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老友粉挺好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154字
  • 2021-12-15 12:04:11

坐在回收站门口碎石堆上,四位大叔手卷草帽不停扇风,手里烟草已烧过半。不得不说烟草虽然有害健康,确是人与人之间最快的沟通介质。

这可不是杨亦庄平常抽的红梅牌子,而是池俊东特意买的芙蓉王,大叔们一边抽一边打量指间烟,有种稀罕意思。

黄牙大叔姓黄是回收站老板,操着浓浓东北口音。在池俊东印象里东北男人都是个高马大,眼前黄大叔确实有点落差。

“你们两年轻人跑这地方来找房子搞什么?交通又不方便又没女孩子。”黄大叔好奇问道。

池俊东一脸无奈笑道:“大叔,您也知道离市区近的地方房子都贵,我们哥俩积蓄也不多,租不起呀,听说咱们风马岭铁皮房租金便宜,所以就进来看看。”

其他人不怎么说话只是打量着池俊东两人,想不出来这两人在这租房能干些什么。

其中一人就丢掉烟蒂,淡淡说道:“你们也算是赶巧了,前两天刚有一间退租,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对,那一家子也是干了两年,听说是挣到钱到市区买房去了。”黄大叔说着,指着铁皮房尽头:“就那排房子最后一间,上边应该有陈老板的电话。”

顺着黄大叔手指方向,池俊东和杨亦庄两人一起看去,离这大概五六十米。房子的墙是红砖砌的,房顶铁皮倒是蛮新。

“那是新建的吗?”杨亦庄好奇问道。

“那是前两年建的了,之前是油纸盖的,前些十日陈老板把他换成了铁皮而已。”

“难怪在外面看着像新房”

池俊东和杨亦庄离开回收站向那边走去,果然门上留着招租电话。说实话这种地方写招租电话简直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能有几个看见。

池俊东欣喜万分,拨通电话表明来意,房东表示很快过来,叫他们多等一会。

20分钟左右一辆军绿色皮卡从外面驶进风马岭,带着一阵尘土汽车稳稳停在两人面前,一位白胡渣的老人走下来。

怀疑的目光扫视池俊东两人,白话夹着普通话说了一堆,大概就是:是你们要租房子?我们这是半年一租,押金500。

“大爷,可否先给我们看看房?”池俊东不会白话又怕他听不懂,杨亦庄在旁边又用白话重复一遍。

大爷眉开眼笑:“阔以阔以”

卷闸门哗啦升起,三人一同进去。房子不算很小,5米宽,7长,看起来还挺干净,墙壁都刮过白色腻子稍微清扫即可住人。只是房顶依旧是铁皮,隔热是一点都别说了。

“大爷,您这房子一个月多少钱?”池俊东两人都觉得比较满意。

“房子一个月800电费一度6毛,水是地下水就不收你们钱啦。不讲价的啦,他们都一样。”大爷指着外面几个垃圾回收点呵呵笑道。

池俊东和杨亦庄合计一下,半年房租一租的话,得是5300块钱。一下子砸了这么多下去,对池俊东来说确实有点心虚。不过这地方确实划得来,主要他够宽,也没那么多框框条条。

这种租赁手续相当简单,一张纸的事情,都是房东大爷准备好的,看完条款没什么问题,池俊东和大爷签上大名这就定下来了。由于没带现金,先给500元押金,剩下4800就第二天带过来。

“你们明天过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随时都阔以。”大爷把500元放进腰包转身上了皮卡,咔嚓锁上门乐呵笑道:“锁匙明天给你们。”

这把年纪的人做事都会留个心眼,在付清半年房租之前,钥匙是不可能给池俊东他们的。而池俊东也不好说什么,本想今天就要打扫一下,看来是不行了,还得先回去市区。

路过黄叔回收站给他们打声招呼,两人坐车离开风马岭。风马岭大叔大婶们谁也不知道,这两个毛头小孩来到风马岭,会给他们带来的什么变化,甚至觉得他们呆不久就会走了。

刚从风马岭出到大路,池俊东掏出手机一看,好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施静打来的。吧唧一下给回拨,铃声还没响完电话就被接通。

“你在哪呢?打这么多电话不接?”施静语气担忧带着气愤。

“我在风马岭呢,准备回去。”

“怎么辞工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在油厂找你呐。”

“我回去再说,你别生气,等着我。”

池俊东挂了电话叫杨亦庄往油厂方向开去,后者一副幸灾乐祸嘲讽:“俊东,这都还没住一起,把你捏得死死的,想想都害怕!哈哈……”

“滚,”池俊东白他一眼:“秦玲知道你辞工吗?”

“不知道”杨亦庄脚稍用力得意说:“不过她早就叫我别干了,只是我不想学理发。”

池俊东手紧紧抓住把手,紧盯着仪表盘从40到80,心是越跳越快。杨亦庄可不管他,一下踩到90迈才老实。

“俊东,你找时间考个驾照,两个都会开去远一点地方可以轮流开,也是为安全考虑嘛。”杨亦庄有意无意说着。

池俊东倒是这么想,只是明天房租一交,身上的钱也不足两万块,再去考驾照还要不要活了,明显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回到油厂和李月柒她们打声招呼,池俊东便带着施静离开,行李先叫杨亦庄拉到秦玲那放着。

公交车上,施静靠着池俊东,眼神静静看着窗外。池俊东看他发呆的样子,轻轻点头抚摸着她头发,一路上都很安静,但池俊东看得出来施静是担心自己。

到西川的时候已傍晚时分,池俊东没有去找杨亦庄,而是在附近找一家旅馆开了间房,这时跟施静在旅馆楼下找吃的。

“俊东,前面老友粉店吃点吧?”

施静不想让池俊东破费,她知道每次出来逛街吃饭,自己从来抢不过池俊东买单,也只有选便宜的吃才能帮他省一点。

池俊东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眼看施静走进粉店门口,池俊东拉住她的手:“今晚带你吃肯德基。”

“不用,老友粉挺好的。”

施静说着硬是往里面走去,池俊东不敢再说,生怕她生气只好跟着进去。面对眼前的女孩他深深感到愧疚,也在那一刻她更坚定了信念,不管以后有多苦一定要对她好。

一碗老友粉填饱肚子,两人又到南江大桥走一遭,现在他们再也不用给别人当电灯泡,也就肆无忌惮的向他们说,我们也恋爱了。

晚上9点多送施静回学校后,池俊东准备回旅馆好好睡上一觉。刚到门口杨亦庄就在那等着等他,左手里还提一个塑料袋,里面大概是一些烧烤之类的东西,右手还拿一罐啤酒。

“就一罐?”池俊东拿出钥匙开门,走进去把等打开。

杨亦庄鄙视看他一眼:“你又不喝酒。”

“有蒜末烤茄子吗?”

“能少得了吗?”

杨亦庄想明白池俊东怎么就对蒜末烤茄子情有独钟,每一个烧烤点、夜宵打包他也点:“蒜末烤茄子有那么好吃吗?为什么你每次都会点?”

“这个跟好不好吃没关系”池俊东说着,拿起塑料袋一顿扒,拿走了自己的烤茄子,用纸巾垫上津津有味吃起来。

“要不分你一杯?”杨亦庄举着啤酒问道。

“不用,你喝”池俊东一次性筷子放在茄子上面,看着杨亦庄,想了想说道:“亦庄,房租的事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早点起来,买点东西回去打扫打扫。”

“不是说好一人一半吗?”杨亦庄最角还挂着韭菜,喝了一口啤酒疑惑道。

“不用,你出了车再让你出钱这就不好整了吧?”

“就那破车放着也是放着,再说不出钱咋算合伙?”杨亦庄并没打算同意池俊东的意思。

两人扯到半夜,最终还是决定立了字据,一人先出一万作为合伙资金。以后有生意挣了钱五五分,车辆保养费油费全部从里面扣。

“这就对了,好兄弟也要明算账。”杨亦庄得意笑道。

这话池俊东是赞同的,只是现在用着他的车,还要他出一样的钱,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只是执拗不过他那就只能先这样了。

“你早点该回去了,我也休息了。”折腾一天池俊东实在是累得不行,准备下逐客令。

杨亦庄看着房间边上小沙发小道:“回去什么呀,秦玲早关门了,再说我车都开来了明天就直接从这里走。”

夜里,两人聊了很晚,他们聊理想聊未来,还聊了女人。池俊东突然发现,杨亦庄并不是像他看到的那么安于现状,他也有梦想也不想被安排。按他的话说,他父母不缺钱,但终归不是自己挣来的,花得不安心,就像找女朋友一样不是自己喜欢的,在一起也不幸福。

他叫秦玲开发廊也想着让她挣点钱,能在自己父母面前抬得起头。所以现在杨亦庄还不能让父母知道秦玲的存在。

“秦玲不是本地的吗?”池俊东好奇问道。

杨亦庄沉默了好久:“她是松晏的,听她说早几年父母都不在了,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怎么认识的?”

“网吧认识的,当时她带着行李住了好多天网吧,我也才注意她慢慢就认识了。”杨亦庄语气有点悲伤,他翻了个身面对池俊东:“开始她就像一只刺猬谁都无法靠近,那种防备就像是与生俱来的!……”

听着杨亦庄绵绵长长讲着他和秦玲认识的经历,池俊东渐渐入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