眯看着。今天黄大叔回收站废钢筋又堆了不少,难怪他心情这么好。

这些翻新好的钢筋、钢管,卖到哪里池俊东也不知道,看样子挺挣钱的。

杨亦庄习惯性掏出红梅香烟递过去,黄大叔接过香烟,两人动作丝毫没有违和感,也许抽烟也要多个人才有意思吧。

杨亦庄平日抽烟都是啪啪两下就完事,现在先跟黄大叔聊起来,连烟灰都懒得弹。

池俊东也懒得理他,拎起放在地上的纸箱先回去,任凭两个烟鬼在后面谈笑风生。

路过秦大爷门口,池俊东习惯往里探个头:“秦大爷,给你带几个瓶子。”

大爷没有回答,池俊东把纸箱搁地上,准备开门进屋,这时光着膀子的老人从隔壁房子走出来,弯曲的身形排骨轮廓清晰可见,暴晒的皮肤就像是刚出炉烤鸭,他就是隔壁秦大爷。

满脸皱纹的老人咧嘴一笑:“俊东啊,我给你称上,等着啊。”

秦大爷说着,有些艰难地让自己站直,随手从墙上取下一杆老木称,上面刻度已经模糊不清,也为难了大爷的眼神。

“大爷,算了吧,都是顺手带的,又不是值钱的东西。”

池俊东看大爷取下称,急忙从他手里夺来挂回墙上。

秦大爷生活虽然艰苦,但他也不是贪便宜的人,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至于他儿子为何锒铛入狱暂且不说,眼前的老人确实让人心酸。

“俊东啊,以后别带了,你们年轻人在外面捡空瓶丢面子,我这把老骨头,能捡多少是多少,饿不死的。”

秦大爷轻松的笑脸背后,掩盖无数创伤心灵,他浑浊双眼是岁月冲击留下的两个漩涡,让人难以捉摸,那一头白发就像是就像一根根尖利的刺,刺痛每一个有善念的人。

“没事大爷,都是顺手,我先进屋了哈!”

回到自己热比蒸笼的屋子,脱掉上衣往凳子上一丢。挂壁风扇嗡嗡转动,吹出来的全是热气。随手拉下挂在床头的底杈,冲进卫生间,转了几圈的衣架狠狠落在地上,拍起一缕尘土。

冰凉的地下水从头到脚,渗透全身每一个毛孔。池俊东闭上双目感受冰凉的舒适,每一天累死累活,也就是这一刻最为享受。

“老池?”

见没回应,杨亦庄捡起地上衣架,坐在塑料椅子上掏出手机。

“俊东,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手机了吧,这年头谁还用蓝屏啊,小灵通都淘汰啦。”

池俊东擦拭着身子从里面走来,眼看杨亦庄笑道:“你想换就换嘛,反正我这个还可以用。”

池俊东就是能将就绝不换新的那种,看样子他的那个1110还能用几年。

杨亦庄鄙夷看着:“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这身材露给谁看?”

说完,起身拿衣服走进卫生间,池俊东低头左看右看,再拿镜子照一照,自我感觉还算良好:“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你赶紧洗啊,今晚坐川仔的车,听说他老板也去。”池俊东一边穿衣服一边朝卫生间喊道。

两人整理完准备出门被秦大爷叫住,说是准备了饭菜想叫他们一起吃完饭。

这一下就有点为难了,老人一番心意可不能辜负了。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走进秦大爷的屋子。虽然两位都是收废品的,但是住的屋子还是打扫得很干净,甚至比池俊东他们那屋都有条理。

“俊东,亦庄来快坐下,马上就好。”

“阿奶,我们等下还有事出去,您呐别整太多了。”

秦大爷的老婆也就是王奶奶,腿脚不太灵便,就连做菜都是坐着,每到雨天就连走路都难。此时看着她在灶前翻炒着回锅肉,池俊东心里说不出一番滋味。

饭菜虽然简单但很可口,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赞不绝口。

“阿奶,你炒的菜真好吃,我妈都没这手艺。”

杨亦庄刨着饭,碗里还有几块回锅肉,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生分。

“好吃以后多给你们做,我看你们早出晚归的,进来住这么久都没生过火吧?”

王奶奶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孙子,那么和蔼那么慈祥,眼角的浅泪被池俊东无意看见,但他没有说穿。

“阿奶,你腿脚不好,以后就别出去捡纸皮了吧,又吃不了多少,做这么多别累坏了身子。”

池俊东知道,自己劝是劝不住的,就是给她一种心里安慰罢了。

一顿饭时间很短,两人临走的时候,秦大爷和王奶奶还不忘叮嘱路上小心。

“放心吧阿爷,今天我们不开车,您老好好休息啊。”

杨亦庄把随身携带的红梅塞给了秦大爷,其实两人都明白,秦大爷他们就是孤独,需要有人陪他们唠唠。

看着两人走出风马岭,秦大爷含着过滤嘴默默抽着烟,他看的是那个方向,他心里更期待的是有一天儿子能出现在那个地方。

“老头,别看了,把后面的菜浇一下。”王奶奶同样在身后,遥望那条通向风马岭的山道。

“8年了吧,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着。”

烟雾缠绕着大爷的白发,沧桑的脸上布满忧愁,直到风马岭天色渐渐暗下,零星灯火灼燃,两位老人拖着艰难步伐走进铁皮房。

晚风吹乱了门口的纸皮,除了偶尔几声狗叫,风马岭和以往一样安静。

不久后,一辆出租车颠簸从外面驶向风马岭,两束刺眼灯光穿破这漆黑的夜,出租汽车在道路尽头停下。

一个身穿牛仔,披着秋衣的女人走下车,打开小电筒照亮前方杂乱道路,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走向秦大爷住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