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哪家公司的?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148字
  • 2021-12-14 14:13:42

风马岭清晨百鸟争鸣,面包车所到之处林鸟惊飞,这里闻不到汽车尾气,只有淡淡泥土的味道,直到垃圾回收站才感受到忙碌的气氛。

杨亦庄担心爆胎,面包车不敢往里开进,找一处平坦地方停下,两人扛着清洁用品,走过回收站门口。

“小伙子,昨天谈妥啦?”

黄叔熟络打声招呼,没有了昨天那种戒备。一路过去其他租户也都好奇看着这两个20出头的年轻人。偶尔遇到热情的就问是否在这租了房子,池俊东都一一打了招呼。

当他们走到尽头,陈大爷已经在哪里等着,草帽放在一边,坐在一块石头上悠闲抽着烟,腰间的收音机还在播放着早间新闻。

“陈大爷,早啊!”

“早!”

陈大爷关掉收音机,看着两人肩上的东西,心想这单算是妥了。

“钱都准备好了吗?”陈大爷是个直性子开口便问道。

交完钱拿到钥匙,池俊东两人开始大扫除。里面东西全部清理出来,刷墙接电统统搞一遍。足足花了大半天,中午都时候黄叔还特意过来看了一下。

“搞这么漂亮看样子是要长租咯?”黄大叔双手扶背在房内转了一圈。

“看情况吧,好歹也是半年时间。”

“也是啊,你们也打算搞废品吗?”黄叔试探性问到。

杨亦庄乐呵笑道:“不搞,我们就搞点机油”

“哦,呵呵,好,那以后都是邻居,大家相互串门,我就先忙去了。”黄大叔总算是放下心了。

黄大叔离去,池俊东看着他的背影,有种说不出怪异感觉:“亦庄,你说这黄大叔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是吗?你多想了吧?别管那么多,我们跟他们不是同行没有利益冲突。”杨亦庄盖上墙漆桶拍拍手说道。

刚刷完墙漆这两天还住不了人,池俊东想着要不要到工地去走走,现在可真是一头雾水,甚至都觉得自己辞工出来搞这生意是不是冲动了。

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那就干吧。两人收拾一下回到西川路,路上还顺道打包了快餐,到旅馆已经是下午三点。

“亦庄,既然咱们要搞,接下来就要做好艰苦奋战的准备。”

“那是当然了,我杨亦庄不怕苦。”

池俊东笑着看他一眼,掏出手机打个电话给川仔,约他吃个饭。

“喂,川仔哥,是我池俊东,今晚有没有空啊?……”池俊东扯了半响。

电话那头传来川仔尖锐的声音:“池俊东啊,我正找你呢,你方不方便来一下我们工地啊?”

池俊东心中一紧,去工地?该不会上次那一批油出什么问题吧?

“好啊,那我一个小时候到。”

池俊东也没多问,不管是不是有问题,总得要去看看,挂完电话匆匆刨着盒饭,杨亦庄见状也是加快速度。

20来公里的路程,杨亦庄足足开了40分钟,池俊东在车上昏睡一路。

工地门口川仔身穿花衬衫一条七分裤,顶着草帽焦急等着。看到池俊东走下面包车,晒得黝黑的脸上露出惊讶表情,然后微笑走过来。

“不错呀搞上车了。”川仔伸手和池俊东握在一起。

这一刻池俊东悬着的心终于稍微轻松了点:“川仔哥说笑了,这是我兄弟的车。”转头看着杨亦庄介绍道:“这是川仔哥。”

川仔看起来痞气十足,但也是比较好说话的人,跟杨亦庄握手的时候还说几句玩笑话。

三人走进工地,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地皮,一眼望去六七的挖掘机正在上面破土开工,这么大块地单靠这几台挖掘机是明显不够的。

池俊东再往另一个方向看去,还有十几台挖掘机整齐排列在边上,还有一群人围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感觉有点乱糟糟。

“川仔哥,你们这工地这么大,就这么几台机器干?”池俊东忍不住问道。

“怎么可能?只是那边的机器都不敢动了。”

川仔走在前面,看这方向正是朝着那帮人走去的,池俊东本来平静的心这时又开始打鼓。

走近以后才发现,他们围着的是一批油桶,在讨论着什么。所有油桶的盖子已经全部开启,甚至油桶上还摆着样品。

“牛老板,你让我这兄弟看看,这油到底怎么回事。”川仔排开人群走进中央,对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说道。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池俊东和杨亦庄,眼神里充满质疑,似乎都在说: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孩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牛老板撩起T恤,满脸横肉在烈日下晒得通红,短手揉着肚皮,看着川子又看看池俊东他们道:“他们俩?川仔你不是糊弄我吧?”

池俊东这时硬着头皮往前几步,拿起用矿泉水瓶装的油样,轻轻摇了一摇便放下。转身对牛老板说道:“牛老板您这一批油应该是68#的吧?”

“是啊,可这颜色怎么看着是黑绿,咱也不敢用啊。”牛老板这时对池俊东高看几分,摇一摇就知道这是什么油,好歹也是知道一点吧。

“这个问题你们供应商是怎么说的?”池俊东再次问道。

经过牛老板介绍,这批油是前两天供应商送来的,今天加油的时候发现颜色和以往不一样,叫供应商过来解决但是迟迟没来,导致现在十几台挖掘机放那里不敢开工。

“我们这一次进这个工地,所有的挖掘机都要换一次液压油,不曾想旧油全部换下来了才发现,这批油跟以前的不一样,总能把旧的再灌回机器里面吧?”牛老板一脸苦涩:“现在都快五点了还没来解决,明天再耽搁一天我们这工期都要延期了,小兄弟你就说老实话这油能不能用吧!”

杨亦庄在池俊东后面,轻轻扯池俊东衣襟,意思是不要管这事。池俊东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上前抓起矿泉水瓶,把里面的油倒进其中一个桶里面。

“帮我找根小水管。”

不用牛老板说,围观的司机师傅很快弄来一根一米多的PVC胶管,池俊东接过胶管拇指按住管头,放进油桶里一松手一摁,往上一拉矿泉水在水管另一端接住油。

黑绿的油流进矿泉水瓶,还散发出一股酸味,连续好多桶都是如此。

“都是一样的还有股酸味,难道是过期了吗?”有人提出一个让人捧腹大笑的问题。

池俊东放下水管,拿着油样走到牛老板面前:“牛老板,这个油是变色了,这股酸味是酸洗的味道。”

“酸洗……?”

周围的人都很惊讶,他们不接触润滑油生产,自然不知道酸洗是什么意思。

酸洗就是用高浓度硫酸和原料油,甚至是废油混合在一起,让硫酸充分洗掉里面的残渣,经过沉淀,让油里面的渣随着硫酸排出。再把洗好的油和白土混合加温吸附、过滤,最后再用碱中和。

油品中和达不到中性,油冷却后容易变黑,偏碱那就往深色发展。

“对,就是酸洗油,这油偏于酸性,随着时间推移,酸性腐蚀导致油会变成这种黑绿。”池俊东也不能说得太死::“这油用肯定是对机器有影响的,但是具体多大影响不好说了,我看您还是找供应商来解决比较好。”

牛老板此时已经气不打一处来:“用个屁,他娘的,合作这么久竟然坑我。”

这么多机器他不敢赌,牛老板掏出电话刚一接通就一顿咆哮。

“柳东风,你赶紧叫车过来把你油拉走,否则之前的货款你一分也拿不到……”

脸红赤耳的牛老板挂了电话,走到池俊东面前,态度明显好了很多:“多谢小兄弟,要不然这一次被他们给坑了。”

说完,又看着川仔问道:“川仔,你们机器现在用的油是哪家的?”

川仔一脸得意指着池俊东笑道:“我们现在用的就是俊东兄弟送的,之前和你们同一家的啦,我们月初就换啦。”

牛老板不可置信转身看着池俊东:“你哪家公司的?”

这下可是问住池俊东了,连名片都没来得及印,现在该说哪家公司呢?倒不如如实说了。

牛老板听池俊东说自己出来搞,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他又说道:“这样啊,你告诉我,今晚7点前能不能给我搞20桶油过来,关键质量要保证。”

牛老板的话就像一道惊雷,划破池俊东和杨亦庄的脑袋。

池俊东颤抖的手,拨通了池俊伟的电话:“哥,6点之前能不能给我出一车货?10桶机油,6桶68#液压油,4桶双曲线齿轮油。”

而这边的牛老板也在打电话:“小王,你下班之前给我备6万现金送到工地,顺便拟两张采购协议,简单点就行。”

通完电话所有人都在板房内休息等候,牛老板吩咐下去今晚所有人必须把油加进机器,明天正式开干。

此时,邕城郊区的一处工厂办公室内,却是另外一番场景。一个30来岁身穿工作服的男人,推开销售经理办公室表情慌张不已。他对面办公桌前一个中年男人双手压案,怒视着自己,他就是逸腾润滑油厂的销售经理柳东风。

“柳经理!”男人心慌得一匹,额头豆大汗珠往下直流,白色衬衫紧紧贴着他的脊梁,传来几分凉意。

“陆主管,发野牛租赁公司那批货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人家打电话过来退货。”柳东风那吃人的眼神怒视进来的男人,炸裂式质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